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4:影帝

    到了颁奖典礼这天,秦嘉懿下午去做造型,化妆师是柳时的御用化妆师,礼服由她合作的奢侈品牌方提供。

    柳时需要走红毯,先她一步去了现场。而她时间宽松,在摄影棚拍了几组照片。出发时夜色正浓,她从手机上的直播看到白景烁和同剧组的人走红毯的全过程。

    饰演他未婚妻的女演员长裙曳地,他在后面帮着提裙子,弹幕夸他绅士,有一条说:【磕死我了磕死我了,许愿他们二搭!】

    秦嘉懿在网上冲浪时看过一个消息,有个知名青春校园小说的ip,各大营销号纷纷爆料男女主是白景烁和许弋薇,他们二次搭档的话题曾上了热搜榜的小尾巴,随着双方的冷处理不了了之。

    秦嘉懿倒回去看了他帮许弋薇提裙子的画面。

    俊男靓女,甚是养眼。

    窗外有明星的保姆车并行,她支着下巴发呆。十字路口的信号灯上,绿色的数字“1”消失,黄灯闪烁,司机踩了刹车,稳稳停在停止线之后。

    过了这个红绿灯,就是典礼正门。

    白景烁同意带她去后台看徐凇,她拿出小镜子检查妆容,水润的红唇上扬不止。她这人花心得很,现在听到徐凇二字,她已经心如止水。她在期待什么呢?

    她努力捋平唇角,装作面无表情,不出叁秒原形毕露,眼睛、唇角弯起。

    她在期待和他见面。

    好想见他哦。

    “嗡嗡——”

    手机震动,是张向歌的电话。

    她哼着愉悦的调子,“喂?”

    张向歌那边风挺大,扯着嗓子喊:“我说姑奶奶啊,你怎么不回消息?我把地址发你了啊,来不来看你。”

    秦嘉懿不明所以,点开微信,有白景烁发来的后台照片,画了个红圈表明他的位置。她告诉白景烁再等她几分钟,去看张向歌的消息。

    那行字清晰地倒映在视网膜——

    【大白出车祸了,快来。】

    “嗡——”

    一股热血涌上大脑,她睫毛颤了两下,有一点不知所措。红灯在倒计时,白景烁回以一个“好”字,秦嘉懿听见她剧烈疯狂的心脏跳动声,也听见她飘着的声音:“叔叔,麻烦在前面调头。”

    陪同她的助理瞪大眼睛,“我们马上要到会场了,您这是?”

    秦嘉懿手心冒了冷汗,汗水滑腻,她几乎握不住手机。她挤出一丝笑容,“我临时有点事,处理完就回来,柳阿姨那边我去和她说。”

    司机在前方调头,繁华热闹的会场大门一闪而过,那辆载着明星的保姆车与她分道扬镳。不知怎的,她有一丝愧疚,更多的是舒了口气。

    没关系。她安慰自己,她快去快回,赶在最佳男主角颁奖前回来没问题的。

    打字的手在抖,【我临时有事,但我一定能看到你拿奖的!】

    白景烁仍然回:【好。】

    当事人表现得宽容大度,秦嘉懿的心重重落回肚子里。白奉漳随父亲在外地出差,飞机票售罄,她订了时间最近的高铁,以最快的速度回去换掉礼服,品牌的负责人看到她后愣了一下,问她是不是哪里不合适。

    “不是。”她扭头往外走,打车去火车站,给柳时发消息,告知她自己有事会晚去。

    柳时说:【等你哦。】

    【嗯嗯。】

    去高铁口补办了临时身份证,顺利通过安检,检票口排着长队,电子屏幕却显示:预计晚点四十分钟。

    后来秦嘉懿再想起这一幕,认为这是上天的暗示,告诉她不要去。

    可现在的她心急如焚,四十分钟度日如年。她向张向歌询问白奉漳的情况,张向歌说:【缝针了,你来看看吧。】

    四十分钟后,电子屏幕显示正在检票,她用纸擦了擦汗水,终于得以上车。

    上了车上才有勇气查看返程票,她赶不上最后一班高铁的时间,最早的飞机落地已是深夜,她翻了翻金凤凰的时间表,暗道完了。她这边下了飞机,那边嘉宾已经散场。

    没办法再自欺欺人,京城和她要去的目的地相隔遥远,她根本来不及赶回来。

    她想到不久前她对他承诺:今年年初的颁奖典礼一定去现场。又想起很久以前,她接到徐凇的电话鸽了他的那一场电影。

    “哎……”

