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9章 怎么办

    “给我死回去。”金箭见状,直接开弓放箭,把自己浑身的解数都使了出来,只想阻挡住这些天兵片刻。

    “嘭。”就在此时,一道火光出现,陈金乌却是在这帮天兵的后面冒了出来,随手一挥,便是数十道太阳真火出现,径直朝着天兵们的背心就轰击过去。

    这一击的威力如何,绝对不逊色于火羽上激射出的剑罡,若是被击中身体的话,就算不被轰爆,也会被炽烈的太阳真火给烧成灰烬。

    那些天兵们感知到了危险的来历,自然是全力闪躲,同时有两个天兵陡然转身,挥舞着手里的剑朝着陈金乌杀来。

    此时他们全力爆发,浑身的气息喷涌而出,仿若狂潮,长剑上的剑光都亮的足以晃瞎人眼,而他们的眼睛更是变得通红,充满了愤怒以及疯狂,看着陈金乌仿佛是看着不共戴天的仇敌似的。

    陈金乌冷哼一声,朝着两人猛冲过去,扬手之时却拿出了一个巨大的圆盘。

    正是威力惊人的日轮盘。

    现在盘上的符文已经亮了起来,随着陈金乌右手一晃,便有一道炽烈的光柱从圆盘上激射而出。

    这光柱不仅是灿烂夺目并且炽烈非凡,简直就跟从太阳之上截取下来的一道光辉没什么两样。

    光柱所到之处,空气都瞬间燃烧了起来,蔓延范围达数百米并且还在不断朝着周围蔓延,其威力之大可见一斑,至少不必火羽上的剑罡差。

    现在就这样迎面扫了过来,如何能够不让那两个天兵害怕。

    两人不约而同的就朝着左右闪避,瞬息间就逃出了数千米远。

    只是他们跑开了,可是正冲向陈风的那些天兵就彻底暴露在了光柱的攻击范围内。

    “嘭。”炸响声中,一个天兵被当场击中,他身上的护体灵光只坚持了不到一个呼吸就彻底崩散,旋即他都没来得及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被光柱击中了背心,瞬间就被烧成了四散而飞的灰烬。

    其他天兵却已经反应过来,喊话声中直接就结成了一个小的剑阵,剑光凝聚,直接就跟这光柱碰撞到了一起,轰然巨响声中光芒崩散,双方竟是谁都没有占了多少便宜,自然一样也没吃什么大亏。

    金箭此时却禁不住脸色微变。

    因为他身为旁观之人看的很是明白,表面上双方打了个平手,甚至于陈金乌还占了上风,毕竟他是以一人之力跟数个天兵斗了个旗鼓相当。

    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陈金乌之强并不是因为他自身实力,而是与受众的日轮盘有关。这就意味着他能因日轮盘而强,也就可以因其而弱。

    说白了,仗着日轮盘陈金乌能够跟那几个天兵斗个半斤八两,但是日轮盘能够支撑多久?待到威能减弱之时,局势必然会骤然逆转,到那时候倒霉的就肯定是陈金乌了。

    “冲过去,打死他,他撑不了太久的,咱们人多。”

    金箭能够想到的,那些天兵自然也能够想到,厉声呐喊着就猛冲过来,大有齐心协力,将陈金乌彻底灭杀当场的架势。

    此时他们将局面看得明白,想要破开禁制的陈风自然是最需要干掉的,但是有了眼前这个身着乌金色长袍的家伙拦着,他们就算想要联手灭杀正破除禁制的人都不行。

    所以眼下首先要做的反倒是灭杀了这个身着乌金色长袍的小子。毕竟他手里的法器着实太过厉害,有他活着,他们将会被其彻底牵制住。

    这些天兵有了决定,行动力还是相当不错的,纷纷鼓荡真元,挥舞长剑,剑光激荡,交错纵横,朝着陈金乌就是一通猛劈疾刺,即便是无法击中他也不断分割着他周围的活动空间,让他无法再四处闪转腾挪。

