章节目录 我的好儿媳(07-10)

    第7 章

    老旺下身如同火雷引发,大量精元直冲开来,无数道热流激射而出!

    那炙热,滚烫的液体,一般喷在那条粉色内 裤上,另一半全都喷在秦雨洁

    白的玉手上。

    &“啊,爸爸,你好坏,都弄我手上了。&“秦雨吓得连忙把手缩回去。被公公

    弄了一手,秦雨的脸羞的通红。看着自己手上那一大片白色的东西,感受着它的

    炙热,&“好多啊,公公都快五十了,竟然还这样强壮,喷射这么多,真厉害啊。

    &“

    老旺的脸更红,一劲地解释,&“小雨,对不起。我没忍住。&“

    秦雨平息了一下紊乱的芳心,将那条被第二次污染的粉色小内 裤拿过来,

    低声说:&“我去洗了它。&“她扭身离去了。

    老旺心里挺自责,&“我这老脸真是丢尽了,偷偷干这事被儿媳妇发现了,我

    竟然还喷在她手上。幸亏我儿媳妇善解人意,没有跟我一般见识,换别家媳妇早

    就一巴掌抡过来了。小雨真的是天下最好的儿媳妇啊。&“

    第二天,罗明要去省城出差。

    &“爸爸,小雨,省城有个大客户,需要我过去跟他面谈一下。如果能够拿下

    这笔大单,我们就发财了。&“

    秦雨高兴地说:&“老公,星象上面说你今年有财运,这笔业务一定能谈成。

    我等你的好消息。&“

    罗明蛮有信心滴说:&“应该没问题,这个客户是我的同学给我推荐的,小雨

    你在家照顾好爸爸。&“

    秦雨看看公公,微微一笑说:&“老公,你就放心吧,我一定让爸爸满意。&“

    说完,暧昧地朝老旺眨眨眼睛。

    老旺脸一红,连忙把目光移开,不敢跟儿媳妇对视。

    送儿子下楼,罗明嘱咐说:&“爸爸,我去省城出差,这两天可能回不来,你

    帮我继续监视小雨。一有异常消息你赶紧告诉我。&“

    老旺说:&“你放心去吧,家里有我呢。不过,我觉得小雨没啥事情啊。&“

    罗明说:&“其实,我也不希望小雨有外遇。这样吧,你再监视她一个礼拜。

    要是还查不出来,我们就不查了。&“

    回来的时候,老旺在社区门口遇上刘大爷。就跟刘大爷聊起来。从谈话中,

    刘大爷得知罗明出差了,老旺和儿媳妇留守家中。就暧昧地说:&“老旺,真羡慕

    你啊,家里有这么一个漂亮儿媳妇,贴身伺候你。&“

    老旺苦笑说:&“老刘大哥,这有什么好羡慕的,你又不是没有儿媳妇。&“

    老刘摇摇头说:&“我那儿媳妇,哪里比得上你家秦雨?不论是身材相貌,还

    是文化素质,我家春芳那一样都比不上秦雨啊。&“

    听老刘夸自己儿媳妇,老旺心里挺高兴,其实,老刘家的儿媳妇杨雪芳长得

    也不错,也是身材高挑,胸大腚圆很受看的女人。不过,杨雪芳不是大学生,也

    没有正式工作。她的丈夫刘超也是社会上游手好闲的混混。老刘妻子离婚了,老

    刘也是跟儿子儿媳一起过。

    不过,老刘有退休工资,一个月三千多。一家三口基本上就是靠他的工资维

    持生活。

    老刘下象棋下的好,和老旺是棋逢对手,&“老旺,走,我家下棋去。中午也

    别回去了,在我家吃饭。我们哥俩喝点。&“

    老旺说:&“不行啊。我儿媳妇自己在家呢。我和你下两盘棋,就回家去给我

    儿媳妇做饭,我儿媳妇最好吃我做的打鹵麵.&“

    老刘说:&“老旺,你们俩到底谁伺候谁啊?你儿子刚走,你就粘着你儿媳妇

    离不开。该不是想扒灰吧?哈哈。&“

    老旺心里一激灵,脸顿时红了,略带恼怒地说:&“老刘大哥,你不要乱说。

    &“

    老刘哈哈一笑说:&“跟你开玩笑的,不要当真。没啥。不如中午让秦雨也过

    来,我们两家多亲近一些。我们家在这城里也没啥亲戚。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

