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章 法相吞天

    柳平生,这个名字,在恒流星域,便代表了‘然’。

    比两大然势力还然的然。

    这个名字,在恒流星域,不只是然的代名词,同时也是无敌的代名词。

    不过,这个人,平时都隐居在广陵书院之内,很少外出,近几百年,更是没听说他外出过……而他,早在千年之前,出现在恒流星域的时候,就已经是化神后期武道修士。

    现在有多强,除了天,恐怕也只有他本人才知道。

    当然,现在的周东皇,并不知道这些。

    要不然,他肯定会觉得自己刚才判断失误,刚才他通过观察柳平生的真元,凭着前世的高深眼界,判断柳平生是化神后期武道修士。

    一千年前,就是化神后期的武道修士,千年之后,还是化神后期武道修士?

    除非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否则这根本不可能!

    法相修士,寿命六百岁,而一旦步入元神,寿命再增四百岁,也因为,元神修士俗称‘千岁修士’。

    元神入化神,寿命再增五百岁,化神修士,寿命极限是一千五百岁。

    而化神之上的分神修士,寿命又增五百岁,可活两千年。

    一旦成就天人修士,更是可以再延寿千年,可活三千年!

    至于神劫修士,步入这一境界的存在,要么在神劫之下身死道消,要么渡过神劫,飞升到那虚无缥缈的神界,成为神界中的神人。

    一个化神修士,现在还活着,且一千年前就是化神后期武道修士,也就是说,他是在五百岁前步入的化神后期。

    这种人物,千年之后,还是化神后期?

    哪怕是在恒流星域之中,这种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前辈,却不知……您来我们奔雷剑宗有何贵干?”

    兰贵,目前奔雷剑宗辈分最高之人,也是奔雷剑宗当代第一强者,面露敬畏之色的看着柳平生,恭声问道。

    一时间,不管是余煜成,还是何晋,也都有些忐忑的看向柳平生。

    现在的他们,都有一种喘气不顺的感觉。

    只因为,眼前的这一位太特殊了,地位特殊,实力深不可测,盛怒之下,只需一句话,就能让他们奔雷剑宗灭门,并且在恒流星域断绝传承!

    “不用慌张。”

    柳平生淡淡扫了兰贵一眼,不徐不缓的说道:“我来此,是有事找周东皇,无意对你们奔雷剑宗做什么。”

    “现在,我有些话对周东皇说,你们避让一下吧。”

    柳平生话音刚落,兰贵连连应声,同时第一时间退下,同时也适时的看向余煜成和何晋,眼中不乏提醒之色。

    “是,前辈。”

    余煜成也应声退下。

    “东皇。”

    何晋退下之时,看向周东皇说道:“这位柳平生前辈,乃是广陵书院当代院长,齐王朝当代齐王敬之如师的前辈,你切不可怠慢了他。”

    何晋说这话,除了重复柳平生在广陵书院的地位以外,另外也提及了柳平生在齐王朝一号人物齐王面前的地位,进一步提醒周东皇。

    之所以这样提醒,也是因为周东皇的性子太过于闲散,他担心周东皇会激怒对方。

    面对何晋的再三提醒,周东皇只是淡淡点头,但心里却还是忍不住有些惊讶……眼前的这个白青年,不只在广陵书院混得开,在齐王朝也混得开?

    若真如此,他在这恒流星域,岂不是可以横着走的存在?

    “找我有事?”

    要是何晋知道,在他和余煜成、兰贵两人退下以后,周东皇不只先开口,而且这般语气漠然的询问柳平生的话,肯定会被吓得心脏都跳出来。

    柳平生,就算是他的师祖还在的时候,都要尊呼一声‘前辈’。

    然而,面对周东皇的‘无礼’,柳平生却没有丝毫的不悦,反而面带微笑的看着周东皇,直言问道:“你相信,法相修士锤炼法相……法相随心,并非终点和极限吗?”

    周东皇一怔,他万万没想到柳平生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据他所知:

    在这恒流星域有记载的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将法相锤炼到法相随心的法相修士,他算是第一人。

    而现在,眼前这来自广陵书院的化神修士,竟然突然问他这个问题?

    他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这家伙,在法相之境的时候,恐怕连法相随心的手段都没掌握吧?竟然也来问他,是否相信法相随心是法相修士锤炼法相的重点和极限?

    这就像是一个成年人跑来问他:

    你相信一个三岁小孩,能举起百斤重物吗?