    她在高铁上观看直播,开场舞结束,镜头偶尔给到他的位置,他在公众面前的形象一向一丝不苟,挑不出错。

    第一排的一个空位在屏幕里一闪而过,椅背上的名字是两个字,她隐约瞧见像……柳时?

    秦嘉懿用力眨了眨眼,摄像机却不再照那边。

    应该是看错了吧。

    这场旅程比她想象中长,她在高铁上看了过半的晚会,下车前十分钟关了手机想道歉对策。

    最佳男配角的颁奖已结束,她注定无法赶回去。

    一直以来她嘴上说白景烁脾气不好,可极少见他真正发火。上次她喝醉酒对他乱发脾气,他没有动怒。这一次……完全想不到要如何开口啊。

    哎!

    她烦躁地抓着头发。

    出了高铁站打车去市医院,直奔住院部。

    却在踏入大门的前一秒陡然停住。

    女人并未察觉她的存在,神色匆忙,擦肩而过的瞬间撞上秦嘉懿的肩膀。

    “不好意思。”

    是焦急到不曾给她眼神,拎着包就往前走。

    “柳……”秦嘉懿好半晌找回自己的声音,“柳阿姨……?”

    女人回头,露出姣好的容颜。她们双双怔住,眼里写满了——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你应该在颁奖典礼呀,亲手给你的儿子颁奖。

    秦嘉懿心情复杂。

    柳时脑子没转过来弯。在她的印象里,秦嘉懿此刻会坐在第叁排的c位,不仅艳压群芳,更要亲眼见证她儿子的奖项。最重要的是,景烁准备了大捧玫瑰花。

    一副要和女朋友甜甜蜜蜜的架势,主角却在她眼前?!

    两人各怀心思上楼,找到病房门口,柳时惊觉她们的目的是同一个。

    她猛然忆起秦雨濛曾经开玩笑似地说:“以前担心沅沅掉进你家大儿子的坑里出不来呢,这下我放心了。”

    柳时看了秦嘉懿一眼,后者脸色难看,不敢与她对视。

    哎……

    她无声叹气,推开病房的门。

    屋内更是精彩。

    床上躺着手臂受伤的白奉漳,她老公白季帆坐在旁边优雅翻着杂志,靠近门边的地方有个女孩。女生黑色长发遮住了表情,裹着白色羽绒服,站在那小小的一只,看起来很无措。

    这一屋子都是什么组合啊……

    柳时眼前发黑。

    秦嘉懿丢人丢到外星球去,她甚至无心关怀床上的病人,悔恨不已。根本不该来这个地方,白初月在这,白奉漳最想见的人已经来了。又聚集了白家父母,弟弟的女朋友抛弃弟弟,转而来关心哥哥……这叫什么事儿啊?

    “第六十七届金凤凰奖,最佳男主角候选人,他们是——”

    女主持人富有激情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电子屏幕先后闪过几位候选人电影片段,白景烁送审的片子是秦嘉懿和徐凇去看的那部,截取了他片尾牺牲时的部分。

    旁人的片段在秦嘉懿眼里不过几秒,他的好像加上了慢镜头回放,她记得这里的每一个细节。

    颁奖人变成了一个老艺术家,镜头闪过候选人们的脸。白景烁略带微笑,端的是淡然自若。

    然后在念出他名字的那一刻僵住。

    白景烁叁个字透过麦克风传遍全场,场内寂静过后是掌声,他面上一瞬的怔愣后有藏不住的笑意。而这间病房,紧绷的气氛有片刻的缓和。

    “啪。”

