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2章 弥天大谎

    “你是什么人?为何冒充我秋谷弟子?”

    青袍青年怒视周东皇,他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人冒充是他们秋谷的弟子。

    他,不怕死吗?

    刚才,正因为不觉得有人敢冒充秋谷弟子,所以他才会将眼前的白衣青年带来找何梦溪。

    他倒是没去想也许何梦溪不知道他们秋谷谷主给秋谷收了这么一个弟子,因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何梦溪,是他们秋谷谷主的独生女!

    “冒充秋谷弟子?”

    听到青袍青年的话,何梦溪微微皱眉,随即才认真打量着眼前的白衣青年。

    眼前白衣青年,看她的目光,给她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好像他认识她一般。

    正当青袍青年上前一步,身上一丈法相显现,想要对周东皇出手的时候,何梦溪制止了他,“黄龙师兄,等等。”

    青袍青年,名为黄龙,虽然实力不如何梦溪,但因为年纪比何梦溪大,且在何梦溪还没步入法相之境的时候就入了秋谷,所以何梦溪也要称呼他一声师兄。

    何梦溪开口,黄龙自然是不可能不从,身上那一丈法相收敛的同时,虎视眈眈盯着周东皇。

    “你认识我?”

    何梦溪看向周东皇,疑惑问道。

    “三师姐。”

    这时,周东皇总算回过神来,也努力压下了激动得难以自抑的情绪,暗自深吸一口气,微笑着跟何梦溪打了一声招呼。

    “三师姐?”

    周东皇对何梦溪的称呼,令得何梦溪一怔,“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三师姐,我想单独跟你说几句话。”

    周东皇说道。

    “小子,你冒充我们秋谷弟子,理应当诛!现在,还敢跟梦溪师妹提这种要求?”

    黄龙怒斥。

    何梦溪和周东皇对视一眼,片刻之后,看向黄龙,“黄龙师兄,你忙你的去吧……我想听听他想说些什么。”

    “要是他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我会严惩他,然后将他轰出秋谷,轰出奔雷剑宗。”

    听何梦溪这么说,黄龙点了点头,临走之前,怒视周东皇一眼,“小子,别耍花招!”

    他这话,也就是随口一说。

    何梦溪的实力,还在他之上,他自然不认为区区一个银丹修士能对何梦溪构成威胁。

    黄龙走后,何梦溪看向目光始终不离她左右的周东皇,“现在就你我二人了……你想说什么?”

    “三师姐。”

    周东皇看着何梦溪,不急不缓的说道:“你六岁那年,偷偷在你爹的长靴里面放了一只老鼠……后来,因为怕你爹生气惩罚你,你又偷偷将老鼠拿走了。”

    “你怎么知道?!”

    何梦溪俏脸色变,这事情,就她自己一个人知道,便是她爹本人都不知道。

    而眼前的白衣青年,却随口说了出来,让得她一阵毛骨悚然。

    这人是谁?

    怎么会知道她的这个秘密?

    周东皇没有回应何梦溪,继续说道:“你十三岁那年,年初第一天步入的先天之境,为了让你爹夸奖你,你说是在十二岁那年最后一天突破的。”

    何梦溪瞳孔急剧收缩。

    这事,同样是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你十九岁那年……”

    “你二十一岁那边……”

    ……

    周东皇现在说的事情,都是他前世的时候,他这三师姐何梦溪在跟他闲聊的时候,跟他提过的事情。

    这些事情,在何梦溪跟他说之前,便只有她自己一人知道。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何梦溪面色苍白的看着眼前的白衣青年,只觉得自己在这个人的面前没有一点秘密。

    “三师姐。”

    周东皇微笑说道:“你不用怕。我知道的有关你的秘密,也就这些而已。”

    “说起来,你或许不太相信……我,是在梦中知道的这些事情。”

    “过去一年中的前半年,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你是我的三师姐,而且你也告知了我你的来历。”

    “你是恒流星域铁牢星奔雷剑宗秋谷弟子,何梦溪。”

    “我刚才说的那些事情,都是你在梦中跟我说的。”

    “我不是铁牢星的人,甚至不是恒流星域的人……我,来自开元星域中的紫云星。”

    “紫云星内最强的五大顶尖宗门之首的东皇宗,是我的宗门,我是东皇宗当代宗主。”

    “我,半年前离开的紫云星。”

    “这些,三师姐你都可以去查……我来此,没有任何恶意,只是想验证那个梦而已。”

    “没想到,那个梦是真的。”

    周东皇感叹说道。

    在他说这一番话的时候,他看到了何梦溪眼中闪烁的怀疑之色,所以自报家门,坦荡无畏。

    “而且,如果我说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那些事情,只有三师姐你一人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我难道还有那等通天的手段?”

