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7章 连中三元

    又过了几日,朱厚照的腮帮子好了一些,但说话却依旧还是有些不利索。

    “谢五,今日放榜,本宫遣张永去瞧了,若你拿了状元,便让他去取了我们押的银子,谢五,你尽管放心,本宫说话算数,这银子皆是你的,本宫不拿。”

    谢至并非爱财之人,朱厚照非要给,他若不拿着,也显得有些矫情了。

    谢至扯起一道笑容,笑嘻嘻的道:“殿下人品,草民自是信得过的,那便多谢殿下了。”

    朱厚照的笑容像是花儿一般,摆手道:“在本宫面前便不需如此之多的虚礼了,本宫的那个事情,你何时去与父皇说。”

    这厮莫不是以为他是那种说话不算数之人吧?

    算了,看在这厮如此大方的份上便不与他计较这些了。

    对朱厚照的问题,谢至扯起一道笑容,道:“殿下只管放心吧,陛下若是赞成草民的想法,在旨意出来之前,肯定是会与草民提前通气的,到时候,草民自会与陛下提及此事的,殿下只管放心。”

    就在同一时间,主考王鏊已拿着标“o”最多的十分考卷出现在了暖阁之中。

    殿试之中,所有的考官会把所有的考卷都阅览到。

    有特定的五种记号用来标识考卷的好坏程度,每个考官在阅览之后会标识出一种记号,算作是打分,其中被标识“o”的便是最优秀的。

    王鏊带着前十的考卷行礼之后,便道:“陛下,殿试所有贡生的考卷皆以阅览完毕,请陛下钦定状元。”

    弘治皇帝接过考卷,标识“o”至多的排在最上面。

    弘治皇帝在殿试之时便是瞧过谢至的策论的,虽是誊录的考卷,但瞧着那熟悉的字眼,便已经能够确定这份考卷是来自于谢至的。

    弘治皇帝数了上面的“o”,笑着问道:“此番阅卷的考官就是十二人吧,看来诸位亲家对此皆都颇为看好啊。”

    王鏊严肃的脸色缓和了一下,回道:“此篇策论笔锋犀利,以普通百姓疾苦上谈到国家兴衰,与孟子之说民为重颇为贴切,所提及的以一县百姓富裕,从而带动大明的富裕,此生,还特地提到。

    各县情况不同,北县与南县不同,西县与东县不同,即便一县真的富裕,其余各县也只能借鉴,不可照搬,他还举例以一北县说明,如此深谋,可见并非一日所想。

    在读书之余,还能有如此想法,可见也是忧国忧民之人,次子若能进入仕途,必当会成为大明的肱骨之臣,也会是一良官,清官的。”

    弘治皇帝嘴角之处扯着笑容,笑呵呵的道:“既然诸卿家意见相同,那便定下状元吧。”

    定下状元后,弘治皇帝又紧接着瞧了第二份。

    兴国当强兵。

    第二份大肆提及了了军屯被破坏,兵丁战斗力的削减,对此提出,收军屯田为朝廷所有,并搭理清查被侵占的军屯田,由朝廷粮饷于兵丁。

    弘治皇帝读着这片策论,脸色逐渐沉重了。

    片刻,放下手中策论,按压了一下旁边的折子,又拿起了第三份。

    读过第三份,又紧接着读了第四份。

    在把十分考卷都读完后,弘治皇帝又指出了两份考卷道:“这两份定榜眼和探花。”

    榜眼和探花也是选择的第三名和第四名。

    一般情况之下,在定下大致排名之后,皇帝也不会特例否定的。

    毕竟,在定主考的时候已是让皇帝满意之人。

    满意的主考官,选出的士子排名,自是不会不满意道哪里去的。

    在定了榜眼和探花,又指了指第二名的策论道:“次子锋芒太甚,若一甲进入仕途,恐会头破血流,朝廷也会因此少了一个刚正之臣,把他放于二甲之中,让他好生磨炼几年对他方有好处。”

