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86章 敌人是谁

    白虎山相距比较近,自然是首当其冲,之前就已经被打崩了大半边的白虎山上更是在这空间乱流的席卷下变得光秃秃一片,彻底没有了一丁点的植被,而生活在其中的动物更是死了个一干二净。

    幸亏之前有不少去了白虎秘境之中,否则的话,死伤的野兽数量必然是相当惊人。

    尽管这空间乱流化为的狂风十分猛烈,但是冲击到了陈氏医馆上空时却被腾起来的道道灵光给牢牢挡住。

    虽说空间乱流跟陈氏医馆的阵法上散发出来的灵光的对碰声不绝于耳,但是却始终无法将后者撼动分毫。

    就在此时,天空之上又有一道金光闪过,并且越来越明亮,仿佛要将天地都映照成一片金黄似的。

    伴随着这金光,一道桥却是从裂口之中出现,朝着裂口所对着的白虎山的方向延伸出来。

    那桥头之上站满了顶盔戴甲的兵将,显然这就是天宫入侵地球的手段,直接用这座金桥来跨越上下两界之间空间壁垒往地球上投放兵力。

    正常来说,天兵神将实力本就不弱,现在数量又多,放在刚刚天地灵气复苏没有多久的地球之上,的确足以横扫一切,但是凡事总有例外,现在有了个圣境的陈风在这里,情况顿时就变得大不一样。

    陈风目光森然地望着金桥之上的那些天兵神将,浑身的气息激荡,竟给人一种剑气纵横之感,不断切割周围的虚空,发出滋啦滋啦的轻响。

    虽然虚空被缕缕割破,但是因为陈风的气息镇压,却也没有空间乱流能够涌入,因此刚刚出现的虚空裂缝很快就弥合,并没有对周围造成什么影响。

    可是站在陈风身旁的众人却是忍不住朝着旁边挪了挪。

    即便是柳叶也没有离的陈风太近,实在是陈风不自觉中散发出来的威压太过强大,以至于就算她现在有着帝境实力依旧感觉有些承受不住。

    尽管空间通道已开,金桥正不断延伸过来,可是那些天兵神将却没有急着从桥上下来,似乎是等待着什么。

    “轰隆……”

    “全力以赴,灭杀陈风。”

    “只要天宫到来,我等便是功臣,自然可以飞升上界,永生不朽。”

    …………J

    嘶吼声中,一道道炫目的剑光从高空之上俯冲下来,如同一群群的蝗虫似的撞向了陈氏医馆外的阵法灵光。

    “特么的,这帮昏了头的蠢货。”金箭见状,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喝骂声中已经是纵身出了陈氏医馆,凌空而立,拉动弓弦,将一道道箭矢朝着正飞速冲击而来的修炼者们轰去。

    来人显然是没有打算掩藏身份,几乎都穿着自己门派的服饰,所以很容易就能够看出他们来自于万剑宗。

    金箭并不会奇怪他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因为以“华夏”的情报搜集能力不难知道最近万剑宗鬼鬼祟祟的在图谋一些事,并且以他们对上界的敬畏和向往,干出这种事来也毫不稀奇。

    让金箭感到哭笑不得的是万剑宗的短视以及愚蠢,在这种天宫都在想着离开上界到其他世界去躲难的时候,他们竟然还念念不忘地想要去上界,这不是在找死吗?甚至为此他们不惜在这种时候跳出来搞事情,当真是蠢笨到了极点。

    尽管觉得万剑宗这帮人死不足惜,但是金箭却绝对不会因此就轻视了他们,尤其是来人的数量太多了,就算其中有些人的实力一般,可是这么多剑修一齐杀过来,给人的感觉依旧是相当恐怖,颇有几分山崩海啸之势。

    “嘭嘭嘭……”震耳欲聋的连声炸响中,出自金箭之手的箭矢已经跟那些铺天盖地而来的剑光碰撞到了一起。

    尽管那些剑光森然锐利,给人一种无坚不摧之感,但是现在被箭矢一碰之下却纷纷崩碎开来。就仿佛是被水浸湿了的窗户纸一般不堪一击。

    这还不算完,因为一道道的箭矢依旧在飞舞,甚至不断崩散,将强大的威能朝着四面八方溅射看来,所覆盖范围之内有不少剑修虽然竭力想要与其对抗却只能在惨叫声中被当场撕碎。

    “我去,这都是些什么水货,太渣了!”金箭看了一眼自己的战绩,禁不住摇头撇嘴,满是不屑,觉得万剑宗的剑修们实在是太弱了。

    可是眼下的金箭却忘了,此时的他已经不是之前,现在拥有了帝境实力的他完全可以轻松碾压A级的修炼者,更别说面对只是B级的对手了,两者的差距完全大到不是数量能够弥补。

    事实上,万剑宗之所以把这么多实力偏弱的弟子弄来,也并不仅仅是为了凑人数撑场面,而是需要他们结成剑阵。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还没等他们结成剑阵,金箭的打击就已经呼啸而至,一轮箭矢扫过,他们的人数就已经被干掉了将近五分之一。

