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43章:你这期待的眼神是个什么鬼?

    “小心玩火自焚。”

    李桂兰微怔,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江砚深低垂眼帘,声音冷漠的下逐客令:“我要工作了。”

    李桂兰看见他一脸的冷漠,心里憋屈却又不敢发作,好不容易回到江家,可不能再被赶出去了。

    提着包包转身离开。

    江砚深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这才缓慢的抬起头看向空荡荡的门口,眸光落在电脑的显示器上……

    关着的显示器上反射出他若隐若现的轮廓,冷冽的眸光讳莫如深。

    涔薄的嗓音翕动,喃喃自语:“李如珠只是一个开始……”

    ***

    林清浅是回公司才知道小白住院了,想到江砚深的话,实在不放心匆匆忙忙的把工作处理完,让陈木送自己去医院。

    病房里只有韩流白一个人,手面上还扎着输液,另外一只手还在翻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

    ——咚咚。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引起了他的注意,抬头就看到林清浅拎着一篮水果走进来。

    “你怎么来了?”声音孱弱,嘴角牵着淡淡的笑。

    林清浅放下水果篮,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明眸里流淌着歉意,“对不起,我应该早点给你打电话,否则你也不会……”

    “跟你有什么关系?”韩流白打断她的话,“是我自己身体弱,这两天一直不太舒服。”

    林清浅:“你最近的工作暂时放一放,我给你放半个月的假,好好休息。”

    “不用,我……”

    “这是老板的命令。”林清浅独断的语气,没有丝毫商量的意思。

    韩流白见她态度强硬也不好再多说,点头:“好吧,那要是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医生说我明天就能住院了。”

    “公司有我这个老板在,能出什么事?”林清浅端起杯子,发现水凉了,又添了一些热水递给他。

    “你好好休息,把身体养好再回来。”

    韩流白端着水杯喝了一口温水,喉结滚动几下,“好。”

    “介绍给你的阿姨还行吗?”林清浅不放心的问道,“晚上会给你送饭吗?”

    “阿姨很好,她会给我送餐,医院也有医生和护士照顾我,你不用担心。”

    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看着精神也不太好,却总说着让人不要担心的话。

    这样一个人,真的很难让人不多给他一些关心和温暖。

    “那我回去了,你好好休息。”林清浅看了一眼他旁边的手机,“别看手机了,伤神。”

    韩流白没有血色的唇瓣微扬,乖巧的答应:“好。”

    林清浅转身离开……

    韩流白温润的眸子望着她的背影,抿了抿唇,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开了口,“清浅……”

    林清浅步伐顿住,回头看他,眼神仿佛在问:还有什么事?

    韩流白望着她,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很想把一切都告诉她,可是……

    如果她知道了一切,还会跟自己做朋友吗?

    可能……会很嫌恶自己吧!

    念头在脑海里一闪即逝,立刻就打消了告诉她真相的冲动。

    “比赛加油,我相信你可以的!”

    林清浅弯唇:“我会的,你休息吧。”

    话毕,她走出了病房。

    韩流白低头捏着杯子的手指越收越紧,眼底被一片阴霾盖住了,心里默默的在说:对不起,清浅……

    从一开始我就在骗你,我们的相遇从头到尾就是一场阴谋和算计。

    林清浅去找了韩流白的主治医生和照顾他的护士,倒不是为了打探他的病情隐私,而是韩流白没有家人,也没有几个朋友,她作为老板也好朋友也好,想拜托医生和护士多多照顾他。

    走出医院,陈木已经把车子停在路边,下车为她打开车门,恭敬道:“太太,回公司吗?”

    林清浅犹豫了下,道:“去寺庙吧。”

    陈木愣了一秒,垂头道:“是。”

    下午寺庙的人没有上午那么多,三三两两的游客在四周转悠。

    林清浅上香后,去寺庙里求了一个平安福就离开。

    ***

    晚上江砚深和林清浅并排坐在沙发上,一人一个ipad都在忙着自己的工作。

    面前的茶几上,两杯都空了,果盘里的水果也吃完了。

    林清浅的视线落在屏幕上,伸手去拿杯子刚好碰到了江砚深也伸过来的手。

    两个人侧头对视,几秒后默契的笑起来。

    林清浅放下ipad,“我去倒水。”

    “我去吧。”江砚深摁住了她起身的肩膀,自己拿着杯子去楼下倒水。

    回来的时候林清浅没有在看ipad,而是看着门口,明眸在他进来的时候就不由的亮起来,好像黏在他身上。

    江砚深将水杯递给她,在旁边坐下,被她眼神盯得胸口有些发烫。

    林清浅喝完水,伸了一个懒腰,“睡觉吧。

    ”

    江砚深拉住她的手,扬起下颚黑眸灼热的盯着她……

    林清浅眨眼:“怎么了?”