    白季帆合上杂志,笑道:“不愧是我儿子,真棒。”

    柳时欣喜过后又是低落,秦嘉懿心情与她相差无两,原本她们会在现场见证这个事情,眼下却……病床上的人与屏幕里说着获奖感言的人有着一模一样的脸,他淡淡笑着,牵动眼角的泪痣,眼睛里有对弟弟无声的喝彩。

    再看白初月,女生专注盯着电视,并未和白奉漳有眼神交流。白奉漳不看白初月,也不看她,只看着弟弟。

    她从头到尾没询问过张向歌,这事情的严重性。抱着一点小心思,也许是小伤,他看到她来了是否会有一点点的感动,可发现白初月在这里,她就知道这一切毫无意义。

    再留在这只会徒增尴尬,她主动提出离开,末了,看向白初月,“一起走吧?”

    白初月下意识瞟向白奉漳,角度问题,只有父子俩注意到她这个反应。

    白季帆皱起眉。

    白初月最是害怕这个哥哥,身子微微一抖,小小地嗯了一声,低头出去了。

    一扇门隔绝了两个世界,外面两个相对无言,里面气压极低,白季帆轻轻瞥向白奉漳,语气意味不明,“最近和她关系不错?”

    父亲的威严摆在那,除了母亲,很少有人能轻松面对他,白奉漳藏在被子下的一只手握紧了,维持镇定道:“在国外的时候她帮过我一点事情。”

    “哎呀,别提那些了。”柳时瞪了丈夫一眼,“说了让你好好照顾儿子,你就是这么照顾的吗?”

    白季帆:“……”

    得,又成他的错了。

    ……

    秦嘉懿和白初月在医院门口分别,交流屈指可数。

    白初月说谢谢,她说不客气,互相说了再见,两人各走一边。

    秦嘉懿去了机场,赶上最后一班飞机,上飞机前,她在微信上和白景烁道歉。意料之中,他没有回复她。

    这个时间他也许在参加晚宴,二十叁岁拿下金凤凰的影帝,今夜后他的身价少说也要翻一番。

    如她所想,白景烁确实在参加晚宴。

    无论享誉盛名的前辈,还是刚露头的小演员,都过来碰杯。微信更是炸锅,恭喜的话刷屏了一整页,唯一一个置顶在几分钟前发来:【对不起啊,我没能赶回去。】

    母亲在更早的时间发来道歉,他说没关系,他能够理解。

    毕竟习惯了。

    轮到秦嘉懿,他不想回复她。

    接受父母长久以来的偏爱用了十数年,要他怎样才能在几个小时内坦然面对她在面临抉择时的真实情感。

    晚宴结束,他喝得有些上头,疲惫地上了保姆车。车上有一大捧红玫瑰,助理问他怎么办,白景烁随意挥了下手,倒在沙发上。

    “扔了吧,或者,你拿回去泡脚。”

    助理没敢动,车开到小区门口,白景烁抓起玫瑰扔进外面垃圾桶。火红的一捧,占满了垃圾桶。

    经纪人看着那玫瑰花,有点庆幸。

    拿奖之后和对方表白这事本来就不靠谱,外面多少双眼睛盯着呢。

    她和助理送白景烁回家,手机里清一色的祝贺夹杂了个不同的。

    备注为秦嘉懿的人说:【姐,你知道他在哪吗?我现在方便过去嘛?】

    她回:【不知道。】

    【哦哦,谢谢姐。】

    还挺有礼貌。

    她对助理说:“你今晚在这陪着他,谁来了都不要开门,指不定是哪家的狗仔。”

    可不能让那姑娘来,她不想看见手下艺人继夺得影帝后的第二个头条就是:恋情曝光。

    秦嘉懿努力思考白景烁可能去的地方,时间太晚,他不会回雪乡。唯一的可能性是回家。

    她打车直奔他家小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