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章 你是我未婚妻

    成裔突然抬起头来,黑曜石般的眸子直直望向姜若木的所在方向,牢牢锁住她的视线。

    她深深的感受到,那双狭长眼睛里的冷芒鹰隼,犹如一只野兽般贪婪的深邃阴暗。

    姜若木如同被盯上的猎物,身子一个激灵发颤,紧张得双腿发软。

    成裔打开后面车门,一只通体雪白的凶兽从里面窜了出来,身躯庞大,它抬抓打了个哈欠露出尖锐的獠牙,血红色的眼睛嗜血骇人。

    姜若木再次被吓到了,她见过的动物只限于鸡猫鱼狗,对于这种凶神恶煞地危险性动物一概不识。

    姜若木第一次走出屋子,通道连接着一道旋转楼梯,复古式的铁艺镂空栏杆,金色阶梯上铺着纯白色的新西兰羊毛地毯。

    目之所及处,成裔穿着一身干净利落的黑衣白衫,斜斜地倚在皮沙发上,白皙修长的手中捻着几块生肉,白兽伸出舌头一卷,咕噜两口吞下。

    听着渐进的脚步声,成裔侧过螓首望向她,鹰隼般犀利的眼中带着浓浓的温柔,薄唇勾起魅惑的笑容。

    温柔几近水的笑容,让姜若木心跳如鼓,一股危险袭来的气息让她不由自主地想逃跑,但是想到母亲的怒骂和哀求,她双脚怎么都迈不开。

    “我供你这么大,也到该回报我的时候了,要是连这点事情都不肯做,还不如将你捂死算了,活脱脱一个累赘!”

    “若若,这次必须得帮帮妈啊,只要你帮元叔叔度过难关,他就会娶我的,妈后半辈子幸福就靠你了。”

    “你去不去,你不去妈就撞死在这里,反正你叔叔没有活路,我也活不了。”

    姜若木双颊微微发烫,在他几步之外停下,极力镇定道:“成先生,我们终于见面了,打扰你这么多天真是抱歉。”

    眼角不着痕迹地瞥过那微微发抖的双腿,正如刺猬般防备自己的人,成裔轻轻地笑了。

    成裔仔细打量着那张已经洗干净的脸,眼底飞快地闪过一缕讶异,虽然跟照片上人非常相似,但还是能看出来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他在心底暗嗤,元业明就这些手段么,居然找一个高仿货来敷衍他,而且青涩得连如何勾搭男人都不熟练。

    须臾,手机提醒音响起,成裔飞速浏览完最新调查出的信息,整个人都带着股邪佞的气息。

    呵呵,原来是个私生女,是元业明滥交出来的品种。

    成裔站起身来,高大挺拔的身子把光线挡住,将她整人身子都笼罩在阴影里,诡异的氛围让她蓦然瞪大双眼。

    他快速拉过姜若木的手,冰凉入骨的大掌覆在她白皙柔软的手背上,力道收紧,语气柔情似水:“宝贝,我们终于再次重逢,我再也不会遗失你了。”

    姜若木反射性地抽回手,双手上尽是淤青,如若不是他的目光太过深情,她都怀疑对方要掰碎她的双掌。

    成裔一瞬间将她紧紧地搂在怀中,劲道大得姜若木挣脱不开,琥珀香水的味道直钻鼻腔,她只能按捺住砰砰直跳的心脏,按着计划好的剧情演下去。

    “成先生,你在说什么,快放开我,你太过分了!”姜若木在他怀中拼命挣扎,眼中愕然不已。

    “你真的忘记我了么?我们重逢时你还喊过我的名字。”成裔心里冷笑不止,觉得越来越有趣了。

    姜若木回忆着昏迷前的情形,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成裔以为自己就是她失散的未婚妻,但是又怕会被揭穿,特意伪装成被他的车撞倒,失去记忆。

    “你真的认识我么?我忘记了所有的事情,德普医生说我伤到了脑部海绵体,导致记忆消失。”姜若木浑身僵硬着。

    这个女人真是个演技派,他怎么能辜负她的此番苦心。

    狭长勾人的深邃眼眸里闪过冷光,薄唇轻启:“宝贝,看着我。”

    姜若木抬起头来,望着这张皮肤比女人还白皙光滑的脸颊,视线对上他,心虚地转开目光,她感觉自己如同一块肥肉,而成裔就是那匹白兽,一张口就能把她吞噬。

    “你怕我!”那双眸子阴翳极了。

    “没有。”姜若木眼色四处乱瞟,躲闪着不敢瞧他:“你到底是谁?”

    成裔扳过她的脸,邪魅的脸越靠越近,神情专注,声音低沉如琴:“我是你的未婚夫,而你就是躲了我两年的未婚妻。”

    被蓦然放大的脸给骇到,姜若木眼神慌乱地不知如何安放,嗫嚅着嘴角说不出话来,心脏如鼓狂跳,剧情终于向着计划进行下去。

    “你就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阿若,你终于再次来到我的身边。”声音如同催眠师手中的时钟,让人欲罢不能:“你答应我,再也不要离开我。”

    姜若木诧异地抬起头,那个女人的名字也叫若么,她疑惑地望过去。

    危险……

    这一瞬间,她又感觉到了。

    那双黑曜石的清眸如同旋风,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剥皮抽骨。

    “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我脑子好乱啊。”姜若木强制按捺住想要跳起来的冲动,俏丽的脸上布满悲伤,泫然欲泣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怎么可以忘了你……”

    楚楚可怜的模样映进成裔眼中,带着冷冽至极的嘲讽,神情犹如炼狱里的修罗。

    十五年前,车子冲离山道,父母双双惨死地情景又浮现脑海,成裔眼中的恨意燃烧得更加旺盛。

    元业明让他家破人亡,那他就拿她的私生女先开刀,让他们尝尝痛不欲生的感受。

    “没关系,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望着他眼中裹着浓烈的哀伤,姜若木心虚又愧疚,他肯定很爱她的未婚妻吧,她真的很抱歉,可还是得将戏演下去。

    成裔捧着她的脸,愈靠愈近,高挺的鼻子快要碰上她的脸颊,姜若木脩然推开他。

    一双手蓦然拉住她的胳膊,将她整只手狠狠折下来。

    “啊……”

    “你就这么讨厌我,要再次逃开我么?我不许你逃!”成裔攫住她的下巴,双眸中盛满愤怒之火,放佛真的是被爱人拒绝之后的愤懑,包含痛楚。

    剧痛让她冒出冷汗,她现在才真正感觉到这个人是一个魔鬼,阴晴不定,喜怒无常,难怪他的未婚妻要逃跑。

    她真是太悲哀了,被人伤了手之后,还不敢抱怨半个字。她拼命地压抑着情绪,提醒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

    为了母亲,为了元氏,她必须忍。

    至少他相信她的身份了!

    “我没有,我只是暂时不适应这样的亲密,你不要生气。”她看他的眼神宛如洪水猛兽,她真想疯狂地丢开一切,头也不回的跑出去。

    有趣,真的是太有趣了。

    成裔瞥了那只纤细红肿的手臂,勾起一抹残忍嗜血的笑容,兴奋诡谲。

    看来有场振奋人心的戏码要上演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