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8章 道歉

    经过一夜的自我辅导,姜若木已经理清了现在的状况。

    想要离开这里,依着现在的情况来看根本行不通,而且,彭雅丽在元家过得也不是很好,元业平还需要成裔注资。

    她所要的一切都需要仰仗成裔,她根本没有资格和成裔闹脾气。

    况且,她昨晚说的话……她实在好奇成裔怎么没有发怒……

    “咳咳。”姜若木咳嗽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看报纸的成裔。

    成裔丝毫没有反应,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她的咳嗽声。

    姜若木喝了一口牛奶,目光在餐桌上转了一圈,最后又回到了成裔身上。

    “有什么话就直说。”成裔还在看报纸,可终于不再沉默。

    姜若木笑了几声,有些踌躇的开口,“其实吧,也没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手中的报纸翻了一个面,成裔轻瞥了她一眼,“这十来分钟里你看了我不下二十次,咳嗽了四次,平均三十秒就有一个小动作。”

    姜若木咽了口口水,心中欲哭无泪,他不是一直没抬头看她吗,怎么会知道她的这些小动作。

    “如果你确定自己没有什么事的话,你可能要去医院一趟了。”成裔语气严肃,“多动症也是一种病,尽早治疗比较好。”

    “……”姜若木抽了抽眉,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成裔。

    半晌,她才犹犹豫豫的开口,“成裔,我想跟你道个歉,昨晚是我太冲动了,有些话说的过了,很抱歉。”

    成裔挑眉,手中的报纸翻腾了几下,被他放置到了一旁,“姜小姐何必跟我道歉,姜小姐昨晚讲的句句在理,哪里冲动了。”

    他语气冷淡,微垂的双眸看不出一丝情绪,可姜若木却莫名的感受到了一股冷意从脚底蔓延到全身,让她忍不住的想打哆嗦。

    “成裔,我真的知道昨晚自己说的话有些过了,所以很抱歉。不过,我跟你道歉是因为自己的态度,对于昨晚我的生气,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姜若木继续开口。

    她想了一夜,决定了跟成裔服软,可对于成裔断了她进巨杰的机会这一点,她还是不能释怀。

    那毕竟是她一直追寻的机会,就这样泯灭在他的手里,是个人都会生气吧。

    可……现在好像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看着成裔面无表情的俊容,姜若木觉得自己傻极了。

    明明是来服软的,可她怎么就能把话说的这么让人难以接应了。

    成裔好整以暇,面色淡然,“对于不愿意自己的未婚妻,去外头抛头露面而做的措施,我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可我学的是表演专业,我要做的就是演员。”姜若木呐呐的开口,瞥了成裔一眼后,她忽然眸光一闪,再看向成裔时,略带委屈的目光柔的能溢出水。

    “我之前要求要回学校,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因为以前的很多事我都不记得了,我觉得那样的自己是不完整的。”

    “我一回到学校,就想起了许多事,我的同学,我的朋友,还有我表演时的激动都一一浮现到了我的脑海里,我想,失忆前我是很想成为一个演员的。”

    语气诚恳,眼神动人,姜若木给自己打了个一百分。

    今天还是星期四,她对自己进入巨杰还抱有一份希望。

    成裔听了她的话,抬起头看向了她,那双深沉到窥不见底的眸子,让她不自在的移开了投注在成裔身上的目光。

    成裔英挺的眉拧了拧,一脸为难,“可你之前跟我说,你最想要的就是早晨送我出门,晚上等我回家,和我朝夕相伴的陪伴我。”

    成裔的话让姜若木眯了眯眼,有些心虚的垂下了眸子。

    姜若木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就听见旁边的人又开了口,“我没想到失忆对于你的影响那么大,我本以为有我的陪伴你会自己想起来,你如果真的那么介意,要不我联系国外的脑科医生,给你组一只专业的治疗队伍?”

    姜若木双眸放大,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快被自己蠢哭了,她不是来说昨晚的事吗,怎么昨晚的事还没有解决,就又招惹了个新的问题?

    她到底是蠢到哪种地步才会自己提起失忆,还聊着聊着就聊到帮她治疗失忆的事上,她欲哭无泪……

    她这情况不要提专业的治疗队伍了,只要稍微正规的检查就可以查出她的失忆到底怎么回事……

    “不用这么麻烦,不用这么麻烦。”姜若木连连摆手,巴掌大的小脸扭作了一团,“我想先自己试试能不能恢复,实在不行再叫医生吧。”

    成裔挑了挑眉,促狭的笑意从他的眼中一闪而过。

    姜若木乱七八糟的解释了一番,发现自己越说越乱后干脆住了口,转头提起了自己最开始的目的,她试探着开口,“成裔,昨晚的事我们算是和解了吧?”

    “是吗?”成裔浓眉微拧,疑惑的看向她。

    姜若木有些抓狂,“我已经跟你道过歉了,而且你也有……咱们就不能掀开这一页吗?”

    成裔依旧疑惑的看着她,“你有跟我道歉吗?”

    她抿了抿唇,摊手问他,“那你说,我怎么样才算道歉。”

    “那要看你认识问题的深度。”成裔冲她挑了挑眉,问道,“巨杰你还去吗?”

    “不去。”姜若木很干脆。

    成裔已经跟巨杰打过招呼,不管她想不想去,她凭自己进去的可能性几近于零,既然这样,那还不如在他面前卖个乖。

    反正进入娱乐圈的办法又不是只有这一个。

    “出去要带着保镖,也要告诉我行程。”成裔想了想,再次开口。

    反正她不管告不告诉他行程,有两条尾巴都会如实汇报给他。

    她勾了勾唇角,乖巧的应下了。

    “你基础课程都学完了吧?学校应该不用每一节课都上吧?”成裔继续开口。

    “必须上的课去上。”姜若木想了想,一咬牙也妥协了下来。

    成裔点头,双眼波光潋滟,看着她笑的别有深意。

    他忽然发现这样逗逗她,比起发火逼她,似乎更有意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