    “至少,我没听说过有法相修士能将法相锤炼到越法相随心的地步。”

    这是周东皇对柳平生的回应。

    对于周东皇的回答,柳平生并不意外,“那是因为……在无垠宇宙已知的历史上,从来没有法相修士能跨出那最关键的一步。”

    “如恒流星域的法相修士,往往因为天赋悟性和修炼资源的缘故,连法相随心都无法掌握……而在那些资源富饶的星域,虽有法相修士掌握法相随心手段,但往往他们都没太多的时间,去钻研法相更深层次的奥妙。”

    “当然,无垠宇宙星域之多,数不胜数,肯定不乏法相修士在掌握法相随心的手段以后,还想让法相的锤炼更进一步……但,往往当他们荒废了一段时间以后,要么自己怀疑自己,匆忙步入化神,要么是长辈不愿他们继续走‘歪路’,强迫他们入化神。”

    柳平生说到这里,看了周东皇一眼,“对于一些法相修士对锤炼法相越法相随心的执着,你如何看?”

    “不赞同。”

    周东皇摇头,“既然无垠宇宙已知的历史中没有法相修士能跨出那一步,那一步是否能跨过去还是未知数。”

    “有目标的话,倒还有个奔头。”

    “没有目标的话,想要更进一步,很难。不只是突破难,便是对心态也是一种很大的考验。”

    至少,周东皇纵有前世千年记忆,也没听说过有人能将法相锤炼到越法相随心的地步,法相随心,就已经是无垠宇宙星空万族公认的锤炼法相所抵达的法相终点、极限。

    “你倒是看得透彻。”

    柳平生眼中闪过一抹异彩,随即叹了口气,“而事实证明,也正是如此。”

    “问你一个问题……你作为一个法相修士,如果知道法相锤炼到极致不是法相随心,而是另一种更高明的手段的情况,你会如何做?”

    “就比如现在的你。”

    没等周东皇回应,柳平生又补充了一句:

    “而且,你知道,如果能在法相之境掌握那一凌驾于法相随心之上的手段,将可以为自己打下逆天基础,哪怕修炼的功法再差,底子再差,也有十成把握步入神劫之境……你,会如何做?”

    原本,周东皇只是想说,自己会量力而为,不会让法相随心后面的手段拖累自己提升修为的脚步,影响日后的修行。

    但,听到柳平生后面那话,他却是愣住了。

    在法相之境时,掌握了凌驾于法相随心之上的那一门手段,日后哪怕修炼功法再差,底子再差,也有十足把握步入神劫之境?

    这可能吗?

    如果真能如此,确实能称之为逆天基础。

    但,可能吗?

    这不太现实吧?

    “你想说什么?”

    周东皇看着柳平生,面色微微凝重起来,他听得出来,对方话中有话。

    柳平生叹息,“千年之前,我还只是法相修士的时候,误入一远古之人殒落之地……在那里,我没有得到什么宝物,他的空间戒指早就被人收走,只留下一本小册子,上面记载着他所写的年记。”

    “每一年结束,他都会在小册子上面留下年记。”

    “上面,描述了他记事以来的生平。”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我知道……原来,在远古时期,有很多天才绝艳的人类,能在法相之境时,锤炼法相到‘法相吞天’的地步。”

    “法相吞天,正是法相修士能掌握的凌驾于法相随心之上的手段。”

    柳平生说到这里,目光也变得复杂了起来,“那地方,在我离开的时候,误触阵法禁制,彻底毁灭……那本小册子,倒是被我带了出来。”

    “那本小册子……没人相信是真的,只有去过那地方的我,能通过那个古人留下的尸身,确认他确实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人,历史隔断之前的远古时期的人。”

    “但,没人相信我说的话,更说那本小册子是有人恶作剧。”

    “然而,他们不信,但,亲身经历过的我,却不得不信……更何况,那个时候的我,还是一个锤炼法相到了法相随心的法相极境武道修士。”

    “你可以想象……经历过那一切的我,对掌握凌驾于法相随心之上的‘法相吞天’那一手段的渴望。”

    “我在我所在的宗门之内,本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但,就因为这一执念,我在法相极境整整逗留了五百余年,在即将寿终就寝之前,我才步入元神之境。”

    “那时候,与我同辈之人,昔日不及我之人,基本上都步入了化神之境,有几个比较出色的,更是已经步入分神之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