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0章 火炉

    贺良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在将近傍晚之时,便招呼着几人搬着造出来的火炉和炉桶出现在了谢至的小院。

    “少爷,小人就在东市找了家铁匠铺,父子儿子从事这行已有二十余年了,祖上便就是铁匠出身,手艺极好东西已弄出来,这物件少爷可好满意?”

    谢至打量了一番回道:“做工倒是仔细,倒是也可长期合作了。”

    接着又指了位置,吩咐人放下了火炉,最后指了指窗户道:“把这炉桶组装起来从这里通出去。”

    后世农村的火炉与烟囱相连,直接从房顶之上走烟。

    这个时候一般的屋子也没在墙体的里面安装烟囱的走道,总不能把屋顶直接捅个洞,走烟。

    谢至若真这么做了,不仅他预备好的炉子卖不出去,恐还得被他老爹提起棍子打出去吧?

    有谁家,好生的屋子,把房顶捅个窟窿的?

    从窗户走烟,也无需完全破坏窗户,取下一道窗框用于走烟,待来年春天,还可安装回去,完全方便的很。

    等炉子此物能被大多数人接受之后,完全可在建造屋子的时候便留下烟囱,可谓是更加的美观了。

    在谢至的指挥之下,几个麻利的家仆很快便安装起来。

    安装完毕之后,贺良又出言问道:“少爷,接下来当如何?”

    贺良着急,谢至也急着想要检验一下自己的成果了。

    随即便吩咐道:“你去拿些柴火过来,劈的小些,要能在放置在炉子中的。”

    贺良立马应道:“是,少爷,小人马上去拿。”

    片刻的功夫,贺良便抱着一抱柴火出现在了谢至面前,“少爷,拿来了,怎么弄?”

    都已经如此简单了,还问怎么弄?

    谢至有些后悔把卖火炉的事情交于贺良了,真怀疑他能否办成这个事情吗?

    对贺良不动脑筋的询问,谢至冲其提了一脚过去,没好气的回道:“怎么弄?怎么弄?如此简单了还问本少爷,点上啊。”

    贺良笑嘻嘻的哦了一声,道:“小人明白了。”

    火炉点燃的方式与灶火也差不了多少,并非只有一成不变的一种方法,每人都有各自的方法,有些许生活经验的人便能够办到了。

    片刻的功夫,冒出了一阵白烟之后,柴火轰隆隆烧着了,瞬间整个屋子便暖和了起来。

    贺良满脸的欣喜,兴奋的道:“少爷,这还真就暖和了。”

    谢至瞅了一眼没见过世面的贺良,道:“大惊小怪,去,喊娘和哥嫂他们都过来,爹若是下值回来了,便一块喊来,让他们瞧瞧,若想从这个物件中转到银子,还得是然他们满意了才是。”

    这火炉也是个好东西,通报这物件只有好处绝没有坏处的。

    在谢至的吩咐之下,贺良很快便喊来了谢家的人。

    “老五啊,你这屋子挺热乎的啊。”

    一进门迎面而来的一股热气,让谢正忍不住开口询问。

    谢至则是笑嘻嘻的指着火炉,道:“这皆是此物的功劳,东宫烧着地龙暖和的很,某今日回家才觉,家中寒气逼人的很,便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想让贺良弄了一个出来,在某这里试试,你们若是觉着好,某便让贺良给你们屋子也弄上。”

    谢家人转悠着端详了火炉片刻,谢正才道:“这倒是好物,暖和多了。”

    紧接着,谢至又道:“不过得经常加火才是,不然可达不到如此效果。”

    谢夫人围着火炉转了半天后,最后才问道:“这便是老身给你那一两银子所置办的?”

    谢至回道:“这炉子成本到人工也就是5o个铜板吧。”

    5o铜板对谢家来说并不算太多,谢夫人考虑了一下便道:“那老身与你爹说上一声,你们几个的屋子也把这火炉,这就称火炉吧?把这火炉装上吧。”

    谢夫人话音才落,门外便响起了谢迁的声音,道:“与老夫说何事?”

    谢至听到谢迁的声音,立即便迎了上去,笑嘻嘻的开口道:“爹回来了?”

    谢迁应了一声,随之问道:“你这屋子倒是挺暖和的。”

    谢至还未作答,谢夫人便眉飞色舞介绍了炉子的情况。

    这完全就是对自家儿子的自豪啊。

    谢夫人自豪,谢至的腰杆挺得更加笔直了。

    谢迁走至炉子旁,揭开炉盖瞧了一眼,又瞧了烟囱的方向,最后又问了所需的银钱,道:“嗯,倒是不错,那便装吧,银子若是不够便去账房支取。”

    能让谢至直接从账房支取银子,可见对谢至完全是放心的。

    谢至拱手道谢后,道:“银子倒是不需了,娘给儿子拿了一两,差不多也够装咱家的了,另外,爹,京中的其他人家知晓了咱家的这炉子,少不了要来讨要。

    每家每户的屋子构造不同,也不能只用炉子和炉桶便能装成,少不了得重新打量,重新制造,着实得费些功夫,可若不告知,难免会树敌,可若不收银子,先不说我谢家能否拿得出这笔银钱,也会让人觉着我谢家又与与他们结党的嫌疑。

    所以儿子想,谁家来讨要,还当略微收些银子的为好,以买卖交易也免得给谢家招来诟病。”

    谢至还是当提前找好借口与谢迁解释一下,免得到最后再被扣上一个不务正业之名徒增训斥。

    想了一下,良久,谢迁才道:“你能如此想,老夫甚慰。”

    这么说来,谢迁这是答应了?

    谢至压着心底的兴奋,淡淡回道:“这也是没办法之事,人情世故儿子也得学着些。”

    谢迁有些欣慰,又道:“殿下康复了,你便还得回宫吧?这个事情?”

    谢至随之应道:“儿臣已教会了贺良,由他来操办此事便是。”

    谢至解释后,谢迁也没再多说,道:“你自己知晓分寸便是,莫要耽误了来年的春闱。”

    谢迁如今的这个态度可比以前一见面便对他吹胡子瞪眼的好多了。

    谢至拱手应道:“儿子记着呢。”

    看了火炉后,谢家人并未在谢至的房里多待,很快便66续续的离开。

    有贺良和香月在,也无需谢至亲自动手加柴,整间屋子一直都保持着暖洋洋的。

    幻想、小+shuo;网。7w+g阅读大明好伴读最新章节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