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1章 白虎法相

    夏谷的一群人,听到他们夏谷谷主连坤的话,又是只以为:

    此时此刻,连坤之所以提出这一场切磋点到即止,除了有意想帮周东皇以外,同时也想提醒一下周东皇,今日我不让你难堪,以后你也别再搞假货荼毒我们夏谷。

    “既然谷主你都亲自开口了,看在你的面子上,今日和你门下弟子的这一场切磋,我点到即止击败他就是。”

    周东皇嘴角泛起一抹弧度,露出玩味的笑。

    如果说,现在有谁听明白了连坤的话,其中一人肯定是周东皇本人。

    至于另外一人,则是连灿。

    “师尊竟然对我这么没有信心?”

    连灿脸色难看至极。

    而夏谷的一群人,在听到周东皇的话以后,却又都是一脸不屑、讽刺的看着他,都觉得他大言不惭。

    “出手吧。”

    周东皇踏空而出,和连灿对峙,语气淡淡的说道:“我,还有事要做……早点将你击败,我也能早点回去。”

    “狂妄!”

    连灿目露寒光,面色阴沉,“你周东皇,区区一个步入法相之境不到一个月的武道修士,也敢妄想击败我?”

    “可笑!”

    “今日,我便让你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话音落下的同时,连灿体内真元席卷而出,转瞬之间,他作为法相初期武道修士的那一丈法相,也适时的显现而出,悬浮在他头顶,气势凌人。

    正是昔日将大壮压在地上的巨掌法相。

    “你突破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法相估计都还没来得及锤炼吧?今日,我便让你知道……你的法相,和我的法相之间的差距!”

    连灿看着周东皇,冷笑道:“现在,显现你的法相吧。”

    “如你所愿。”

    周东皇淡淡扫了连灿一眼,随即体内真元震荡,丹田内的四尊凝练的兽形法相中的其中一尊法相,陡然延伸出阵阵强盛的真元,顺着周东皇的身体,透体而出。

    自从步入法相之境以后,周东皇丹田内的四个金丹,便尽数和显现的法相融为了一体。

    准确的说:

    是金丹成为了法相的一部分,令得法相凝练,近乎实质化。

    如果说,以前周东皇的真元来自于元丹。

    那么,现在,他的真元,却又是来自于法相。

    当然,一般人的丹田之内也就只有一尊法相,他因为修炼了《四象独尊功》的缘故,体内共有四尊法相,而且是四尊完全不同的法相,一条龙,一头虎,一只鸟,一坨龟。

    正是四神兽法相。

    只是,现在周东皇体内的四神兽法相,却又像是没有长开……青龙像蛇,白虎像猫,朱雀像鸟,玄武像只小乌龟。

    “吼——”

    不过,虽然周东皇体内的白虎法相有些寒碜,像只小猫,但当它显现出来,一丈高的白虎法相,却又是显得威风凛凛,发出兽吼之时,更是有百兽之王的气势。

    “十招之内,我必败你!”

    眼见周东皇的法相显现出来,早已按耐不住的连灿,沉声一开口,整个人便如同化作一道闪电,直掠周东皇而去。

    和他一起掠出的,还有他那一丈高的凝实巨掌法相。

    哗!!

    哗啦啦!!

    ……

    巨掌法相在空中掠过,因为速度太快,令得空气都发出了一阵摩擦凛冽的声音,而且这声音中还带着尖锐刺耳的声音,如同九幽之下传出来的鬼声魔音,仿佛能刺破耳膜。

    连灿奔掠向周东皇的同时,目光冷峻。

    十招,是他的保守估计。

    他觉得,最多五招之内,他便足以击败这周东皇。

    众目睽睽之下,周东皇整个人立在那里,而他身上升腾而起的一丈巨虎法相,不知何时竟也已经匍匐了下来,双眼时而闭起,嘴上打着哈欠,慵懒的模样,像是随时可能睡过去。

    “这周东皇,不会是被吓傻了吧?”

    “这应该是他步入法相以后的第一战,被吓傻也正常。”

    ……

    眼见连灿携带着他的巨掌法相转眼靠近周东皇,距离周东皇已经没多远,但周东皇却还是纹丝不动的身后,围观的一群夏谷之人,纷纷哗然。

    这个时候,便是立在一旁观战的何梦溪,俏脸也忍不住色变,“小师弟!”

    “周东皇,看来我还是高看你了……一招,只需要一招,我便足以败你!”

    见自己靠近蓄势以后,周东皇还没有任何动作,连灿内心狂喜,眼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随即猛然一抬抬手,顿时他那巨掌法相像是有所感应,顺着他的动作,对着周东皇连带巨虎法相拍了下去。

    “小师弟!”

