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章 再次出逃

    通风管里面远比姜若木想象的要黑暗,长年累月无人打理,管道里也积了不少灰尘。可姜若木觉得,这种恐怖,远比不上成裔的万分之一。

    管道里面很狭窄,她也只有一直俯着身子匍匐前进。纵是灰尘将她的脸和裙摆弄脏,她也不在乎了。

    几分钟之后,她终于看见了光亮。于是她就循着发光的地方,一点点爬完最后一程。可没想到,自己刚爬出管道,便落入了一个人的怀抱。

    姜若木心里还后怕着,如果刚刚自己直接摔下来,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想到此,她连忙对接住她的人道了声谢。

    “没事,不用谢,是我应该做的。”没想到他的声音听起来竟有几分熟悉,姜若木抬起头的时候,脸色被吓得一片惨白。

    成裔……没错,是成裔……

    为什么,无论她怎么做,这个男人都如同鬼魅般如影随形,让她透不过气来。

    其实成裔早就料到,以姜若木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于是让保镖们在前门候着,自己守株待兔。

    成裔并不着急走,而是揪着姜若木一起,进了屋子。看到彭雅莉眼睛里隐隐约约透出的愧疚之意,成裔的脸上写满了玩味。

    姜若木不知该用何态度来对待彭雅莉,她这个所谓的妈妈真是太让人心寒了,于是也只能偏过头不去看她。

    “这是你的酬劳。”成裔从西服口袋里拿出一支钢笔,摘下笔帽,在纸上洋洋洒洒写下一串数字,然后递给了彭雅莉。

    彭雅莉听罢,连忙接过了成裔手中的支票。她仔细一看票面,成裔竟一出手就是20万。刚刚的愧疚之情,转眼间与金钱利益相比较,一下子全都灰飞烟灭了。

    姜若木将妈妈彭雅莉的一举一动全都看在眼里,成裔此举,也不过是想让她认清现实罢了。

    “我们走。”成裔的眼神在彭雅莉和姜若木中间来回停留,母女亲情变成了赤.裸裸的金钱利益,还真是有趣……

    他们走后,彭雅莉拿着支票,躺在沙发上,暗暗松了口气。

    姜若木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之中,就连自己怎么上车的都浑然不知。这次的车,不是那辆红色跑车,而是一辆加长林肯。

    姜若木和成裔各坐在一边,两人是面对面的,于是姜若木能清楚感觉到成裔看她的眼神。

    那是一种赤.裸裸的、毫不遮掩的灼人眼神。仿佛要用眼神将她的皮活生生地剥开,抽骨断筋。

    车开出了二十分钟左右,姜若木又有了逃跑的计划。虽然她不好意思说出来,可眼下又没有其他办法了。

    “我要上厕所!”姜若木涨红了脸,真像是一副憋急了的样子。

    成裔接触的都是些名媛佳丽,还从没听过哪个女孩子说出这种话的。纵是他,也有些晃神。

    “忍着。”

    “人有三急忍不了,内急可是三急之一!”姜若木狠狠心,即然都豁出去了,大不了当成是在演戏。

    她说罢,车里静悄悄的。不少保镖脸上的表情微动,但不敢有大的动作,司机也依旧开车,不曾马虎。

    成裔没有理会她,只当是她又想出了什么主意,蓄意逃跑之类的。

    “你停不停车!再不停车,我就在车里解决了!”姜若木开始在车里大吵大闹起来,众人的目光却都锁定在了成裔的脸上。

    若平时遇到这样无理取闹的女子,成总应该早就把她赶出去了。可为什么,这次成总的脸上多了份隐忍之色。

    “呜呜呜!我真的憋不急了!”姜若木捂着小腹的位置,急得就快在车里蹦起来了。一张娇艳的脸也皱成了包子的模样。

    “我数三下,你再不让司机停车,我就直接在车上解决了!”

    “三!二……”没想到姜若木居然真的将自己的裙子掀开了,成裔以为她是真的,还没喊到一就打断了她。

    “司机,在路边停车。”成裔实在是忍无可忍,只好依着姜若木了,随手指了一个保镖,让保镖跟着她去,顺便看着她,免得她伺机逃跑。“你,陪她去。”

    那位保镖正值青年,血气方刚。一听要陪姜若木一起去上厕所,脸上不免有了一丝羞意。

    “怎么?你不愿意去!”成裔心里已经被姜若木闹的烦躁,见保镖久久不动,心里更是生出了怒火。

    “不不不,成总你误会了。姜小姐,你快点吧。”成裔的眼神太过致命,保镖看到之后冷汗涔涔,吓得咽了咽口水。

    姜若木和保镖走出了距离车500米左右,停下了。姜若木以前在学校里的时候,老师曾说过,有了夜色的保护,这个距离就可以让对面的人什么也看不清了。

    “你就在这里站着?”姜若木瞟了身旁的保镖一眼,有他在,她是不可能逃掉的。

    只见保镖转过了身,用后背对着她,说道:“姜小姐,这是成总的安排,我也没办法啊。”

    “我不管!我一个姑娘家,你站在这里,我怎么方便啊!”姜若木耍起无赖也越来越顺手:。“否则,我跟成裔说你偷窥我!”

    闻言,保镖慌不跌跳开三步远。

    “你离我远点,你继续往前走几十米!”

    “这……”不过看姜若木一副坚决,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只好听从了。

    姜若木看他走远,自己也俯着身子。可并不是要方便,而是将自己的高跟鞋脱下,拿在手里当利器。

    她心里浮出一丝愧疚,没想到自己也能做出这么血腥残忍的事情。

    姜若木三步作两步,冲上去,将手从保镖的背后绕过,用高跟鞋的鞋跟狠狠地戳伤了保镖的眼睛。

    一套动作干净利落,就连她自己都没想过,有朝一日会刻意去伤害别人。“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得已为之。”她说着,将手里的高跟鞋扔在了地上。

    戳伤之后,保镖吃痛,用手捂住了眼睛。由于眼睛模糊了,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她往前面跑去,却无法追上了。

    转眼之间,姜若木的行踪便被夜色掩藏了,她已经无法回头,只能凭着感觉拼命往前面跑。

    地上的石砾已经把她脚磨出血泡,因为漆黑的夜色,丝毫不能辩清方向,跌跌撞撞地遁入一片瘴气密布的树林里。

    树林里面传来惊心的狼啸声,姜若木心颤如筛,越急越乱,迷失在危机四伏的密林里。

    保镖狼狈不堪地奔回来,颤声禀报:“成总……姜小姐太狡猾了,她用高跟鞋戳伤我的眼睛,逃跑了。”

    “蠢货!”成裔低声咒骂,怒气滔天,声如饕餮:“你的脑子是张在脖子上玩的么,连个女人都看不住。”

    “往哪边跑了?”成裔抬手松了松领带,压抑住怒气。

    保镖揉着依旧胀痛红肿地眼睛,回忆着方才模糊视力里地逃窜的身影:“往西边跑了,那里好像是后山的方向。”

    “什么!该死的!”成裔闻言,心惊不已:“她蠢死算了。”

    那片林子里瘴气重生,狼虫遍地,连他都不敢单独进山,不熟悉环境的普通人贸然闯入,都会被狼豹啃得只剩下一堆骸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