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9章 又弄新玩法

    香月帮着收拾了几件衣服后,谢至便与朱厚照一道回了东宫。

    回了东宫,朱厚照便招呼着刘瑾准备晚膳。

    “谢五,往后在东宫你有何想吃的东西,便提早吩咐,让他们去准备,在这里你莫要与本宫客气,直接当作是自己家便好。”

    朱厚照倒是挺够意思。

    不过,谢至也不是那种挑肥拣瘦之人,无所谓回道:“草民都行的。”

    刘瑾招呼着几个内伺往桌上端饭菜,对谢至的态度可谓是恶劣到了极点。

    不过,谢至倒是还真不担心刘瑾会在饭菜中放东西。

    现在弘治皇帝的旨意已到了东宫,谢至在东宫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话,那刘瑾等这些负责饮食起居的人必会是第一个遭殃之人。

    大米饭,几个小炒,放上桌后,谢至没有丝毫的客气,直接抓起筷子,道:“殿下,草民不客气了!”

    朱厚照那厮不是说要与自己称兄道弟吗?

    既然是称兄道弟,那还讲那么多虚礼作甚!

    朱厚照见谢至开始大快朵颐了,紧随其后也开始了狼吞虎咽。

    谢至身体魁梧,食量自然也大。

    在朱厚照才刚动筷子不久,谢至便吃完了第一碗米饭。

    接着,谢至便把碗递给了刘瑾,道:“刘公公,再给某盛一碗来。”

    刘瑾咬牙切齿了半天,谢至也不着急,只一个劲儿的盯着他看。

    现在,他不仅有了朱厚照做主,还有弘治皇帝为他出头,他可不怕刘瑾这个阉人。

    盯了半天刘瑾没反应,谢至便冲着朱厚照道:“殿下...”

    只不过,谢至才喊了一声,刘瑾便不情不愿的接过了碗,道:“谢伴读,咱家来给你盛。”

    谢至笑嘻嘻的回道:“那便多谢刘公公了。”

    很快,刘瑾盛了米饭,有些不忿的往桌上一放,谢至马上挤兑道:“刘公公,你若不愿给某盛的话,下次某便自己来吧。”

    现在的朱厚照可是把谢至当做了自己人,还没等刘瑾反驳,朱厚照便直接开口呵斥道:“刘伴伴,谢五是本宫的伴读,你若再对他不敬,别怪本宫不客气。”

    刘瑾在谢至面前是拽的很,但在朱厚照面前那屁都不是。

    被朱厚照呵斥了一通后,刘瑾心中不管是否有气,但面上却是规规矩矩回道:“是,奴婢明白。”

    谢至也知晓,就只是朱厚照这么一句叮嘱根本就没任何效果,往后的刘瑾必会是他的一大力敌的。

    朱厚照呵斥了刘瑾一番后,一顿饭才终于得以继续进行下去。

    在吃饱饭后,谢至便提议先完成王德辉布置的功课。

    谢至的任务就是盯着朱厚照学习,那便有必要让朱厚照的学习在短时间之内有所进步才是。

    不然的话,他好不容易挽回的形象也会受损的。

    朱厚照一脸的不情愿,回道:“着急作甚,时间还早着呢,睡觉之前完成了便是,你先陪本宫下盘棋。”

    朱厚照从五子棋之中体验到了赢棋的快感,这是还想再秒杀谢至了?

    棋局的输赢不重要,只要朱厚照这厮能把心思放在书本之上,好生读书,让他完成身上艰巨的任务就行了。

    谢至出言回道:“这话倒是不假,但殿下,若想改变别人的看法,殿下还是得自己努力才是,这样,殿下今日先与草民一道读读书,明日,草民便再教殿下一个新的玩意,保证让殿下满意。”

    朱厚照这厮哪像是将来的皇帝,一听说有新的玩法,立马来了精神,问道:“真的?”

    谢至从后世而来,除了不能弄来电脑游戏,剩下那些哄小孩子的万一多得是。

    谢至保证道:“当然,草民岂敢哄骗殿下,只是那玩意还得制作一下,恐是得辛苦刘公公一趟。”

    一旁的刘瑾脸上抽搐了一下,等朱厚照的目光投过来之后,立马道:“没问题,谢伴读尽管吩咐才是。”

    刘瑾既然如此客气,谢至也与他来套虚的便是,回道:“其实也简单,一会儿,某画个图纸,刘公公去工部找个好点的木匠弄一下便是。”

    当着朱厚照的面,刘瑾答应的很痛快,回道:“此事简单,谢伴读尽管放心。”

    谢至本是想着先与朱厚照看了今天的书,然后再弄那个东西的。

    谁曾想,朱厚照百爪挠心的太着急了。

    没办法,谢至只能先摊开一张纸,在纸上画起来。

    先,谢至在纸上画了一个手掌大小的三阶魔方。

    随后,便解释道:“刘公公,你看着,大小要手掌这么大,这里的这些方块要大拇指一般大的。”

    刘瑾虽说是不情不愿的,但当着朱厚照的面也还是应承道:“是,咱家知道了。”

    魔方的大小很难用谢至所熟悉的大小尺寸比较出来,没办法了,只能是类比一下了。

    介绍之后,谢至又拿起彩墨,在那些小方块中涂了色。

    随后,便吩咐道:“这些方块的颜色也要与这些彩墨一样,另外,还得把这些方块弄成能够转动的,明白吗?”

    至于刘瑾是否明白不得而知,反正是应承道:“是,咱家明白了!”

    刘瑾是否真心名明白不重要,反正谢至是交给他了。

    若是不能完成,那也是他的责任了。

    谢至在安顿了刘瑾一通后,朱厚照还不放心,又叮嘱道:“刘伴伴,明日一早你便去办这个事情,不可耽搁了。”

    谢至的叮嘱刘瑾都已经应承了,对朱厚照的吩咐,谢至更得是答应道:“是,殿下放心,奴婢一定办妥。”

    吩咐好刘瑾之后,朱厚照便有些急不可耐了道:“谢五你这东西看似挺好玩的啊,怎不见你玩?”

    谢至他来这里不过才几日时间,哪有时间玩这个。

    对朱厚照也只能是撒个谎了,道“以往草民若玩这些,家父还不得又吹胡子瞪眼的,草民也就只能想想了,现在家父对草民的印象好了些,草民也才敢做这些的。”

    朱厚照典型的熊孩子,对谢至所言的苦恼是感同身受,道:“谢五,你与本宫都是苦命人啊!”

    到底是他们的命苦,还是他们干的事情太不像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