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8章 三六九等

    之前陈风之所以特意跑来这里看了看,就是将其当成了万一遇到了自己抵挡不住的麻烦时可以用来自救的退路。

    只是连陈风自己都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快就用上这里。

    “老金撑一会。”陈风将金箭放下,口中吩咐之时已经是冲向了那被阵法包绕住的密密麻麻的禁制。

    与此同时,一道火光从陈风身上飞出,尚在空中时还是鸟形,赫然就是三足火鸦,但是落地之后却已经化成了人形,正是陈金乌。

    一个妖兽或是度过了雷劫,就能够褪去兽身化为人形,此时便可称之为妖。以前的陈金乌并非是血肉之躯,算不上是个完完全全的妖,现在却是了。

    不过他同样是陈风的分身。

    这原本是陈风一直藏在手里从来都未曾打的一张底牌,为的是在生死关头翻盘用的,现在他不得不使了出来,因为他现在不用,搞不好是很难能渡过这一关了。

    “来吧。”身着一身乌金色长袍的陈金乌冷声说着,朝着正飞来的那些天兵一勾手指,便纵身迎了过去。

    作为分身,他当然是受陈风掌控,可是他毕竟不完全是陈风,而是由三足火鸦变成的妖,所以就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神通。

    此时纵身一跃,看似简简单单,却直接跳入了无声燃起的一团太阳真火之中,再出现时却来到了一个天兵的身后。

    没人知道陈风何时悄无声息的在周围布下了诸多的太阳真火,虽然并不多么炽烈,也许只是星星点点,但是对于能够借火而遁的陈金乌来说就已经够了。

    他出来的异常诡异,无声无息,攻击的更是锐利非凡。

    扬手,金光一闪,火焰腾起。

    “噗。”握在陈金乌手中的火羽就刺入了那天兵的肋间,剑罡喷吐,瞬间将其五脏六腑都烧成了灰烬,火焰从七窍之中喷出,随后整个人彻底化为灰烬。

    自始至终,伤口处都没有一丝一毫的血液溅出。

    但是陈风此时却收获了多达五万多生命元气,比起之前干掉的那个天兵来竟是只多不少。

    不等这天兵死时所化的灰烬散开,陈金乌就再次消失在了刚刚他出来的火焰之中。

    这突兀到了极点的一隐一现,当真是如兔起鹘落般迅疾,更是让人防不胜防。

    所以当陈金乌再次出现时,被他选定为攻击目标的天兵就不可避免的被刺中。

    只是现在毕竟不同于之前。因为之前同僚被杀,这天兵当然有所防备,所以当陈金乌现身出剑时他本能地进行了闪避。

    尽管最终还是没有真的避免中剑,但是却并不足以致命,最多就是战力大幅受损而已。

    “死!”

    “杀了他。”

    …………

    眼见陈金乌出现,周围的天兵纷纷挥剑劈砍。剑光交错,仿若剑网似的,由此可见这些天兵的攻击也颇有章法,暗合剑阵。

    只是陈金乌却没打算跟他们硬拼。毕竟他只有一人,面对七八个人,要是正面硬拼的话,只要被缠住,马上就会陷入被围殴的境地,到时候想脱身就难了。

    正因有这样的考虑,所以陈金乌一剑伤了之前那个天兵后,便再次遁入火中。

    那些天兵的剑光劈来时,仅仅是破开了陈金乌留下的残影罢了。

    “轰杀了他。”一众天兵见陈风说来就走说走就走,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中,心里的火气当然是翻涌而起根本就压制不住。

    别看他们只是整个天宫体系中最低的存在,可是他们无一不是拥有着帝境实力。在他们飞升到上界成为天兵之前,他们哪一个不是原本世界中的巅峰大能?心中的骄傲怎么可能会少的了?

    现在身为天兵虽然无奈,可是心里的傲气就越发强烈,现在遇到陈金乌这样的对手,居然将他们耍得团团转,他们怎能不愤怒至极。

    有人大喊一声,其他人纷纷响应。

    这些天兵不再挥剑劈砍,而是瞬间施展法术,天地灵气汇聚而至,大量的灵光闪烁,朝着方圆数千米的范围内就是狂轰滥炸。

    尽管这些天兵们不知道陈风下一次会从何处出现,但是他们一个个的眼力都相当不错,已经看明白了陈风之前两次是如何出现的,所以现在的法术看似是漫无目的的胡乱轰击,实际上却都是针对的那些在空中飘飞的火焰。