    “而且,我比三师姐你小十岁,你六岁那年,我甚至都还没出生。”

    周东皇继续说道。

    之所以撒下这么一个‘弥天大谎’,也是周东皇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跟他的这位三师姐解释。

    除此之外,他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在不泄露自己来自千年之后的未来的前提下,让三师姐接受他这个师弟。

    听到周东皇后面这话,何梦溪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觉得周东皇说得有道理。

    “你来奔雷剑宗,来秋谷,就只是想见我,验证一下你的梦境?”

    何梦溪问道。

    “不只如此。”

    周东皇面色凝重的说道:“我在梦中,还梦到另外一件事情……在不久的未来,奔雷剑宗,有灭顶之灾!”

    “在那场灭顶之灾中,你爹,秋谷谷主殒落……而你,则离开了铁牢星,离开了恒流星域。”

    “我,也是在后面认识的你,当时你已经是元神极境武道修士。”

    “你和我同在一个宗门,同在一位师尊门下……师尊门下弟子,大师兄二师姐在你入门前就已经殒落,在师尊门下,你排第三,我入门最晚,排第四。”

    “正因如此,我称呼你为三师姐。”

    周东皇说到这里,便没再继续说下去,而何梦溪的脸色已经一阵风云变幻。

    她的内心,自然是觉得周东皇的话有些天方夜谭。

    但,周东皇说的那些只有她自己知道的秘密,除了她以外,确实不可能有第二个人知道。

    这一点,她可以百分百确认!

    综合种种,她虽然觉得荒谬,但隐隐之间,却还是相信了眼前这个白衣青年的话。

    “奔雷剑宗,为何会有灭顶之灾?会发生在什么时候?”

    何梦溪问道。

    听何梦溪问这个,周东皇便知道,她已经信了自己的话,“奔雷剑宗的这场灭顶之灾,是因为春谷谷主所引起,至于具体原因,你没有告诉我。”

    “至于发生在什么时候,你也没跟我说清楚。”

    眼看何梦溪脸色一变,眉头皱起,周东皇适时的说道:“当时,你只跟我说:奔雷剑宗惨遭灭门的时候……三师姐你刚突破、步入法相后期没多久。”

    “如果你不会因为我的出现,修为进境有所加快,正常修炼的话……等你步入法相后期以后,带你爹离开秋谷,应该能逃过一劫。”

    周东皇又道。

    听到周东皇这话,何梦溪方才松了口气。

    “三师姐,我所在的紫云星,已经不适合我继续待在那里修炼……接下来,我想留在秋谷修炼,你找你爹说说?”

    周东皇对何梦溪说道。

    何梦溪闻言,深深看了周东皇一眼,“三十岁前,不入法相之境,不能进秋谷。”

    “你今年多大,什么修为?”

    何梦溪问道。

    “二十四岁,金丹之境。”

    周东皇说道。

    “二十四岁,金丹之境?”

    何梦溪面露惊容,哪怕是她,也是在二十五岁的时候,才步入的金丹之境……眼前之人,竟然比她更早步入金丹?

    而且,听他所言,他先前所在的那个星球,明显是一个远不如奔雷剑宗所在的铁牢星的星球。

    秋谷之内,就有通过人体骨骼检测年纪的阵法,何梦溪带周东皇去确认以后,再看到周东皇周身缠绕的金色真元,才敢相信周东皇的话。

    “你暂时展现出来的武道天赋够了……我,可以让我爹收你入秋谷。”

    何梦溪对周东皇说道:“但,如果你三十岁前不能入法相,你想再留在奔雷剑宗,只能离开秋谷,去外宗五堂。”

    奔雷剑宗的外宗五堂,分别是金堂、木堂、水堂、火堂和土堂。

    先前,送周东皇来秋谷的那个奔雷剑宗巡逻弟子刘平,便自称是奔雷剑宗外宗木堂弟子。

    “好。”

    周东皇点头,但同时也提醒了何梦溪一声,“三师姐,我跟你说的那些事情,你最好是不要告诉你爹……他若不信还好,若信,必然会平添烦恼。”

    “这我自有分寸。”

    何梦溪说道:“你刚才说,你来自开元星域紫云星?还是紫云星最强的五大顶尖宗门之首东皇宗的当代宗主?”

    “是。”

    周东皇点头,眸光随之一闪,“紫云星内,武道实力,我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紫云星当代,我周东皇,横推无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