    &“

    老旺想了想,觉得老刘说的有道理,就给儿媳妇打了个电话,没想到秦雨立

    刻同意了。秦雨还说:&“前几天,雪芳姐说开直播能挣钱。我现在不能给学生补

    课挣外快了,正好学学怎样开直播。&“

    老旺跟着刘大爷来到他家,儿媳妇杨雪芳热情地迎接出来,&“老旺叔你来了,

    快请进。&“

    杨雪芳身子很高挑,圆领的短袖恤衫将她高耸入云的美乳曲线完全凸显了出

    来。下身穿着一件包臀裙,紧紧收束着她纤细窈窕的柳腰。她的小腿很细很白很

    直、跟她修长的大腿一样白皙、漂亮。

    杨雪芳相貌虽然比不上秦雨,但是说话声音很好听,温柔似水,魅力四射。

    打过招呼,老旺问刘大爷,&“老刘大哥,你儿子呢?&“

    刘大爷歎口气说:&“别提我那不务正业的儿子了,每天跟一帮狐朋狗友混一

    起,吃喝玩乐不着家。老旺,我们下象棋。&“

    秦雨果然来了刘大爷家,刘大爷的儿媳夫杨雪芳热情地拉着秦雨的手,就如

    同亲姐妹一样攀谈起来。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去了厨房,开始张罗午饭。

    老旺和刘大爷则在客厅摆开棋子,楚河汉界痛痛快快杀起象棋来。

    两盘象棋杀完,老旺二比零大胜。

    杨雪芳和秦雨已经把饭菜做好了,午饭挺丰盛,四个热菜,两个凉菜,香喷

    喷的大米饭。刘大爷打开两瓶白酒,拉着老旺非要一人一瓶包乾制。

    老旺说:&“老刘大哥,我的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一瓶下去我连路都走不了

    了。&“

    刘大爷笑呵呵说:&“老旺,今天难得我们两家聚一起,高兴!高兴就得喝酒。

    这样吧,这两瓶酒我们两家分了。我和我儿媳妇雪芳喝一瓶,你和你儿媳妇秦雨

    喝一瓶,谁也不许剩下。要是剩下就是不给我面子。&“

    老旺为难地看看秦雨,秦雨微微一笑说:&“爸爸,难得刘伯伯这么热情。我

    可以帮你喝一杯的。&“秦雨确实能喝点白酒,不过最多能喝二两,再多就不行了。

    老旺觉得儿媳妇帮自己喝二两酒,剩下的自己勉强能对付,大不了下午下棋,

    全部输给刘大爷。於是就说:&“好,那就这两瓶酒了,不干不甘休。&“

    第8 章

    刘大爷和自己的儿媳妇对视一笑,就陪着老旺和秦雨喝起酒来。

    老旺是个要面子的人,说了乾杯,就得乾杯,很快饭吃饱了,两瓶白酒也喝

    干了。

    秦雨喝了二两白酒后,面若桃花,双眼迷离,她一只玉手托着香腮,已经快

    要趴在桌子上了。知道儿媳妇喝醉了,担心她难受,老旺心疼媳妇,就提出带儿

    媳妇回家。

    刘大爷却说:&“老旺,秦雨都这样了,你就别折腾她了。小芳,你带秦雨去

    你的房间先休息会儿。我和老旺叔继续喝。&“

    於是,杨雪芳就扶着秦雨去自己的房间休息下了,老旺推说:&“老刘大哥,

    我真的不能再喝了。再喝,也趴

    下了。老刘大哥你真是好酒量。咦,怎么感觉这

    样热啊?&“

    刘大爷说:&“老旺,我屋里按着空调呢,走,到我屋里下象棋去。下午,咱

    们去钓鱼。&“

    老旺盛情难却,来到刘大爷的卧室,继续杀象棋。

    象棋一盘还没下完,老旺就倒在沙发上瞌睡起来。

    刘大爷轻轻叫了两声老旺的名字,见老王没有反应,心里暗自高兴,就站起

    来一路小跑来到儿媳妇的房间。

    秦雨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杨雪芳看到刘大爷来了,说:&“爸爸,老旺叔呢?