    别看这些飘散的太阳真火很是细小,但是当它们被天兵施展的法术击中时却能够爆发

    出相当惊人的威能。

    所以轰然巨响不断,周围的天空中腾起一团团金灿灿的火焰。

    只是火光固然炫目,但是爆裂开来后就彻底消散,对于陈金乌来说就缺少了一个火遁时的落脚点。

    对于陈金乌来说,这当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鉴于之前陈风过来时随手撒了数不清的太阳真火在四面八方,这有限的火焰崩散也就不算什么了。

    金箭持弓站在旁边,蓄势待发,身上的气息汹涌仿佛随时会燃烧起来似的,可是他却不敢轻易开弓射箭。

    倒不是害怕会误伤陈金乌,而是担心他一箭射出去,帮不上陈金乌的忙反倒会将局面搅乱。

    若是以前,金箭肯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毕竟他好歹也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实力就算是放在强者众多的“华夏”中也能够排的上号,毕竟金君王三个字也不是白白叫出来的。

    可问题是他就算实力再强,现在也仅仅是A级而已,面对着一群挥手之间就天地灵气涌动,仿佛连天地都要被撼动的帝境强者,他的心里也发虚。

    这简直就跟一耗子看着一群猫在打架,他真的不敢上去帮忙,要不然不帮忙时局面还勉强能够稳住,一帮忙的话说不定那些凶神恶煞的猫全都朝着他扑过来了,局面必然会彻底失控。

    金箭不怕死,但是真的害怕会把陈金乌好不容易撑住的局面给弄坏了,那就真的是罪无可恕了。

    陈风完全没有理会身后的战况,一方面他必须将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面前的阵法和层层禁制之上,另外一方面他的一道神识寄托在了陈金乌的身上,刚刚的战斗本就是他借着陈金乌打出来的,自然对局面了若指掌。

    现在陈风之所以不让陈金乌露头,也是在拖时间。

    只要陈金乌不出现,那些天兵就得绷着心头的一根弦,自然而然就不敢轻取妄动,这么一来,他就相当于用一个陈金乌生生把这帮天兵都给拖住了。

    对于陈风来说,这是最好的局面。他现在缺的就是时间。

    陈风双手飞速掐动,瞬息间就结出数以百计的法诀,但是却没有在手中多停留半秒,接连不断的就飞入了那层叠交错的禁制之中。

    不得不说天宫对于这里的禁制的的确确是花了很大的心思,显然是不断的在修复在加持,以至于陈风面前的禁制数量之多,完全让他感到惊诧不已。

    幸亏陈风先前看了看最外面的禁制,所以现在破解起来倒是不难。

    几乎是法诀刚一落下,前方的禁制就纷纷解开,但是却露出了隐藏在后面的更多的禁制。

    陈风只能是耐着性子继续破解。

    此时陈风知道时间宝贵,所以使出了浑身解数,任何禁制在他的法诀之前都迎刃而解。

    只是破解掉的禁制越多,陈风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得意,反而时眉头越皱越紧,因为他本能地感觉到了眼前的情况不太对劲。

    之前被他们抓到的天兵说过这里只是个空间漏洞,加持禁制只是为了阻挡某些不怕死的家伙钻入其中并且避免虚空乱流涌入。

    可是眼前这层叠交错的禁制,着实是让陈风难以相信这只是为了堵住空间乱流。

    “这特么的得是多么强烈的空间乱流才会需要这么多禁制来挡。”陈风心里暗骂,却绷紧了心弦,同时不忘传音给金箭,让他小心一点,随时做好跟自己一起溜得准备。

    金箭应了一声,目光却始终是盯着前方的天兵。

    那些天兵们不要钱似的狂撒法术将周围万米范围内猛轰了一阵子且没有把陈金乌逼出来,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一通忙活没什么用处,尴尬之时顿时就将目光放在了距离比较近实力比较弱的金箭以及远处猫在那边一动不动的陈风身上。

    看向金箭时,这些人满脸轻蔑,可是当看到了陈风以及他所在的那个位置上,一众天兵却都是脸色骤变。

    虽然都是天兵,可是却也分了个三六九等。

    这些天兵显然比原本守在这附近的那个天兵知道的秘密更多,之前他们只是被陈金乌给吸引了注意力,所以就忽略了陈风,此时看到他正在干的事情,想起那层层禁制封住的东西,禁不住不约而同地齐声呐喊道:“别……”

    他们的职责除了巡视先前所在的区域,实际上也负责看着这里。

    只是因为还有身份更低的天兵在这一片看守,他们当然不会把精力都放在这边,可是这绝对不意味着他们忘了这里的危险。

    见陈风竟是要把禁制破开,全都一边喊着一边朝陈风冲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