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8章 回家

    盯着朱厚照读书,这个事情也不是那般容易的。

    朱厚照若是能够学有所成,不见得会有表彰,但若没什么进步的话,那又不知会有多少人在背后嚼舌根。

    从乾清宫出来,谢至有些朦朦胧胧的回了东宫。

    才一进门,朱厚照便迎了上来,急切的问道:“这是怎么了?父皇责罚你了?”

    谢至有些无精打采的瞧了朱厚照一眼,颓废的道:“陛下下旨吩咐草民留在东宫陪着殿下读书。”

    当然,谢至也不傻的,他自是不会与朱厚照实话实说,说弘治皇帝留下来,是让他看着他读书的。

    人都是有逆反心理,谢至若是如此说了,本来朱厚照能够接受的事情,最后也会适得其反的。

    果不其然,谢至此话出后,朱厚照还有些激动,兴奋的道:“那好啊,这样的话,你便时长能与本宫下棋了啊!”

    朱厚照在五子棋上讨到了便宜,便还想着能够取胜谢至。

    谢至要是要脸面的,他可不会一直惯着朱厚照赢棋的。

    朱厚照欣喜,谢至扯起一道笑容,道:“好倒是好,只是宫中规矩多,草民怕不小心触犯了皇家礼法!”

    说到这个问题之上,朱厚照倒是更有了共同话语,附和道:“谢五,怎早没现呢,你还真就是本宫的知音啊,这宫中礼法着实是够麻烦的,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好歹还在外面逍遥过一段日子呢,不像本宫,自出生便受皇家规矩的束缚,父皇怎就这么英明,把你留在了东宫,正好,你也体会一下本宫的委屈。”

    这样的知音谢至才不稀罕呢?

    对朱厚照这么一番话,谢至不情不愿的回道:“陛下既然有旨也就只能如此了。”

    下午的天气已经放晴,讲学之事自然也就恢复了正常。

    在王德辉授课之时,朱厚照的态度明显端正了很多,并不像以往那般神游在外了。

    王德辉作为詹事府少詹事,最希望的自然是朱厚照能够用心读书的。

    在朱厚照与谢至的关系亲近之后,才有了如此变化,王德辉自是以为,朱厚照能有这样的变化是与谢至有关。

    事实证明,的确也是与谢至有那么几分关系。

    在傍晚,王德辉滔滔不绝讲了几个时辰后,便起身走至谢至身边,道:“殿下那里你便多督促着些,要多放心心思在读书之上。”

    王德辉既然都如此安顿了,谢至也只能回道:“是,学生明白。”

    督促不督促的另说,先答应了才是。

    目送着王德辉离开,谢至才道:“殿下,草民恐还得回家一趟,得去与家母报备一身,顺便拿些换洗的衣服。”

    谢至被留在东宫,还不知晓何时才能回家呢。

    大夏天的,没身换洗衣服,不得臭了?

    谢至的这个要求,朱厚照倒是没有拒绝,随即开口道:“好,这个是自然,本宫陪你一块去!”

    一块去?谢至还想着,有谁回家了,还要再回东宫的。

    即便是要在东宫留宿,那不也是明天的事情了吗?

    现在朱厚照要跟着一块去,那他岂不是不能不回来了?

    谢至有些为难,朱厚照反问道:“你怕不是要去王师傅家了吧?那个王守仁到底有何优秀之处?”

    朱厚照他现在还看不上人家王守仁了?

    说不准,他哪一日就得用得上人家。

    当然,一切还得用事实说话才是,现在谢至也犯不着与朱厚照解释那么多。

    朱厚照的这句牢骚,谢至只当做是没听到算了。

    很快,谢至便与朱厚照二人回打了谢家。

    在谢至回家之时,弘治皇帝要求谢至留下东宫的旨意已经到了。

    弘治皇帝既然想让谢至给朱厚照做一个好的榜样,自然就要做到名正言顺,把谢至所有的后顾之忧都给解决了才是。

    谢至不过只是一天没回家,谢家的那些下人便好像多久没见着他似的。

    从门子到花匠再到其他家丁丫鬟,一个传一个,嘴中喊着道:“五少爷回来了,五少爷回来了...”

    一旁的朱厚照颇为诧异的出言问道:“你每日回来都是这般吗?”

    谢至摇头,回道:“不是,谁能知晓又抽什么疯!”

    说着,谢夫人便匆匆走了出来。

    见到谢至旁边的朱厚照愣了一下,行礼道:“殿下...殿下,进屋里来坐,老爷片刻功夫便回来了!”

    朱厚照大方摆手,道:“本宫便不坐了,父皇的旨意谢夫人可否接到?”

    谢夫人如实回道:“接到了,萧公公亲自来传的旨,刚走没多久。”

    朱厚照这才接着道:“本宫陪着谢五回来取东西,今日起,谢五便住在东宫了。”

    谢至不过才刚刚改好罢了,若是时长待在东宫那可怎么办?

    谢夫人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谢至,关切的道:“至儿,到了东宫要守礼法,不可胡闹!”

    他老娘作为最信任他的人,现在对他却还有不放心。

    看来,他还需再做努力才是。

    谢至拍着胸脯保证,道:“娘,你就放心吧,儿子不已是改好了,知晓如何做的,你好重身体便是,不用担心儿子的。”

    几人正在院子中寒暄之时,谢迁也下值回了家。

    见到院子当中站着的谢至和朱厚照,先与朱厚照见礼,随后便道:“先带着殿下去客厅稍等片刻,老夫与谢至有几句话要说。”

    谢至以前的任务只要在东宫陪着朱厚照一块读书便是,现在却是多了一项盯着朱厚照学习的任务。

    可谓是任重而道远,谢迁可不得好生安顿一下谢至。

    谢迁的吩咐出言后,朱厚照便道:“本宫就在此等等,谢师傅快着些。”

    朱厚照其实就是有些被惯坏而已,有时候也是很通情达理的。

    既然朱厚照都已经同意了,那谢至便只能跟着谢迁走到了一旁。

    “陛下的意思你可清楚?”

    谢至如实回道:“清楚,不就是盯着殿下读书吗?”

    谢迁严肃回道:“知道便好,殿下乃为储君,他的教育事关社稷,陛下既然信任与你,你便莫要辜负了陛下所托,东宫那些内伺巴结殿下居多,这也是陛下把你这个伴读留在陛下身边的用意。”

    谢至本只是想改变原主的那纨绔形象的。

    现在既然弘治皇帝有了这个旨意,那他也能是照着去办,若是也能把朱厚照带好了,这也算是改变他形象的一个途径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