    何梦溪脸色再次一变,更下意识的发出一声惊呼。

    轰!!

    轰隆隆!!

    ……

    众目睽睽之下,连灿的巨掌法相,就如同一座小山,对着周东皇和他的巨虎法相当头落下,仿佛带着雷霆之威,气势汹汹。

    正当在场的夏谷之人觉得周东皇要被连灿一招击败的时候,千钧一发之际,周东皇那平静的双眸,方才陡然一凝。

    下一刻,原本慵懒趴在虚空之中的巨虎法相,也是亢奋的立起身来,面对来势汹汹的巨掌法相,竟是腾空飞扑了上去,也不管巨掌法相距离它不到十米之远。

    “太晚了。”

    “连灿先发制人,法相占据绝对的压制优势。”

    ……

    围观的夏谷之人,仿佛已经看到巨虎法相被那巨掌法相一掌击溃的情景。

    砰!!

    在巨虎法相迎上先发制人占据优势的巨掌法相的时候,一声巨响传开,可怕的真元在虚空之中肆虐、撞击,令得阵阵狂风凭空出现,向着四面八方席卷扫开,声势浩荡。

    下一刻,众目睽睽之下,巨虎法相只是一个冲撞,就将巨掌法相震散,凝聚的真元,顷刻间散去,付诸东流。

    砰!!

    “噗——”

    巨掌法相被击溃以后,真元的反震之力,落在连灿的身上将连灿震飞了出去,而连灿的面色也在这时一阵青白交替,随即忍不住张嘴吐出了一口淤血,气息萎靡,明显伤得不轻。

    “吼——”

    巨虎法相凌空而立,张嘴发出一声巨吼,如同百兽之王在宣示着它那不可挑衅的绝对权威。

    直到巨虎法相被周东皇收了起来,现场仍然沉侵在一片死寂之中。

    “小……小师弟?”

    何梦溪率先回过神来,看着周东皇的目光,如同见鬼一般,“他……他真的是刚步入法相之境?”

    何梦溪被吓到了。

    刚入法相,就强横如斯?

    等他再进一步,又该是何等可怕?

    便是现在,不说别的地方,奔雷剑宗内,法相初期武道修士,绝对找不出一个人能是她这小师弟的对手!

    “不……不可能!不可能!!”

    远处空中,在潘一霖的搀扶下勉强站定的连灿,再次看向周东皇的目光,布满不信和茫然之色。

    他做梦也想不到:

    一个刚步入法相不到一个月的武道修士,能在他完全占据先发制人的优势的情况下,一击将他击败!

    恍惚之间,连灿想到了自己的师尊的话。

    现在看来,他的师尊的顾虑,并没有错。

    对方找上门来,是因为对方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自信!

    “三师姐,想来现在这连灿是帮不了那潘一霖了……你不是要帮大壮出气吗?”

    在一群夏谷弟子还没来得及完全回过神来的时候,周东皇看向何梦溪,打了一声招呼,而何梦溪在目光亮起的同时,飞身扑向那目露惊恐之色的潘一霖。

    没有任何悬念,潘一霖被何梦溪虐了一顿,脸色青白一片,气息萎靡,整个过程连还手的勇气都没有,因为他知道还手也没用,可能还会进一步激怒对方。

    “三师姐,我们回去吧。”

    淡淡扫了夏谷众人一眼以后,周东皇便和何梦溪一起离开了夏谷,自始至终夏谷众人都没有阻拦。

    周东皇伤连灿,是在切磋中伤的。

    何梦溪伤潘一霖,虽然无礼,但念及她那执法堂都不愿意轻易招惹的身份,他们自然不会傻得去触霉头,而且潘一霖也只是皮外伤,没有大碍。

    “那个秋谷弟子周东皇,真的是最近才步入的法相之境?”

    不少夏谷长老、弟子对此感到质疑。

    在场之人,只有连灿和潘一霖两人最是确定:

    一个月前,那个周东皇确实还没有步入法相之境,只是一个和秋谷弟子大壮一般的金丹修士。

    “师尊。”

    连灿回到连坤跟前的身后,面露苦涩,“弟子大意了,没想到他的实力那么强,只一击就将弟子击败。”

    “一击?”

    连坤虽然知道连灿在外面和周东皇交手,且败了,但却并不知道连灿是被一击击败的,一时瞳孔也忍不住一缩,“他如何败的你?可是在先发制人,占尽优势的情况下?”

    在连坤看来,如果对方是在先发制人,占尽优势的情况下,一击将他这大意的义子击败,虽然惊人,却也不是不可能。

    “不是。”

    连灿面色黯然的说道:“先发制人,占尽优势的是我……他,只是在仓促之下出手。当时,我的法相距离他的法相只有十米之遥,他的法相才出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