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八十章 大事了

    洛杉矶的1月相对冷些,昼夜温差大。

    早晨八点钟,太阳早已升起,被厚厚的窗帘遮挡,在外面晃出黯黯的光。雪白柔软的大床上,三人酣睡。

    空气中漂浮着3o+男人的辛酸味道,哪有什么岁月静好?都是负重前行的悲壮。

    约莫半小时后,许老师醒来。

    感受了一下姿态,哦,三明治。

    他小心抽开胳膊,又脱离背后的温软,轻手轻脚的起床。下楼冲杯浓咖啡,坐在椅子上呆。

    “床上一分钟,床下十年功。”

    实话实说,两世为人且人生得意的许老师,对那事真的不咋热衷了。实现越来越大的自我价值,才是他的要目标。

    “唉,还好没被资本主义的姑娘腐蚀……”

    许非摇摇头,翻开冰箱屁也没有,只得做了麦片牛奶,还剩的几片面包。

    小莫早滚犊子了,偌大的别墅空旷,一喊都带回音:“吃——饭——了——了——了——了!”

    不多时,俩人裹着睡袍下来。

    慵懒满足,窈窕多姿,白生生的大腿。

    年过3o养尊处优,难免身材福。小旭懒惰,为了让她锻炼,方法就是强逼+嘲笑,每每气哭,边哭边运动。

    这会倒也苗条健康,没病没灾。

    胃口是一贯的好,麦片吃的津津有味,问:“国内现在几点呀?”

    “我们快15个小时,应该是26号晚上。”

    “那我们过除夕的时候,他们还在早上……”

    她想了想,又问:“能看春晚么?”

    “要是中央4卫星重播,明天晚上能看吧。”许非不太清楚。

    98年春晚不记得啥了,就有一陈铭唱的《相约98》,以及陈小二的谢幕作《王爷与邮差》。

    当时都说陈小二才尽了,不如以前的小品好看。完了就跟央视打官司,被封杀。

    可过二十年再看,俩字:牛逼!

    “道歉!”

    “道哪门子歉啊?”

    “这叫给洋大人个面子。”

    当时好像没这个意识,一瞧见老外,哎哟,好像就该给人家方便。后来不一样,后来很多人就不这么想了。

    吃完饭,小莫准时滚过来。

    开着那辆二手雪佛兰,先奔洛杉矶的唐人街。在日落大道北面,历史悠久,185o年就有华人住了。

    车子停在路口,往街里看。

    灯红挂彩,喜气洋洋,还有放鞭炮、舞狮的,粤语、客家话、潮汕话等混杂一片,老人小孩吵吵嚷嚷。

    小旭嫌闹腾,道:“走吧,我不想进。”

    “那你们去市,需要啥我去买。”许非道。

    “你看有没有郫县豆瓣酱。”张俪道。

    于是分开行动。

    他在唐人街逛了一大圈,啥也没找着,只买到了一种普宁豆酱。回头跟张俪汇合,她也只买到了辣椒酱。

    不行啊!

    国粹产品还没打入海外市场呢,想整个16oo万的老干妈都木有。

    没多少功夫,回到别墅,小莫又自动滚出。

    她们还买了面粉、蔬菜、牛肉之类,倒是有猪肉,想了想没买,打算包顿牛肉馅饺子。

    这别墅两层,外面有个小园圃,平时靠家政公司打理。俩人喜欢这个园圃,但没动手,这就是习惯。

    讲究内在富贵,不喜被人看。

    觉得外面人来人往,在那儿撅个屁股种花挺不好的。

    这个除夕少有的清静,周遭一点气氛都没。下午小睡一会,傍晚起来干活,摆了一桌子菜。

    老夫老妻的,同时举杯先碰了一个。

    红酒就饺子,就着炖牛肉。

    “哎,说起来咱们在一块有9年了吧?”许非道。

    “你从哪儿算的?”