    &“

    刘大爷拍拍杨雪芳的肥臀,&“你去我那屋,陪你老旺叔去吧,我看着秦雨。

    &“

    看到公公那好色的眼神就要窜出火来,杨雪芳吃醋的哼一声,扭着肥臀走了。

    刘大爷早就对美貌的秦雨心怀不轨了,今天特意把老旺和秦雨骗到自己家中,

    把他们灌醉了,他打算好好玩弄一下秦雨。

    儿媳妇离开后,刘大爷立刻搂着秦雨那丰腴迷人的身子,一阵阵熟 女幽香

    钻到鼻子里去,刘大爷欲 火高涨,那里还忍得住,亲吻舔弄着秦雨那圆润柔软

    的白嫩耳垂,火热的气息吹到美丽高贵的秦雨耳蜗里。

    秦雨没有知觉,任由刘大爷亲吻,刘大爷乾脆用牙齿轻轻咬齧着秦雨的耳垂,

    接着再把吻印到秦雨最为敏感的白皙嫩腻脖子上,强烈的刺激使得她娇躯轻轻颤

    抖了一下,嘴里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短吟,&“唔……喔……&“

    熟睡中的秦雨感受到那酥麻酸痒的快 感,轻张着性感的樱嘴娇喘吁吁。粉

    嫩的桃腮在刘大爷火热的吻后,就仿佛燎原的大火蔓延过来一般,瞬间把秦雨那

    粉腮染得陀红,红得娇艳欲滴,刘大爷越发的贪婪,精准无误的把嘴印在她的樱

    嘴上。

    秦雨的樱嘴被刘大爷封住了,唔唔的喘息娇哼化作声声细吟,刘大爷灵巧的

    舌头接着就伸了过去,在娇羞无限的秦雨那紧闭的牙关上打转钻探。

    同时,刘大爷的色手开始放肆的游走,从娇羞的秦雨那丰腴却不肥的柔腰处

    直摩而下,最后留在她那滚圆的美臀上抚摩起来,慢慢的用力揉搓,还不时的隔

    着衣裙布料戳一下娇羞无限的秦雨那深深的股沟……

    在刘大爷那熟练而放肆的挑逗肆虐下,秦雨半醉半醒,因为身体乏力,也没

    有反抗。瑶鼻急急的喘息着,吁吁如兰,打在刘大爷的脸上犹如幽兰般诱惑。

    刘大爷一只手在秦雨那肥美的滚圆硕臀上揉搓,另一只手悄悄而上,一举登

    峰那丰隆硕圆、完美迷人的玉峰,沉甸甸的肉感十足。

    刘大爷尽情抚摸揉搓着秦雨的玉峰,玩弄了一会儿,觉得不过瘾。乾脆就把

    秦雨的上衣解开。把手伸入到那黑色蕾丝胸罩里。毫无阻隔的抚摸上秦雨那对硕

    大圆嫩的玉峰,这是一对滚圆圆、高隆隆的玉峰,更是一对柔嫩滑 腻的玉峰,

    刘大爷五指揉 捏下去就仿佛陷入了肉团里一般,柔柔腻腻的感觉惬意非常,指

    间轻轻夹住玉峰顶端那颗葡萄,偶尔用力挪捏、拉扯,尽情的挑拨着秦雨体内的

    欲望春情。

    &“喔……唔……老公,不要摸。&“半醉半醒的秦雨,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抚

    摸,还以为是罗明抚弄自己。她慢慢陷入到酸麻的快 感中。

    刘大爷见秦雨意识不清,心中大喜。悄然的把秦雨裙子掀开,一只大手探进

    她那黑色的蕾丝内 裤里面,毫无阻隔的按在那已经湿润滑 腻的桃花洞上……

    &“喔……&“成熟人。妻秦雨发出一声媚腻又娇羞无限的呻吟,刘大爷放肆地

    抚摸着秦雨的丰满浑圆的秀腿根部,还有那凸凹肥美的桃花洞四周的肉瓣贲起处。