    这策论所讲皆都是实话,且还是与那些皇族贵契为敌的实话,能够侵占军屯田地的,哪个没有背景。

    一甲三名的文章是要对外公布的,若是就这文章公布了,那些这文章之人,不知晓有多少人想对之敲板砖的。

    写这文章之人,恐还没进入官场,就得一命呜呼了。

    况且若把这文章定与一甲对外公布的话,那也在表明弘治皇帝的态度。

    弘治皇帝现在还没有做好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王鏊并未多说反对之言,道:“臣遵旨。”

    王鏊他们这些考官能把这样的文章放于第二,可见多数人是认同。

    他们在庙堂为官如此之久,认同都没有任何表示,怎能指望一个年轻后辈出这个头。

    只是一人之力,出了头又能如何。

    王鏊不做反驳,弘治皇帝又道:“原卷可带着,拆了一甲的三人吧,朕瞧瞧此三人究竟是何人。”

    弘治皇帝指了指原本定为第二名的,又道:“把此子的也拆了。”

    王鏊领旨后,很快把原卷糊名之处慢慢拆开。

    拆开的第一份自是定下的状元,随着拆开,慢慢念道:“顺天府,谢至。”

    都拆开后,王鏊颇为诧异道:“是谢公的公子?臣以为能写出如此贴近百姓疾苦的应当是寒门出生的士子,谢家不愧乃是书香世家,谢至这已是连中三元了,自大明开元以来能连中三元者又有几人。”

    弘治皇帝已瞧过谢至的文章,自是不会诧异。

    王鏊在拆开了第二份,以及第三份后,便拆开了那份兴国当强兵的策论。

    “顺天府,王守仁。”

    王鏊自言自语念了一句话,与弘治皇帝报道:“陛下,是王少詹事的公子。”

    弘治皇帝回想了一下王守仁,道:“那孩子朕也见过几面,知书达理的很,听闻那孩子也喜欢读兵书,善武略,弓马也不错,他能写出如此策论倒也不算稀奇。”

    接着,弘治皇帝便道:“去放榜吧,士子恐都等急了。”

    殿试放榜与会试和乡试不同,采用黄色的绸缎,以表示殿试中榜之人的高贵,也彰显殿试中之人乃为天子门生的事实。

    其实,凡是会试能够高中为贡生的,在殿试中均不会落榜的,唯一的差别,只是排名的高低。

    不过,进士排名差别对往后仕途的顺畅与否关系还是很大的。

    在王鏊带着考卷去放榜之际,弘治皇帝便招来了谢至。

    谢至进了暖阁,行礼后,弘治皇帝便问道:“可知殿试成绩了?”

    朱厚照遣了张永去看,现在张永还未回来,谢至哪里知晓。

    对弘治皇帝的问题,谢至扯起一道笑容回道:“还不知。”

    弘治皇帝微微一笑道:“恭喜了,你小子中状元了。”

    谢至并未有太多兴奋,淡淡道:“多谢陛下,草民能从一介布衣,一路连中三元,皆得于陛下器重。”

    谢至的表现让弘治皇帝更为满意。

    年纪轻轻能如此沉稳,难得啊。

    其实,天知道谢至内心激动成何种样子了?

    穿来不过两年时间,他便彻底扭转原主的纨绔形象,连中三元,混到了功名,这可并非一般人能办到的。

    穿越者是不到,像他这般牛叉的存在,又有几人。

    太特码骄傲了。

    弘治皇帝笑呵呵的道:“朕已你遣人通知令尊了,令尊知晓如此消息必定会高兴的。”

    半晌后,又有些落寞道:“太子何时才能如你这般,让朕也能兴奋一下。”

    不是谢至吹,就朱厚照那厮整日只知吃喝玩乐,能与他比吗?

    谢至扯起一道笑容,道:“殿下这些时间进步已是不小了,殿下比草民聪慧许多,陛下多给殿下谢时间,殿下会越草民的,前几日,殿下牙龈肿了,还一直坚持学习,不曾有丝毫懈怠的。”

    当着人老爹的面,总得多说人几句好话的。

    弘治皇帝扯起一道笑容,道:“此事朕倒是听说了。”

    说着,便收敛了笑容把御案之上的几分奏折往前推了一把,道:“瞧瞧这个。”

    大明好伴读

    搜索幻想小。说网3w点7wx点阅读大明好伴读最新章节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