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章 死亡逼近

    她关上自己房间的门,背靠着墙,直街跌坐在地上。她自己也不知道,在成裔的折磨之下,还能撑多长时间。

    走进浴室,缓缓脱下了自己的衣服。果然,白皙透嫩的肌肤上长起了一片很小的红疹,看起来无关紧要,却使姜若木感觉又疼又痒,十分难受。

    除了等待红疹自己消下,姜若木也别无他法。一只手因为擦了药酒无法沾水,只能高高举起。

    用另一只手拿起沐浴球,用轻柔的泡沫,将全身清洗干净。洗完的时候,身上的红疹已经逐渐消退了。

    姜若木也暗暗松了口气,幸好自己果断离开了,否则再吃几块,后果就更加严重了。长发被皮筋随意的挽起,她将浴巾裹在身上,走出了浴室。

    打开衣柜,里面的衣服多的让她瞠目结舌。各种款式的衣服都在里面,有很多还是著名品牌刚出的新款。

    姜若木作为一个影视学院的学生,当然很注重外表与形象。这里面很多衣服都是她梦寐以求的,只不过在这里看到它们,显得也没有这么开心了。

    一个如此细心,又如此致命的男人。成裔,真是让姜若木捉摸不透。

    她翻看了一下衣柜里的衣服,挑了件素色的睡衣。单单凭这件衣服光滑的质感,姜若木就知道这件衣服价格不斐。

    她躺在了床上,床的柔软使她陷了进去。缓解压力最好的办法,就是洗热水澡。一天的疲惫,好像全部消散了。

    仅仅几分钟后,她便进入了梦乡。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姜若木醒来的原因,是因为有怪异的嘶吼声传来。

    一开始,姜若木以为是幻觉。但她静下心来,仔细聆听的时候,发现叫声愈来愈凄惨。不,这不是她的幻觉。

    好奇心怂恿着她起身,穿上鞋子,走出了房门。之前德普医生对她说的话,她已经忘在了脑后,只是想找到声音的源头。

    别墅里所有的灯都暗着,映衬着凄厉的叫声,显得格外恐怖。她只有靠隐隐约约的叫声,来摸索着前进的方向。

    黑暗中,她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只找到一个屋子,听到屋里的声音,就是她一直在寻找的。

    她的心脏扑通扑通,跳的越来越快。伸出手打开门的那一刻,她看到里面的场景,一下子愣在原地。

    发出怪异叫声的不是别人,就是今天差点吃了她的雪豹,成裔的宠物——Patron。此时它正急的到处转,月光折射在它的身上,毛发闪闪发亮,使姜若木混身打颤。

    可这次,Patron没有扑上来撕咬她。而是眼神中透着悲意,示意姜若木往里面走。于是姜若木暗自打了打气,继续往房间里面走。

    她这才看到,地板上痛苦挣扎的不是别人,正是成裔。

    只见他蜷缩在地上,一只手狠狠抓着胸口的位置,一脸的痛苦之色。姜若木想都没想,叫道:"成裔!成裔你没事吧!"

    成裔没有回应她,眼睛里却萌生出杀意。雪豹Patron还在悲伤的嘶叫着,姜若木来不及多想,就俯身要把成裔拉起来,想要救他。

    不料想,成裔抬起头,眼睛里的杀意让她顿生恐惧。没错,此时的成裔就像疯了一样,失去了本性。当她反应过来要夺门而出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

    因为成裔的一只手,已经狠狠掐住了姜若木的脖子。"姜若木,德普的话你都忘了吗!是你要来找死的,我又有什么办法。"

    话说到最后,都已经咬牙切齿起来。他明明让德普提醒过她了,谁知道姜若木还是那么愚蠢,为了自己的一点好奇心,闯进了他的房间。

    "成裔!你放手!放手!"窒息的感觉那么陌生,又那么可怕。因为缺氧,姜若木已经无法说话了,眼前也是越来越黑、越来越黑。

    她能想象到,此时雪白的皮肤上有了一道多么可怕的红色掐痕。可成裔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好像下定决心要置她于死地了。

    "姜若木,是你逼我的!"成裔手上的力气还在一点点增加,他的笑声听起来是那么诡异,姜若木觉得自己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滋味。

    就在她的双手挣扎之时,她突然摸到了木柜上放着的古董花瓶。可那只手受伤了,她尝试了几次,都没有力气提起。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窗外的天空看起来如此粘稠恐怖,像漩涡一般把人吸进去。越是着急,那只手的力气越是用不上。姜若木在心里想着:不行,这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终于,她拿起了花瓶,狠狠往成裔的脑袋上一砸。瞬间,勒紧她脖子的手没了力气,一下子松开了。

    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姜若木突然又重获了氧气,一只手扶着喉咙的位置,狠狠地咳嗽起来。

    而成裔,则因为姜若木的那一击晕倒在地,好像是头上,有一股股浓稠的液体往外冒。是血吗!是血吗!姜若木的内心已经恐惧到了极点,她是不是杀人了!

    雪豹Patron在成裔的身边嗅了嗅后,一双眸子变得猩红,马上就要向姜若木扑过来。没错,Patron确信,一定是眼前的女人伤了自己的主人。

    这次姜若木跑的很快,在逃出成裔房间的那一刹那,还狠狠的把门带上了。只听见门里面,雪豹Patron还在不断的撞击门,发出阵阵轰响。

    "有人吗!有人吗!"她快速的奔跑着,四处大喊,可别墅里竟没有一个人回应。姜若木这才感受到什么叫做绝望,死亡的滋味,她已经不想再体会了。

    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泪水,因为人在极度恐惧的情况下,是不会流泪的。腿很酸,手很疼,可她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依旧在别墅里跑着。

    生怕自己一停下来,就被成裔追到,或者被他那只宠物雪豹Patron抓到,直接当做夜宵裹腹了。

    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找到别墅的大门的。她已经不在乎穿着睡衣出门了,此时她已经见识过了成裔的变.态,她只求能远离这个鬼地方。

    这次她真的帮不了妈妈了,若是继续呆在这里,就连性命都会难保的。顾不得其他,她逃出别墅后一阵狂跑,就在她差点无力,跌倒在地上的时候,路上迎面来了一辆出租车。

    她伸手拦了下来,坐上车,司机问她:"小姐,你是要去哪里?"

    "家。"说完,姜若木也感觉到自己被吓傻了。光说一个家字,人家司机又怎么知道她家在哪呢。于是她又将妈妈彭雅莉的住址报了上去,在她没有来成家之前,她一直是在那里住的。

    从此以后,她就解脱了,与成裔和成家没有瓜葛了吧。她靠着椅背,闭上眼睛,这样想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