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8章 王德辉的美言

    王家家丁在去谢家报信的时候,谢家一家人正在膳厅吃饭。

    “谢阁老,我家老爷吩咐小人来报信,谢少爷这几日要留在府上住上几日,请谢阁老莫要担心。”

    谢迁心中即便不快,但当着王家家丁的面也不好泄,面色冷峻,不见喜怒的抬手,淡淡道了一声,“嗯,知道了。”

    打走了那家丁之后,谢迁筷子往桌上一拍,道:“那混账谱倒是大的很,不回家还遣人来相告,不愿回来便永远别回来了。”

    谢至他又不是做什么见的人的事情了,至于这么生气吗?

    谢夫人莞尔一笑,道:“王少詹事能把至儿留在府中,便是说明,他觉着至儿乃是可造之才啊。”

    谢夫人自然也是了解谢迁心思的。

    别看谢迁现在吹胡子瞪眼的,心中没准早就已经是乐开花了。

    谢夫人如此说之后,谢迁也并未多言语,抓起筷子,道:“吃饭,那混账不回来,老夫还省饭了。”

    次日一大早,谢至依旧如昨日那般早早便跟着王德辉去了东宫。

    在去东宫之时,朱厚照依旧已经在了。

    看来,王德辉动不动就挥舞借戒尺对朱厚照还是有些效果的嘛。

    在王德辉与朱厚照相互见礼之后,谢至才行礼,道:“草民谢至见过殿下。”

    朱厚照已经是使出那么多手段了,谢至自是也不指望,朱厚照能对他微笑以对了。

    “免礼吧。”朱厚照淡淡的回了一声。

    谢至倒也不在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朱厚照有什么本事,那就都使出来吧。

    反正,指望他背锅,那绝对没那个可能。

    如往常一般,王德辉依旧在滔滔不绝的引进据典的讲述着,其主要内容依旧是教导着朱厚照往圣君的方向展。

    大概在半上午之时,王德辉的授课正在精彩之处时,当初曾给谢至传旨的萧敬便一脸客套的笑意出现在了殿中。

    “王少詹事,近来可好?咱家见礼了!”

    萧敬虽掌着司礼监,却并未有恶名,也算是老实人了。

    王德辉对其态度自是不会恶劣,拱手回礼道:“萧公公。”

    接着,萧敬便直言了当的,道:“王少詹事,陛下召见,请王少詹事即刻前往东暖阁。”

    白日之时,弘治皇帝便会在奉天殿旁边的暖阁处置政务。

    这样,也是为了方便召见大臣之时方便一些。

    王德辉有些诧异,一般情况之下,在授课之时,弘治皇帝是决然不会无缘无故召见与他的。

    不过,虽有诧异,却还是得应承,回道:“遵旨。”

    随即,王德辉片刻的功夫也没耽搁便跟着萧敬就走。

    在王德辉离开后,刘瑾便一脸堆笑的走了进来,道:“殿下,喝茶。”

    朱厚照对刘瑾的谄媚,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道:“喝什么茶,本宫要出恭。”

    丢下这句话,朱厚照起身便走。

    刘瑾则是把茶壶匆匆放在桌上,着急忙慌的跟着便走,道:“殿下,等等奴婢...”

    自朱厚照出去后便再也没有再出去过。

    谢至对东宫人生地不熟的,又不得朱厚照的喜,也就只能埋头在殿中读书了。

    再说王德辉,从东宫出来便一路直接去了东暖阁。

    一进东暖阁,弘治皇帝便放下手中的奏折,道:“王卿不必拘礼了,快请坐。”

    弘治皇帝是说了不必行礼,但王德辉却是并不能真的就不见礼了。

    王德辉在坚持见礼之后,弘治皇帝又一句,道:“王卿,坐吧。”

    “谢陛下。”王德辉道谢后落座。

    在王德辉坐下后,弘治皇帝才开口问道:“太子这几日学业如何?”

    当着弘治皇帝的面,王德辉也不好大书朱厚照的不是,隐晦的道:“太子年纪尚小,还需严加督促才是。”

    王德辉虽说说的隐晦,但也足可以听出,朱厚照这段日子进步并不大。

    “太子顽劣,朕深知,还需王少詹事多劳心才是。”

    弘治皇帝客气,王德辉也就只能起身,回道:“臣既为詹事府少詹事,督促殿下勤奋进学也是臣之本分。”

    接着,弘治皇帝又问道:“谢家小子这几日如何?”

    弘治皇帝对朱厚照是有溺爱,为了朱厚照,不得不让谢至进宫做了伴读。

    但对朱厚照的教育却也是不敢有丝毫马虎的。

    提起谢至,王德辉脸上明显带起了笑容,道:“谢家那小子也算是可造之才了,以往那浑名,恐也是年纪尚轻使然,自进宫几日时间,那小子倒也算勤奋,天赋越勤奋能够皆备,便是栋梁之才。”

    弘治皇帝满脸的不可思议。

    谢至名声如何,他早就有所耳闻了,在让谢至进宫做了伴读之后,他可也是详细探查过的。

    无论是锦衣卫,还是东西厂,报上来的消息可皆没一件与王德辉所言的这个形象挂钩的。

    弘治皇帝满脸的诧异,锦衣卫,东西厂不可能联合起来撒谎,而王德辉却也不像是那种指鹿为马之人。

    既然耳朵听不出真假,那也就只能亲眼去瞧瞧了。

    随即,弘治皇帝便起身,道:“走,摆驾东宫。”

    很快,弘治皇帝与王德辉便一道到了东宫。

    在到东宫后,弘治皇帝特意免除了通传,与王德辉君臣二人就那么悄无声息的走了进去。

    在走至平日王德辉授课的正殿之外,并未进入,而是在外面偷窥了起来。

    整个殿中,只有谢至一人,在安静的埋头用功。

    而,本属于朱厚照的位置上却是空无一人。

    弘治皇帝一向宽仁,脸上却也有了怒气,急急火火的就往里面走。

    跟在弘治皇帝身后的王德辉,只能是紧随而入。

    在进入殿中之时,谢至隐约倒是感觉到了两个人影,也没抬头瞧,还以为是朱厚照那厮和刘瑾呢,也懒得搭理。

    正当他把头还埋在书本之中时,王德辉咳嗽了几声,道:“谢至,还不快见过陛下。”

    听到王德辉的声音,谢至抬头一瞧便见弘治皇帝正站在大殿中央。

    谢至也是认得弘治皇帝的,瞧见面前的人影后,立即起身见礼,道:“草民谢至拜见陛下。”

    弘治皇帝也是又脾气的,正生着气,对谢至的态度自然是好不到哪里去,冷着脸,直接便往孔圣人画像之前那本属于王德辉的位置上坐去。

    才一坐下,便开口问道:“太子呢?”

    谢至实在没有必要为朱厚照那厮掩护的,如实回道:“殿下说是去出恭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