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6章 她的悲哀

    “周……小姐,周小姐,今天我们这有客人。”大家举杯庆祝之时,门口忽然传来了仆人略带慌乱的说话声。

    “没关系,嘘,说轻点,我来看看伯父伯母,顺便给业平一个惊喜。”一个轻柔的女声,伴随着高跟鞋踩击地面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到这声音,屋内人的脸色都默契的变了变,彭雅丽也放下了酒杯,看向了门口。

    很快,外面走进来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女人,容貌秀丽,身姿妖娆。

    “大家吃好喝好哈,不用管我。”女人毫不见外的招呼他们,然后熟车熟路的把手里的东西放入了冰箱,完全是一副女主人的做派。

    彭雅丽也不是没见识的人,这么一看再结合大家的脸色,多少也能猜出了大概。

    她知道元业平肯定有不少女友,但没想到已经有了人到了登堂入室的地步,可以把元家熟悉到自己家,这女人恐怕不简单。

    彭雅丽的心中有些苦涩,可面上却依旧顶着大家的目光,假装看不出的如常用饭。

    “啪——”身边传来了酒杯放下的声音,彭雅丽抬眼看去,原来是一旁的远业平起了身。

    “你坐下。”元老太开了口,瞥了眼彭雅丽,“你和雅丽继续吃,我去找冉冉说说话。”

    元业平往前走的身影一滞,看了眼彭雅丽,转身坐了下来。

    元老太招呼了大家一声,然后自己走了出去。

    “来来来,大家继续喝。”

    “对,来吃菜,吃菜。”

    桌子上的气氛在大家故意的带动下又热了起来,可和刚才终究还是有些不同了。

    彭雅丽扬着一张习惯的笑脸,应付了一番,然后借口上厕所,去了卫生间。

    走进卫生间,彭雅丽反锁了门,门外喝酒吆喝的声音还响在耳边,可眼前却全是刚才那个女人的样子,心中的苦涩就跟绝了堤般蔓延。

    自己的选择啊,她有些自嘲的笑了一声,走到洗手台前,打开了水龙头。

    洗完手后,彭雅丽抬起了头,恍然看见了镜子里的自己。

    眉目依旧清秀,看起来也是别又风味,可归根究底她已经不是二十几岁的小姑娘,她的皮肤已经不行,她已经长了皱纹,失去了活力……

    没有了化妆品的堆积,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妇女。

    她颤抖着手摸上自己的脸颊……

    “咚咚咚——”门口忽然响起敲门声,彭雅丽一抖,猛然转身。

    “谁啊,里面有人。”她努力控制平稳的声音。

    外面传来一阵轻笑,温柔的声音缓缓响起,“我知道里面有人,我就是来找你的。”

    是她!这个声音刚才才听过,彭雅丽怎么可能忘记,这就是那个冉冉的声音。

    她猛然转身,想要补一下妆容,却忽然发现自己没有把包带进来,只能赶紧整理头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左右看了一番,才端着姿态,走了出去。

    打开门,看着外面的女人,她笑的温润如玉,“找我什么事?”

    “你该知道的。”冉冉挑眉,一脸挑衅的看着她。

    彭雅丽没有接招,只对着她摇了摇头,“很抱歉,我不知道。”

    冉冉嗤笑了几声,撩拨了几下自己的长发,略带叹息的开口,“何必这样为难自己呢?我是什么身份你会不知道?如果不是你女儿,你以为站在这里的会是你?”

    饶是彭雅丽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听到冉冉的话,脸色还是变了几变,她还真想不到元业平居然会把姜若木的事情也告诉这个女人。

    “我实在不忍心你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阿姨。”冉冉挑了挑眉,继续撩拨着彭雅丽的底线。

    不管元业平是不是真的这般重视她,言语上她彭雅丽还真的没输过。

    彭雅丽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的状态,恢复了之前的笑容。

    “我有没有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我自己知道,就不牢你费心了。”彭雅丽冲她扬了扬头,“不管怎么说,今天名正言顺的站在大家中间的人是我。”

    “不像某人,来了带来的只是无穷的尴尬。”彭雅丽盈盈一笑。

    听着彭雅丽的话,冉冉的笑逐渐凝固在脸上。

    彭雅丽却也没打算就这样放过她。

    她用尖锐的目光将冉冉扫了一圈,然后微扭过头,撇了撇嘴,“不过,若是脸皮厚,那不要说尴尬了,就是登堂入室,反客为主也可以的,小姐,你说是吗?”

    “你……”冉冉怒瞪了她一眼,正要开口却又似乎想到了什么,转眼就又挂上了笑意,“你敢不敢跟我赌一把。”

    “跟我赌他到底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彭雅丽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元家,根本不需要再去想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可冉冉的话却一直响在耳边。

    她不得不承认,她在乎的不是能不能进元家,她在乎的是元业平,这个自己跟了大半辈子,埋葬了所有青春的人。

    拿着元业平做赌注,她肯定是输的。

    最后,她答了一声,“好。”

    冉冉冲她一笑,闪身推下了旁边的佛像。

    在那一瞬间,彭雅丽就明白了冉冉的想法,这个佛像放在元家二十几年了,元家一家人都敬重非常。

    佛像破碎的声音吸引了外面的人,很快,一群人就纷纷走了进来。

    她和冉冉七嘴八舌的争论着,一点都不让着对方,可实际上,她早就恍惚了。

    她一直看着元业平,她看见,元业平进来的第一眼看的不是她,是冉冉,那一刻她就知道,她输了。

    真的输了,输给了冉冉,输了自己十几年的青春。

    她们争论了许久,可从头到脚都没人开口为她说话,就连刚才一直夸赞她的元老夫人,元老太爷都没有将目光分一毫给她。

    到了后来,元业平终于舍得上前,他走的是她这个方向。

    他走到她的面前,幽深的瞳孔里印着的是她的笑脸,他道,“雅丽,我一直以为你是……”

    “深爱的夏天,我们……”手机铃声响起,彭雅丽拿出手机,女儿两个字闪烁在手机屏幕上。

    这两个字让彭雅丽差点落泪。

    “怎么了,你继续说啊。”彭雅丽抬起脸疑惑的看着他,冲他摇了摇手中的手机,“女儿打来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