    “你没有什么东西送我?”他等了一晚上,她却毫无表示,难道……

    想到什么脸色逐渐阴沉,握着她手腕的力气也逐渐加重。

    林清浅反应过来他的意思,黛眉轻蹙,“疼。”

    眼神示意自己的手腕被捏疼了。

    江砚深冷着脸,眼神里明显流转过失望,但手上的力气还是松了。

    林清浅重新坐在他身边,明眸凝视着他,“生气了?”

    江砚深后背靠在沙发上,余光瞄了她一眼,一语不发。

    “你让陈木每天跟你汇报我的一言一行我都没有生气,你还有脸生气?”轻悦的声音慢条斯理的响起,大有你要是生气,我可就要跟你好好掰扯掰扯的气势。

    江砚深眉心微动,紧抿的薄唇翕动,声线紧绷:“我是担心你。”

    “你这样做不觉得很像在监视我,很恐怖吗?”林清浅重新坐下,耐心道:“就像我也安排一个人在你身边,每天把你做的事跟什么人对话都告诉我,你会开心吗?”

    江砚深眼神一亮,“你想知道?”

    林清浅:“……”

    你这期待的眼神是个什么鬼?

    “重点不是这个!”林清浅知道他骨子里还是那个霸道独行,掌控欲极强的江砚深,所以即便知道陈木在跟他透露自己的行踪也没有跟他生气。

    更何况他本就和平常人不一样,躁郁症、人格分裂,这些都会造成他的精神上压力。

    江砚深眸光黯淡了下去,又抿着唇不说话了。

    林清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小白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我算是他的朋友了,自然对他多几分关心。”

    顿了下,又补充道:“就只是朋友之间的关心。”

    江砚深扭头看她,“如果你知道他是谁以后,还会只是朋友之间的关心吗?”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林清浅见他看着自己发呆,纤细的手指在他的面前晃动了两下,“生气了?”

    江砚深握住她的手,起身道:“睡觉……”

    声音听起来还是闷闷的。

    林清浅躺在床上,主动往他怀里钻,仰头亲他的薄唇……

    男人翻身覆住她,低头狠狠咬着她的唇瓣,似乎以这样的方式发泄心头的烦躁郁闷……

    ***

    翌日,江砚深进办公室就吩咐陆元把宋沁叫过来。

    陆元呆了一秒,顿时涌上了职业危机感。

    江总已经很久没有找宋沁了,怎么突然要找宋沁,难道宋沁要再次翻身替代自己在江总心里的地位了?

    心里担心,表面还是一派镇定的去叫宋沁。

    终于等到江总召唤的宋沁要不是陆元在场,简直激动的要哭出来了。

    踩着高跟鞋急忙走进办公室,脸上维持住自己作为秘书的专业和冷静形象,“江总,你找我。”

    江砚深抬头看她一眼,“我记得你加过浅浅的微信。”

    宋沁点头:“是啊。”

    江砚深沉思几秒后道:“以后你和陆元一起跟我,你负责把我的行程都发到朋友圈。”

    “啊?”宋沁愣住,这是什么操作?

    江砚深剑眉微蹙,“有什么问题?”

    宋沁摇头,“没,没问题!”

    没问题才有鬼咧!!!

    江砚深低头继续看文件……

    宋沁站在原地,一头雾水,小脸上仿佛有一行弹幕刷过:我在谁?我在哪?我要干嘛?

    江砚深等了半天不见她有动静,抬头看向她,声音冰冷:“还不拍照?”

    宋沁:???

    愣了半天,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立刻掏出手机拍了一张江砚深看文件的照片,上传朋友圈。

    配文:老板认真工作中……

    发之前还特意给江砚深过目,小心翼翼的请示:“江总,你看这样行吗?”

    江砚深扫了一眼,点头:“可以。”

    宋沁松了一口气,发完朋友圈后,“江总,那没事我先出去了。”

    江砚深挥手示意她出去吧。

    宋沁拿着手机走出办公室就看到守在门口的陆元。

    陆元探究的眼神看着她,“宋秘书,江总找你什么事啊?”

    宋沁斜了他一眼,冷哼一声,“我已经不是原来的宋秘书了。”

    陆元:???

    宋沁:“请叫我钮钴禄·宋沁。”

    “……”陆元白了个白眼,“神经病。”

    宋沁给了他一个你不懂的眼神,宛如一只骄傲的大公鸡踩着高跟鞋走了。

    ------题外话------

    第二更(3000+)差4张月票加更,你们有没有什么想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