    秦雨忍耐着强烈的刺激快 感,那柔软的娇躯滚热如火一般,欲望勃发的情

    况下她不由自主地开始扭动娇躯。

    刘大爷肆无忌惮地揉、搓、磨、捏着秦雨那肥沃多汁凹凸幽深的桃花洞肉瓣,

    手指插进秦雨体内,一路深探进去,&“啊……&“秦雨呻吟一声,有些无奈又些欢

    愉,更有无限的娇羞,只见她玉腿不由自主地夹紧。

    刘大爷嫺熟而猛烈地挑动着深入到秦雨那肥沃多汁桃花洞内的中指,成熟人。

    妻秦雨情不自禁的急促喘息,忍不住再次呻吟,&“喔……啊……好痒……&“

    在刘大爷猛烈的挑动之下,秦雨紧夹的那双秀白的玉腿本能的分开,任凭刘

    大爷的中指更加伸入。成熟丰腴的胴体那火热滚烫的身子不安的蠕动扭转,粉胯

    随着刘大爷高频率的颤动手指一抬一落的,婉转逢迎、欲拒还迎。

    刘大爷赤红的双眼犹如贪婪的野狼,情不自禁的用火热的大嘴包裹住秦雨那

    溪水潺潺的桃花洞吸允起来。长长的舌头,更是不断地深入玉门里面探索着。

    在刘大爷嫺熟的挑逗撩。拨下,刚刚有点清醒的秦雨又慢慢的迷失,粉胯很

    自然的配合着刘大爷的舌头的插捣逢迎,樱嘴轻张发出一声声的娇呻腻吟,高贵

    典雅的脸蛋儿此时骚媚入骨,偶尔才闪过的一丝清醒很快就被洪水般的快 感淹

    没,所有的伦理道德、明慧理智都已随风而去,只有滚烫的肉体的渴求……

    滔滔的欲焰让刘大爷再也无法承受那份需求,胯下无限的涨大,十分的难受,

    他索性把那条刚刚从蚯蚓变化成肉虫的傢伙掏出来。刘大爷的傢伙个头不大,比

    老旺那根几乎小了一半,不过,却也钢钢硬。

    刘大爷就把自己的肉虫贴在秦雨那丰美的桃源上摩擦起来,&“啧啧,秦雨,

    大爷我终於玩到你了。真好啊。&“

    第9 章

    秦雨那娇羞之处,在刘大爷那条肉虫的温柔的研磨之下,洞里分泌了更多的

    花蜜,潺潺的流了出来,滑 腻一片,把她的洞口两扇玉门弄得粘稠湿润,滑溜

    溜的,水泽光润,她那粉胯上乌黑发亮的森林也全部陷入水泽之中。

    刘大爷已经有了喷射的欲望,不过他不敢插进去。要知道,那样玩,万一过

    火了,秦雨醒了酒回家发现不对劲,一检查发现被迷。奸了,要是他去报案,自

    己肯定就完蛋了。

    因此,刘大爷认为,只要不插进去,怎样玩秦雨也不会发现。秦雨的身体太

    迷人了,刘大爷很快就有了喷射的感觉,&“秦雨,大爷好喜欢你,总有一天,老

    爷会让你好好尝尝我的厉害。今天暂且饶了你。&“刘大爷只觉得马口一紧,一股

    岩浆就喷出来。全部喷在了秦雨那雪白的大腿上。

    &“真特娘的爽。&“刘大爷心满意足地提上裤子,然后拿来毛巾帮秦雨清理乾

    净,又给她把衣服穿上,这才慢慢退出房间。

    另个房间内,老旺因为酒喝多了,和刘大爷下象棋时候,不知不觉睡着了。

    突然,感觉身边多了一个肉呼呼的身体,睁看眼睛吓一跳,发现刘大爷的儿

    媳妇杨雪芳坐在自己身边,因为距离太近了

    ,她那丰腴的娇躯几乎贴到了自己身

    上。

    看到老旺醒了,杨雪芳笑盈盈说:&“老旺叔,口渴了吧?我给你倒杯水。&“