    这样的情景让万剑门的人又愤恨,

    又郁闷,更是有了种难以言喻的不安和焦虑。

    “结阵,灭杀他们。”为首的一位太上长老拥有着帝境实力,而他当然看出了金箭的实力,心中暗惊之时却也不得不咬紧牙关硬拼到底,因为他们现在没有什么退路了。

    “哈。”数以千计的万剑宗弟子同时呐喊,声音雷动,气势不凡,心里刚刚冒出来的惊惶似乎也在这一瞬间被冲散。

    金箭见万剑宗如此应对,本来微微皱起的眉头反倒舒展开来,只是眸中的杀意却强烈到了极点。

    “咻咻咻咻……嘭嘭嘭……”金箭身上的威势瞬间爆发,手指飞速的勾动弓弦,将一道道的箭矢射出。

    此时箭矢飞出时虽为一道光,可是落向万剑宗的剑阵上时却会变成一道闪电,一片火海,一道龙卷风……

    这样的攻势无疑威力超强,顿时就轰击的万剑宗一众弟子叫苦不迭。

    尽管他们现在结成的剑阵威力不凡,尤其是数千人联手结阵,自然可以将敌人的攻势均摊,这样固然能够抵御住敌人的攻击,可是却也会让每个人都不得不承受频繁的冲击。

    一次两次倒没什么,可是没完没了的冲击之下依旧足以让其中实力稍弱一些人不堪忍受,结果要么就是吐血而亡要么就是昏晕过去。

    随着剑阵内的人员不断减少,剑阵的威力也会减弱,同时余下的人就要承受更多的冲击,必然会导致更严重的减员,如此往复,直到整个阵法分崩离析。

    金箭虽然不太精通阵法,可是跟陈风相识了如此之久,自然也有所了解,现在他就是对剑阵进行极速打击,逼着剑阵彻底崩溃。

    那万剑门的太上长老看穿了金箭的想法,心中暗骂他卑鄙无耻,却不得不挥剑冲了上去。如果他不能够阻止金箭,只怕用不了多久这个好不容易布置起来的万剑伏魔阵就要彻底崩散了。

    “杀……”

    “冲呀,上界的门就在前方。”

    …………

    此时,四周围传来了许许多多的叫喊声,同时一道道略显驳杂的光芒从远处飞来。

    来的这些人中既然觉醒者也有修炼者,数量着实不少,但是实力却普遍不太高,可是一个个却相当亢奋。

    尤其是看到了横亘在半空中,一端正在缓慢下落的金桥,更是激动莫名,有人更是喊道:“这是连接上界的天地桥,只要咱们能够冲过去,就能够飞升成仙了。”

    “大伙赶紧冲呀,要不然就没机会了。”

    …………

    有人在推波助澜,有人的脑袋一热就当真朝前冲去,而这导致的后果就是会有更多的人盲目跟随。

    陈风半眯着眼看着这一切上演,却全然不理会。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有些修炼者不知道在想什么,竟是朝着陈氏医馆冲了过来,然后就遭受了防御阵法的猛烈攻击。

    此时操纵阵法的乃是柳叶,而她可不会手软,几乎每个冲过来的修炼者都当场被打晕了过去,身上的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大家冲呀,陈氏医馆就是入口。”

    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嗓子,于是急红了眼却找不到怎样登上金桥的那些觉醒者和修炼者全都朝着陈氏医馆冲了过来。

    “有人在带节奏,看来跟我们有仇呀。”柳叶望着潮水般涌来的众人,冷哼一声后催动阵法开始攻击。

    以前的柳叶都完全足以应对这种规模的攻击,更别说她现在已经有了帝境实力,自然更是轻而易举,只见一道道绿莹莹的光芒荡漾开来,陈氏医馆内的草木就疯狂滋长起来。随后那阵法灵光猛然扩散,直接就冲击在了释放法术轰击阵法的一众觉醒者和修炼者的身上。

    “嘭嘭嘭……”巨响声中,血光四溅,凡是被冲击到了的几乎没有一人能够幸免。

    随即一根根巨大的如同怪蟒的树根从地下冒了出来,伴随着咔嚓咔嚓的骨头断裂之声,将那些死去或者奄奄一息的人都拽入了地下,场面绝对可以让看到的人毛骨悚然。

    …………………………………

    金桥之上。

    一个身披华丽盔甲的光头壮汉正俯视着下方正在进行的战斗,脸上露出了讥讽地神色。

    这壮汉正是杨戬。

    “有些话相信我不说你们也都知道了,眼下天宫遇到了麻烦,甚至都要连上界都快保不住了,有人说这是天外邪魔入侵,我告诉你们,这都是谎言,咱们天兵神将守卫天宫这么多年,哪天不与天外邪魔作战,何曾见过这样的阵仗?”

    “二爷,您能不能告诉我们,敌人究竟是谁?”有神将问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