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0章 魔方问世

    次日,王德辉到了东宫的第一件事便是检查谢至和朱厚照的功课。

    谢至那字写的只有进步,绝不会挑出任何一点儿毛病。

    因而,对谢至抄写的那策论,王德辉也不过是大略瞧了一眼便放了下去。

    谢至每日都有所进步,王德辉已不做评价了。

    之后,王德辉便走至了朱厚照身边。

    在王德辉才走过去,朱厚照那厮便把自己抄写的递了过去,道:“王师傅,这是本宫的。”

    王德辉没做言语,从朱厚照手中接了过去。

    瞧见第一眼有些诧异,仔细看到最后,把策论有些严肃还了回去,道:“尚可。”

    王德辉可不是那种轻易表扬人的人,能得他一句尚可的评价就已经不错了。

    王德辉此言后,朱厚照脸上的笑容像是开花了一般,欣喜的道:“多谢王师傅。”

    在王德辉返回自己座位上时,朱厚照还得意洋洋的冲着谢至炫耀。

    朱厚照他只要能多花些心思在书本之上,让谢至完成弘治皇帝交于的任务,他怎么炫耀就怎么炫耀,哪怕一丝不挂在街上转圈,谢至也绝不拦着的。

    对朱厚照的炫耀,谢至投去一个得体的笑容便不再言语。

    王德辉今日所讲依旧为《孟子》。

    谢至听得认真那自是不用讲,就连朱厚照也是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的还问及一两句。

    自然,朱厚照今日所有的表现都让王德辉是颇为满意的。

    一日的课业结束后,还特意把谢至喊到了一边,道:“你留在东宫便要好生盯着殿下用功读书。”

    王德辉这是肯定了谢至对朱厚照的监督?

    对王德辉的吩咐,谢至拱手恭敬回道:“是,学生明白。”

    接着,王德辉又叮嘱道:“之外,抽时间你还需多读老夫送你的那两本才是。”

    王德辉这是铁了心要让谢至去科举了?

    尽管现在这个时候谢至还没此想法,不过,对王德辉的叮嘱,谢至依旧还是恭敬回道:“是,学生会读的。”

    王德辉安顿了谢至这些事情才终于放心离开。

    在王德辉离开后,朱厚照便走近问道:“王师傅与你说了什么?”

    朱厚照既然询问,谢至便不能不回答,回道:“先生叮嘱草民用功读送与草民的那两本书。”

    朱厚照有些不满的道:“王师傅怎就不叮嘱本宫呢?”

    王德辉做东宫的少詹事也有一段时间了,叮嘱朱厚照的时候也不少了,他也得听啊?

    现在,他倒是还吃醋了?

    就在此时,刘瑾手中拿着一个类似魔方的物件走了过来。

    “殿下,这是奴婢刚从工部取来的。”

    朱厚照从刘瑾手中接过瞧了半晌却是并未弄明白其中的关节所在,只能把那魔方再次递给了谢至。

    “谢五,你这玩意怎么弄,快告诉本宫。”

    朱厚照早就已经是急不可耐了,谢至倒是不紧不慢的,笑嘻嘻的接过朱厚照手中的魔方转了几下,倒也还挺容易转动的。

    继而,才有把魔方还给了朱厚照道:“殿下,瞧见这几种颜色了吗?你把他们的顺序打乱,草民一眨眼的功夫便能还原的。”

    朱厚照大概是对着魔方的玩法给予的厚望太多,听谢至此言后有些失望,问道:“就这么简单?你若把顺序打乱,本宫一眨眼的功夫,不,就是刘伴伴一眨眼的功夫也能够还原的。”

    切...

    朱厚照若说他能还原,谢至还信。

    刘瑾还原,那绝没有这个可能。

    谢至三下五除二转动着魔方改变了原本的顺序,直接递给了刘瑾,道:“刘公公,你来还原。”

    刘瑾虽不像朱厚照那般自信,但也冲着打谢至的脸去的,没有任何迟疑的从谢至手中接过魔方,没有任何章法的开始乱转起来。

    一盏茶的功夫早就过去,刘瑾依旧没有还原。

    朱厚照一把从刘瑾手中抢了过来,骂道:“笨死你算了,本宫来...”

    朱厚照头脑是还算够用,可他第一次接触玩意便想要还原,根本就没那个可能。

    想要还原魔方,还得明白其构造才行。

    半天之后,朱厚照手中的魔方倒是还原了一个面,得意洋洋的举在谢至面前,道:“谢五,瞧见了吗?”

    谢至是不想揭穿可也没办法,回道:“殿下,草民说的是六个面都要一个颜色,不只是一个面。”

    朱厚照依旧还不服输,把魔方递给了谢至,道:“本宫就不信你能还原,你若真能还原,本宫就跟你姓。”

    尼玛,朱厚照这厮什么话都能说啊,这不是害人嘛!

    谢至把魔方塞回给朱厚照,回道:“殿下若这么说,草民还真就不能还原了。”

    朱厚照也只是一时口误,谢至如此说,他也明白他所言有些不合适,随即道:“本宫一时口误,口误...东宫的那些狗东西,一个个的,把本宫都教坏了。”

    站在一旁的刘瑾默不作声。

    此刻他若是上前说话的话,必然没什么好的。

    朱厚照既然承认口误,谢至也不客气了,直接接过魔方便准备动手。

    才刚动手,朱厚照便欣喜的道:“本宫你想到了,你莫不是要拆开了吧?”

    谢至翻了一白眼,他还以为朱厚照一惊一乍怎么了,谁说他要拆开了?

    谢至无奈道:“殿下,若拆开还原算什么本事?殿下,你尽管瞧着吧!”

    谢至六岁就玩魔方了,还原一下,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只见谢至手中的魔方上下翻舞,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便与刚被拿回来的无任何差别了。

    朱厚照自己体味了还原的不易,自然也就对谢至的还原佩服的五体投地。

    从谢至手中接过魔方,四下打量了一眼。

    随即,又打乱了顺序,自己鼓捣了半天都没能有所收获。

    最后,便只能把魔方递给了谢至,道:“你再弄一下,本宫瞧瞧。”

    谢至扯起一个无所谓的笑容,又是三下五除二。

    再把还原的魔方还原之后,递给了朱厚照。

    朱厚照这下也不热衷于打乱,再让谢至来还原了,反而是凑过来,问道:“你是如何做到的?可否告知本宫?”

    谢至还未说话,刘瑾便在一旁冷哼道:“奇技淫巧。”

    刘瑾的声音是不高,但谢至和朱厚照是听了明白。

    不用谢至反驳,朱厚照便骂道:“狗东西,还敢污蔑谢五?”

    刘瑾最大的一个优点便是不要脸面,被朱厚照骂了,依旧还能扯起谄媚笑容,道:“奴婢错了...”

    谢至也懒得搭理刘瑾,回道:“殿下...草民饿了,咱要不先吃饭,吃过饭后,草民便教殿下,其实并不难的。”

    谢至既然弄出来了,自是准备教给朱厚照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