    &“谢谢小芳。&“老旺确实有点口渴。

    杨雪芳弯下身子倒水,将她那丰圆高翘的美臀对准了老旺,短裙自然的拉上,

    露出大半令人垂涎三尺的完美香臀,这个丰腴滚圆的美臀几乎完美得挑不出任何

    的缺点,肉色透明水晶丝袜也遮掩不住细腻肌肤,雪白得如素莲似玉脂,白皙光

    润,盈盈欲滴。

    老旺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住了。呼吸在这刹那猛然窒息,一声乾涸的吞咽声响

    起。他紧盯着杨雪芳浑圆丰腴的美臀,那美臀异常肥腻柔美,一蠕一动间,荡起

    一层层让人欲望腾升的涟漪,令人产生一种暴虐的心态,抱之一瞬而此生无憾之

    感。

    尤其,裙子里她那条可怜的丁字形内 裤着实多余而可悲,不但无法阻止老

    旺的视线,反而将她迷人的曲线衬托的欲盖弥彰,丁字裤紧紧的包附在这性感的

    屁股上,无情的将高贵的曲线暴露在空气中,这白润的肌肤,这诱人的曲线都表

    明了它的主人是多么的的风。骚与性感。

    最使人震颤不已的,是那没入她臀缝之间的内 裤裆部,嫩白丛中一丝红,

    令老旺无不联想她那半遮半掩的后庭,那粉嫩的菊门,那玫瑰的峡谷,那一抹诱

    人的乌黑。老旺觉得鼻腔很热,想要流鼻血的感觉。

    端着杯子身子转回来的时候,不经意地碰了老王一下,杯子里的水洒到了自

    己的大腿上。因此,她的身子因为躲闪的惯性,大腿撞到了桌角上。

    杨雪芳立刻娇声说:&“老旺叔,你真是的,这么不小心。&“

    老旺吓一跳,连忙收回侵犯的目光,看看杨雪芳的大腿,关心地问:&“小芳,

    烫着你了没有?&“

    杨雪芳撅起红嘟嘟的小嘴说:&“水不烫。不过撞的挺疼的,老旺叔你怎么这

    样不小心,你……帮我揉揉吧。&“

    杨雪芳说着就把自己的裙子撩起来,露出整条雪白的修长大腿,虽然撞到的

    桌角不是很尖锐,但杨雪芳的右大腿外侧还是被撞红了一大块。

    老旺紧靠着杨雪芳姿势很暧昧,侧坐在她的右后方,这位置让他不仅可以看

    见杨雪芳那雪白迷人大腿,更毫无困难的看进杨雪芳微微的短裙内风光。

    白色的短袖衫下,高高隆起的酥胸半隐半露,被红色的性感胸罩所撑住的白

    嫩大奶,随着她愈发急促的呼吸和手臂的动作不断起伏着,并且挤压着一道深邃

    的乳沟。

    老旺吞了口口水,掀开杨雪芳裙子的下摆,把他的脸凑近杨雪芳白滑 腻的

    大腿,大手也迅速地放到了她那雪白的大腿上,在受伤地方温柔地抚摸起来。

    老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大胆轻浮,他只觉得鼻端一直笼罩着丝丝让人

    亢奋的幽香,这让他情。欲旺盛,呼吸也急促了很多。那股挥之不去的亢奋,越

    来越强烈,越来越容易勾起欲望。无意中,老旺看到杨雪芳裙下那条性感无比的

    透明丝裤。隐约可见的那抹销魂的黑色,让他的欲血在沸腾,一团无名火,猛然

    袭遍他全身,让他那只手开始放肆起来。

    老旺的手掌抚摸的范围已经越来越广,他不但像是不经意地以手指头碰触着