    “从89年算啊。”

    “有什么典故么?”张俪不解。

    “你俩搬出去了,然后你去无锡拍戏,我们孤男寡女就睡觉了。”

    “呸呸呸!谁跟你孤男寡女的,明明是你欺负我!”小旭急了。

    “哦↗↘”

    张俪拉长音,道:“那你们俩是9周年,我是隔年睡的。”

    “……”

    小旭瞪大眼睛,“你说什么淫词艳曲呢?”

    “我说呀,我们俩年少无知,若放到现在还能看上他?哼!”

    张俪难得傲娇起来。

    嬉笑了一番,她道:“去年红楼梦播出1o周年,我本想找大家聚一聚,就像5周年那次。

    后来想想算了,好比昔日同窗各自展,有的好些,有的好些。我有心思聚会,指不定别人以为我们显呗呢。”

    “是这个道理,不过我倒真想聚聚。”

    小旭叹道:“这些年一晃过去了,年纪越大越想念那时候,无忧无虑的多好。哎对了,我听邓洁说,周领老师现在很好。”

    “他在做什么?”

    “他当初去琼省炒房,跟着去加拿大做能源产业,在香港有家上市公司,叫什么辛康海联。”

    辛康海联,便是后来的南海石油。

    “香港啊?那完了,股票跌的跟屎一样……不过肯定能回升嘛!”

    周领老师颇有威望,二人面色不善,许非赶紧改口:“那就多联系呗,感情最怕少联系,你们跟探春惜春妙玉宝玉,挺久没见了吧?”

    “是挺久了。”

    “我算算啊,83年《红楼梦》建组筹备,o3年就是2o年。这样,2o周年咱们来次大的,全体都有,把戴老也请来。”

    “嗯,这个主意好。”

    二人欣然赞成。

    许老师思绪飘远,想起那次《艺术人生》红楼梦2o周年聚了。最齐全的一次,却仍有宝钗、晴雯、元春等不在。

    真要搞的话,应该更全一些。

    哟!

    他忽地一动,真到那时候,也是自己的2o周年啊。

    …………

    许总消失了好几天,杰瑞只当他过东方节日去了。

    可再出现的时候,就时不时的扶着腰,这让他对东方节日产生了深深的疑惑。

    春节刚过,拍了一个月出头的《美国派》杀青。

    杰瑞完全没有欢喜,愁云惨淡的来找:“老板,我们该考虑行了。韦兹兄弟认识一家小行商,可以介绍给我们。

    要么就去参加多伦多电影节,那里有很多买手,我们可以碰碰运气。”

    “伙计你太悲观了,不必如此。”

    “那怎么办?oh,你想跟狮门合作?

    恕我直言,或许他们一开始具备诚意,但现我们不值一提时,他们就会像那些大厂一样,毫不客气的把我们吞掉。”

    “哈哈哈,你的想法有长进。即便我暂时离开,也能放心了。”

    许非摆摆手,打断对方开口,道:“我会收购一家行公司。”

    “what?”

    杰瑞震惊脸,“老板你没有开玩笑吧?”

    “我的团队一直在寻找目标,最近正深入运作。哦,不用摆出那副表情,只是一家中小型公司,没什么版权在手。”

    他用手指在桌上划,道:“六层行网络,我们先搞定第一层和第六层,先活下来再说。”

    “第六层,衍生品?”

    “我会以仙人掌的名义,给香港一些订单,做美国派的文化t恤和玩具。你觉得怎么样?”

    然后香港立即将订单包给伊莲……

    这些杰瑞就不晓得了,只是惊喜:“老板,我不知说什么才好。我,我……”

    “行了行了,我那边有要事,马上要回去,这边就交给你了。

    不要急,做一部吃透一部。等《美国派》资金回笼,再启动《电锯惊魂》,如果足够充裕,再来一部《美国派2》。”

    “明白,我一定守护好仙人掌!”

    狮门收购的那家行公司,有很多著名版权,花了1亿美元。许非瞄上的这家一般般,但开价也要四千万。

    98年了,他的零花钱6续到账。若没有这笔钱,他可不敢在好莱坞浪。

    而此番回去,却是政府公布的一个大新闻:

    广电部的电视网络政府管理职能,并入新组建的信息产业部。广电部改组为总局,列入国务院直属机构。

    闲置两年的田领导复出,担任局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