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20章 无力回天

    第1020章 无力回天

    电话挂掉之后,赵静转头看向秦溪:“你们说的律师,是不是我爸爸的学生?”

    秦溪抬了抬眉毛:“你知道?”

    赵静的笑容里有几分轻蔑:“谁不知道他。”

    想来,赵静和赵律师应该有着一脉相承的理念,对于秦盛天那位律师的做法,恐怕很难苟同。

    而她的毕竟年轻,情绪比赵律师外放一些,也就表现得更加明显。

    “不说了,”赵静摆手,似乎多谈几句都是一种侮辱,“你看看,我爸爸把邮件发过来了没有?”

    秦溪也正好不打算再多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邮箱,果然有了一封新的邮件。

    赵律师的效率很高,已经把他拿到的所有证据按照时间顺序整理好了。

    秦溪把附件下载完,就和赵静一起看了起来。

    案件其实比想象中还要简单一些。

    贺祥打算移民到M国,所以开了两家公司准备把自己的资产转移一些过去。恰好秦盛天知道了这件事情,提出要和他合伙做生意。

    秦盛天的条件开的很好,贺祥没有办法不动心。

    但是秦盛天所谓的生意自然是一场骗局,就在贺祥欢欢喜喜准备收高额回报的时候,突如其来的检查让他慌了神。

    而警方告知他,说他涉嫌洗钱之后,贺祥更是丢了魂。

    他赶去质问秦盛天,后者却摆出一脸无辜的表情,说他也是受害者,对发生的事情感到非常抱歉,如果有需要的话,他可以给贺祥提供律师。

    贺祥被他诚恳的道歉骗了过去,甚至接受了他派来的律师。

    但是这一切,就是灾难的开始。

    在贺祥看来,律师对他称得上尽心尽力,两个人沟通的时候,律师总是十分耐心解答所有的问题。但是和警方一次次交锋之后,他身上的嫌疑却越来越重。

    等到贺祥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他也已经无力回天了。

    在法庭上听到法官宣判自己的罪名的时候,贺祥才终于看清了秦盛天的真面目,也明白过来,自己身边那位看起来一切为他着想的律师,竟然是秦盛天派来的人。

    只是此刻他的财产已经被查封,请不到更好的律师,何况他也无法确定,秦盛天是不是对法庭也进行了干预。

    所以他放弃了上诉。

    十年刑期,他表现的算是良好,已经减了四年,再过五年,他就可以走出牢房了。

    但是贺祥进去的时候,还是壮年,蹉跎五年时间过去,他再出来的时候,面对的会是什么样的世界,已经很难说了。

    看完卷宗,两个人都沉默了许久。

    秦溪总是以为自己已经看清楚秦盛天的底线了,但是没有想到他还能屡屡刷新重置底线。

    赵静又看了一遍材料,转头看秦溪:“秦盛天……是因为酒店的事情,要对贺祥下这种重手吗?”

    她蹙着眉头,一脸不解。

    秦溪点头:“是的。”

    赵静年龄比她还小一点,硕士毕业便直接进入陆氏工作了,虽然作为律师,不少和人性的阴暗面打交道,但是遇到秦盛天这样的人,还是觉得有些

    难以理解,也是正常的。

    秦溪看了一眼材料上秦盛天忽悠贺祥投资的时间,正好是姚敏去世的那段时间。

    她心里便了然了。

    秦溪捏紧了手里的杯子,才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淡然一些:“他需要钱,需要给小三一个正当的名分,就可以设局转移债务,让原配身败名裂。但是这个局设完了,也起到了作用,只是没有想到,原配不堪折辱,选择了自尽。他怕事情闹大,所以便决定把设的那个局所有的痕迹都抹掉,至于参与其中的人,也不过是个工具,没有利用价值了,还可能挡路,就一定要彻底扔远一点才好。”

    赵静听完,脸上浮现出了薄薄的怒意:“怎么会有这种人!”

    秦溪看着她,如同看着一年前的自己。

    是啊,她也问过自己无数次这句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为什么偏偏是这样的人,成为了她的父亲?

    但是这个问题,不会有答案。

    秦盛天这种彻头彻尾的自私,找不到任何合理的原因来解释,秦溪也不愿意用任何解释来为他开脱。

    不论是什么导致的,恶果已经造成了。

    秦盛天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赵静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勉强平静下来,又凑过来看了一遍资料。

    秦溪问道:“减刑有希望吗?”

    事已至此,帮助贺祥不仅仅是因为想要用减刑作为筹码了,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她想要帮助一个被秦盛天害到这么凄惨地步的人。

    贺祥不是完全无罪,他应该受到惩罚,但是不应该为他没有做过的事情承担责任。

    赵静很笃定的点头:“有希望。甚至有可能可以翻案。”

    秦溪微微抬了抬眉头:“翻案?”

    赵静指着一份文字记录道:“我能感觉到,那次庭审问题应该也不小,要是有机会重新开庭,不是没有翻案的可能。”

    秦溪点了点头。

    赵静工作起来脸上有种各位投入的神情,让秦溪觉得多问几个问题都是种打扰。

    赵静仔仔细细又看了一遍材料,她带来的纸上已经记了不少东西,忽然回头看秦溪:“你介意我在这里跟我爸打个电话吗?”

    秦溪摇头:“当然不。”

    赵静于是拨通了赵律师的电话。

    “爸,”她一点也没有寒暄,单刀直入道,“有几个细节想问问你,该怎么处理。”

    赵律师那边应该是应下了,于是赵静便和他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来。

    秦溪对于这种事情不说一窍不通,也绝对不是专业的,听着两个人满嘴的法律术语,像是听天书。

    她笑着摇摇头,往后退了一些,坐到了自己床上,打开手机。

    思考了几秒,她搜索了一下秦氏的股票。

    和她想要的效果完全一致,秦氏开盘即跌停,虽然没法交易了,但是新闻里还是不断滚动着,又有哪一家企业从秦氏撤走了大笔资金,中断了和秦氏的合作。

    股价跌停是伤害,业务终止才会伤到秦氏根本。

    秦溪清楚的很,按照秦氏现在的状态,继续停牌无法交易的话,现金流撑不了多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