    杨雪芳雪臀,还故意用嘴巴朝红肿的地方吹着气。这种过度殷勤的温柔,已逾越

    尺寸的接触,让杨雪芳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她两手反撑着沙发柔软的边缘,烧

    得她欲 火大盛,不安地轻轻摆动大腿,扭动柳腰。

    &“小芳,还疼吗?&“

    杨雪芳微微点头,&“还有点。&“

    老旺皱眉说:&“小芳,看来你伤得不轻啊,你把腿张开大一些,我才能为您

    去除瘀青消肿止痛……&“

    杨雪芳就顺从而羞涩地将大腿张得更开。老旺一脸认真的样子,他的双手不

    再是齐头并进,而是採用分进合击的方式,左手是一路滑过她的大腿外沿,直到

    碰到她的臀 部为止,然后便停留在那儿很有技巧的爱抚和摸索:而右手则大胆

    地摩挚着大腿内侧。那邪恶而灵活的手指头,一直活跃到离神秘三角洲不到一寸

    的距离地方,杨雪芳能感受到指头的热量已经透过那丝薄的小裤渗透进她的身体。

    &“老旺叔,你真会按摩,这会儿都不疼了……恩,好舒服。再往上点……才

    好呢。&“大张开修长玉腿的杨雪芳,被老旺挑逗和撩。拨后,兴奋难耐的说道。

    老王心想,&“再往上,就是你的骚洞了,小芳,你好媚好骚!&“

    老旺使劲的吞咽了一口唾沫,本来只是想戏谑一下这个美艳的人。妻少妇,

    可是没想到她一点都不反抗。还故意引。诱自己去摸她的禁区。

    &“妈的,不摸白不摸。&“十几年没摸过女人的老旺,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的欲

    火,大手继续前进。

    杨雪芳细腻的肌肤似乎一按就能挤出水来,老旺的手指慢慢探入那又薄又小

    的布片,,立刻触到里面那两片柔嫩,滑 腻的花瓣,&“小芳……&“

    第10章

    杨雪芳此刻媚眼如丝,轻轻喘息着梦呓一般呻呤,&“老旺叔,你摸得真舒服,

    别停下……美死了。&“

    让人消魂,让人垂涎,这具诱人的身体撩。拨的老旺兽刑大发,往里面用力

    一捅,久未经历风月的人。妻杨雪芳只觉得娇躯一阵酥软,桃花洞里竟然喷出一

    股花蜜,&“老旺叔,不要……&“

    老旺发狂地把她的短袖衫掀起来,杨雪芳的胸部异常柔软,光滑,白皙的肌

    肤细腻无比。

    老旺右手伸进了她的胸罩,捉住了一只大白兔轻轻的揉起来,那只白兔被捏

    挤成形,手一松又弹性十足弹起来。

    老旺用手指轻轻的抚摸她粉红的樱桃,来回的摩擦,杨雪芳的樱桃霎时变硬

    了。

    她娇喘吁吁,也伸出一只玉手插进老王的腰带中,当她摸到老王那支已经勃

    起的大肉蟒的时候,不由得惊呆了,&“老旺叔竟然这样大?比我公公厉害多了,

    要是能够放进去,肯定过瘾死了。&“

    杨雪芳爱不释手地握在手中玩弄起来,老旺的大肉蟒逐渐变得更加坚挺,粗

    壮。

    &“老旺叔,我想要……&“杨雪芳已经忍不住了,她一个翻身就骑到了老旺的

    大腿上,玉手持住老旺那支大肉蟒,校正好位置往下一坐!