    只是这些天兵们却忘了陈金乌毕竟不是普通的修炼者。当他即将被困在了剑阵之内时,身周却忽然腾起了一道火光,随即就纵入其中消失不见。

    再出现时,陈金乌就已经到了金箭身旁,一把将他拽住,朝着陈风就冲了过去。

    “快,快,冲过去,杀了他们,不要让……”一个天兵看着停下手来的陈风,心中恍然,脸色却骤然变得惨白,大声呼喊着就全力朝前冲去。

    “嘭……呜……”他的话音还没落下就被一声雷鸣般的炸响掩盖住,随即就是彷如汽笛一般的长啸。

    挡在陈风面前的禁制此时如同阳光下的冰雪,纷纷瓦解,与此同时,则是有一股浓郁到了极点的空间乱流猛然间从中喷了出来。

    若非是陈风早有提防,已经撑起了一道道的护体灵光同时还闪到一旁,否则被这空间乱流击中的话,十有八九会被当场撕成碎片。

    只是下一刻陈风的眉头却禁不住皱了起来。

    因为他惊讶地发现空间乱流之中竟然夹杂着不少的死气,这让他的心禁不住咯噔了一声。

    “老陈,咱们现在怎么办?”金箭看着喷涌如潮的空间乱

    流,心中震撼,声音有些发颤地问道。

    不怪他如此,实在是眼前的景象太过壮观也让人感到恐怖。那空间乱流喷出之势不仅猛烈,并且威力实在巨大,所到之处不只是大地上被瞬间撕裂开无数道大大小小,横七竖八的裂缝,有些深的竟是有岩浆涌出,而且天空都随着空间乱流冲击而出现了许多裂痕,仿佛是被敲碎了的玻璃,一道道的裂缝不断向前延伸,又不断交汇,然后崩解,跟着就有更多的虚空乱流汹涌而来。

    这让金箭不由得想到了天塌地陷的末日景象,一想到陈风很有可能会拽着他从空间漏洞之内回去,当然就禁不住感到心惊胆寒。

    “当然是回去,留在这里除了被他们没完没了的追杀之外,我们什么都做不了。”陈风说着已经一把拉住了金箭,道:“不要慌,有我在,定能带着你回去。”

    说话之时,陈风右手飞速的掐动了个法诀,随即手指一勾,朝着虚空漏洞旁边耿刚出现的一道裂缝就冲了过去。

    陈金乌身形一转,化为一道金灿灿的光芒落在了陈风的身上,将他和金箭团团护住。

    随即陈风和金箭就彻底的消失不见,而他们钻入的那道虚空裂缝也猝然崩裂。

    “快快上报,求神将前来相助。”领头的天兵大声喊道。

    ……………………………………………

    传送阵旁,夏虎等人正满是焦急地等待。

    “也不知道疯子现在到底怎么样了?!这都已经去了快有两周了,连个回音都没有,真是快急死我了。”夏虎迈着大步在传送阵周围转圈,脚底在地上踩踏出了一个个的鞋印,似乎破坏掉什么东西才能够让他心里的烦躁稍微舒缓一些。

    “师弟,你先别急,上界的时间流速跟下面不一样,咱们这里过去了两周,上面也许连一两天都没过去,你现在着急也是没用的。”吕匡龙劝道。

    “道理我当然明白,可是我的心里还是着急得很。”夏虎道。

    恰在此时,传送阵却突然间亮了起来,引得夏虎和吕匡龙不约而同地看了过来。

    随即他们就看到一道金光闪过,陈风和金箭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疯子……”夏虎一见陈风顿时大喜,连忙走上前去。

    可是没等夏虎来到陈风身前,他就已经猛然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色更是惨白如纸。

    “怎么了这是?”夏虎越发着急,连声问道。

    “我们到了上界之后遭到了天兵追杀,可是偏偏上界没有传送阵返回,所以老陈带着我直接从虚空裂缝中穿梭回来的,想必是耗费真元过剧才会这样的。”金箭连忙解释道。

    “虎哥不必太过担心,我并没什么大碍,在这里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说着,陈风将卫道葫芦掏了出来,递给夏虎,告诉了他如何驱使,以便让他可以继续收取这方世界中的死气。

    随后陈风就在金刚门残存的屋子里找了一间比较完整的当成静室,开始了闭关修养。

    “噗。”刚一坐下,陈风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色变得惨败至极。

    事实上,他这次所受的伤远比刚刚所说的那样要严重的多。毕竟以他帝境的实力,就算是擅长一些空间阵法想要穿梭虚空也是危险至极,更别说还带着个金箭了,倘若不是他运气够好,并且体内有着海量的生命元气可以转化为真元供自己使用,只怕还没等回来就已经被空间乱流给撕碎了。

    因为伤势不轻,陈风不得不闭关疗伤。

    幸亏他本身就是个医生并且自身实力不凡,否则的话,这样严重的伤势怕是短时间内根本就不可能好的了。

    即便如此,他也足足用了一个来月才逐渐恢复过来。

    ……………………………………

    天宫。

    体态臃肿的王母满脸怒意地看着众大臣道:“看看下面递上来的奏报吧,刚刚说了秦禄被杀没两天,凶手就打上门来了,不仅是杀了几个天兵还破开了个虚空漏洞,这是要把咱们天宫都灭掉吗?!”

    “娘娘请息怒。”

    “你们要是不想让我生气,那就尽快把眼下的麻烦给解决了,命人去催催老君,让他快点把通往下界法宝炼制好。他若是再拖拖拉拉,就告诉他,尽管他实力强大,能够与天同寿,但是等到天人五衰来袭之时,照样也无法逃脱。”

    “眼下要紧的是镇压天外邪魔,切不可再让他们继续入侵上界,否则我等将再再无立足之地。”

    “此外,还需打开通往下界的通道,万一局面艰难到无法挽回之时,我等还有退往其他世界的可能。”

    说到此处,西王母扫视了下方众大臣一眼道:“当此危难之时,还望众卿家可以齐心协力,共度时艰。”

    “遵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