    &“哦!真痛快。&“老旺已经十来年没有尝过这种自。慰了。进入女人的身体,

    和自己用手撸完全两个概念啊。

    可是,销魂的感觉刚刚尝到,外面就响起刘大爷的声音,&“小芳,你老旺叔

    睡醒了没有?&“

    老旺吓的一激灵,赶紧推开杨雪芳。杨雪芳也红着脸把拉到一边的丁字裤整

    回原来位置,裙子放下来,装作若无其事的养子,说:&“还没呢,老旺叔估计喝

    多了吧?&“

    老旺把大肉蟒放回裤子,闭上眼睛装睡觉。

    刘大爷走进来,看看闭着眼睛睡觉的老旺,说:&“那就让他再睡会儿,小芳,

    你来一下。&“

    老旺非常担心刘大爷发现自己轻薄了他的儿媳妇,虽然自己和刘大爷关系不

    错。但是,刚才自己摸了杨雪芳的奶,还扣了她的比,要是被刘大爷知道了,还

    不跟自己拼命啊?

    刘大爷叫小芳去干什么了?怎么也没动静了?

    老旺侧着耳朵听了半天,没有听见客厅有什么动静。好奇之下就悄悄站起来,

    偷偷往客厅瞧一下,客厅没人。

    难道去了另个卧室?我儿媳妇秦雨在那房间呢。老旺不放心地来另个房间查

    看。发现儿媳妇还在熟睡,这屋里没啥异常情况。

    这时候,从卫生间传来一阵轻微的女人呻吟声,老旺心里咯噔一下,&“不会

    吧。难道老刘跟他儿媳妇有那回事?&“

    老旺好奇的又来到卫生间门前,卫生间的门没有关严,露着一条小缝,声音

    正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老旺扒着小缝往里一看,就看见刘大爷的裤子退到了脚脖子上,他正抱着儿

    媳妇杨雪芳的雪白肥臀,用力耸动着下身,一条小肉虫在杨雪芳那水帘洞里快速

    递进进出出。

    杨雪芳扶着马桶,嘴里哼哼唧唧,&“啊,爸爸,你的宝贝太大了,儿媳妇被

    你干死了,……用力!&“

    老旺汉下:&“就这样的尺寸还太大了?看来小芳真是没见过世面。你公公的

    傢伙哪里比得上我啊?&“想起自己刚才和杨雪芳差点就搞成那件事的美好经过,

    老旺心里挺懊恼,都怪刘大爷,关键时刻被他打断了,要不然我就把小芳操了。

    等下次有机会吧,我一定让小芳好好爽一爽。

    刘大爷是快抢手,没用五分钟就完事了,看到他们俩完事了,老旺赶紧跑回

    去,躺在沙发上装睡。

    刘大爷收拾了战场,就来叫老旺,&“老旺,睡醒了没有,我们去钓鱼吧。&“

    老旺说:&“好啊。今天下午多钓两条鱼,晚上当菜吃。&“

    看到儿媳妇还在睡觉,老旺担心地说:&“小雨今天喝的太多了,我从来没见

    她喝过白酒。等会儿回家路上别摔跟头。&“

    杨雪芳说:&“老旺叔,你放心钓鱼去吧。等会儿秦雨醒了,我送她回家。&“

    老旺这才放心陪着刘大爷去钓鱼,一下午也没钓几条,钓到的鱼老旺也没要。

    老旺回到家的时候,秦雨已经回来了,可能还有点头晕,正坐在沙发上喝茶水。

    老旺关心地问:&“小雨,是不是还没醒酒?&“

    秦雨说:&“还有点头晕,今天真的喝多了。&“

    老旺说:&“小雨,你以后千万不要这样了,喝醉了太难受。&“

    秦雨一笑,说:&“爸爸,谢谢你的关心,我不是怕你喝不了吗。才帮你喝了

    点,本来我觉得自己有点酒量的,谁知道一小杯酒就醉倒了。&“

    秦雨哪里知道,刘大爷往酒里对了一点迷药,目的就是让秦雨人事不省,好

    方便自己玩弄这位绝美人。妻。秦雨对今天中午的事情,虽然有点印象,不过她

    当时半醉半醒,一直以为自己做了个春梦,梦中是公公轻薄了自己。为此,秦雨

    心里还一片娇羞,自责:&“我怎么会做这种梦?真是不害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