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6章 天兵

    以前也许没有怎么跟人打过交道的他们还没学过怎么隐藏自己的情绪,所以想要瞒过陈风和夏虎等人的眼睛是很难的。

    说起来,陈风和夏虎的岁数也不小,可他们的经历更丰富,见的多了,自然就已经没了稚嫩,想要看穿程凤灵等人的想法实在是不难。

    夏虎其实是有点寒心,毕竟他来时并没打算吞并这边的金刚门。完全是好心好意地过来救援,现在被人当成贼一样的戒备,难免会有些不爽。

    只不过他毕竟不是小孩子,当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撂挑子不干,现在听了陈风的话,禁不住嘿嘿一笑道:“要是他们一直都这样,这个小世界中的金刚门就算完了。”

    “那与你也没关系,少管闲事,免得招人恨。”陈风道。

    夏虎点点头。

    陈风守在巨坑边上足有二十来天后才将那翻涌不已的死气收取一空。

    站在坑边上朝下看去,虽然坑很深,毕竟还看得见底,比起死亡深渊就差的远了。

    随后陈风跟着夏虎前往金刚门的道场。

    金刚门不仅是人快被杀绝了,连道场也几乎都被推平,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间房子矗立在破破烂烂的山头之上。

    从那些明显是被打塌的山头上,陈风可以想象得出金刚门之前是何等的兴旺发达。别的不说,光是因为开山挖矿而被掏空的山陈风一眼看过去就瞅见了十来座,还有些被挖出来的巨坑就更多了,能够想象的出来这里多么的热闹。

    只是现在却都已经被摧毁殆尽,不只是山崩地裂,更有满地的甲士碎片。

    作为一个旁观者,陈风看得出来金刚门的人是何等顽强,真的是舍生忘死地在跟侵入者拼命,但是最终结果却是只剩下寥寥几个弟子,真是惨到了极点。

    “老陈,咱们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在地球上重演。”金箭道。

    陈风点点头。

    既然知道了有传送阵,想要将其找到就并不会特别困难。

    寻找传送阵时,陈风还顺便发现了几处金刚门藏得很隐秘的宝库,只是他却一点东西都没拿,全都还给了程凤灵等人。

    这让程凤灵等人又是感激又为之前对陈风等人的提防感到惭愧。

    找到传送阵时,陈风却没有多么高兴,因为被损坏了。

    此时陈风当然不可能放弃,于是又花了两天多时间将破损相当严重的传送阵修好。

    修理传送阵时,陈风特意观察了一下破损的痕迹,看起来很像是被甲士给踩碎的。联想到了之前金刚门遭受了猛烈攻击,抵御敌人时出现这种慌乱的情况也并不奇怪。

    “嗡。”灵光升腾而起,这传送阵重新运转了起来,陈风瞥了一眼周围众人道:“谁跟我一起过去?”

    “我吧。”金箭自告奋勇道。

    “还有我。”夏虎同样站出来道。

    “虎哥,你还是留下来帮我守着后路吧。”陈风将夏虎叫到一旁,低声道:“金刚门完了,现在的金刚门就是块肥肉,别的门派未必不会过来咬上一口,你们得守在这里,帮我护住回来的路,虎哥,别人我信不过,只要拜托你了。”

    “既然你这么说了,放心吧。”夏虎拍拍胸脯道:“你随时回来,这路随时都在。”

    陈风点点头,叫上金箭就走进了传送阵内。

    光芒一闪,陈风就已经站在了另外一端的传送阵上。只是看着四周的景象,却禁不住心生惊愕。

    原本此时此刻陈风的视野范围内,已经是满地狼藉,一看就知道乃是经历过激烈战斗所造成的。不过陈风查看了一眼地上的痕迹,发现交战的双方似是妖和修炼者,并没有死气侵蚀过的痕迹。

    “看来死气还没有侵袭到上界中来。”陈风心里想着,就要招呼金箭到四周查看一番。初来乍到,总要先将这里的情况搞清楚再说。

    “这里的天地灵气太浓郁了,我估计在这边修炼一天抵得到在地球上一个月。”金箭美美的吸了一口气,满脸的陶醉之色,话语中更是带着赞叹和羡慕。

    “你要是喜欢的话就留下来吧。”陈风道。

    “待会儿就行了,要是真让我长久的待在这里,我还真的有些不习惯。”金箭摇摇头,随即嘿嘿笑道:“不过要是能够在这边多待一段时间,说不定我就可以突破瓶颈了。”

    “那……”陈风微微一笑,刚要说话却忽然间目光一冷,抬手就是一掌扇了出去。

    风声乍起,火光汹涌,太阳真火已经是在瞬息间凝聚成了火焰

    巨掌,朝着远处就拍了出去。

    “轰隆……”巨响声中,十数道剑光跟火焰巨掌碰撞到了一起,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半空之中,如人看蝼蚁一般的看着陈风和金箭。

    “你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陈风盯着那人问道,言语中全然没有什么好声气。因为对面的那个家伙刚刚出手时相当狠厉,完全就是没安什么好心。

    “不要管我是谁,你们刚刚飞升上来,就敢对我天兵不敬,就是大错,杀了你们都应该,不过看在你们初来乍到的份上就放你们一马,只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跟我走去,找个地方让你们先赎罪再说。”对面那人沉声说道。

    一听这人自称为天兵,陈风顿时恍然,猜到这家伙多半跟天宫有关。

    对于天宫,陈风并没有什么好感,自然也就不会将这个天兵的话当回事,不过陈风却绝对不会轻视这天兵,因为他的实力并不弱,拥有着帝境的实力。

    其实稍稍想想,这也并不奇怪。上界拥有着远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浓郁的多的天地灵气,在这里修炼一天顶的上在地球上一个月,要是这样都修炼不到帝境,那只能说明这些天兵太废物了。

    “去哪里,要干什么?”陈风没有当场翻脸,而是顺口问了一句。越是打定了主意要翻脸开打,陈风越是要顺口套点情报出来。

    “少废话,让你们跟着走就跟着走,问什么想要干什么?”那天兵很不耐烦地道:“若是再罗里吧嗦,信不信我当场就格杀了你们?!”

    “我不信。”陈风随口说道。

    见那天兵勃然色变,陈风根本就不给他发作的机会,神识催动下,密密麻麻的火羽就瞬间飞出,从四面八方朝着天兵包绕而去。

    既然看出了这天兵有着帝境实力,陈风就绝对不会有半点大意,正所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何况眼前这个天兵还不是个小小兔子。

    火焰翻腾,剑罡激射而出,咻然作响之时已经笼罩了方圆千余米范围。

    一道道剑罡从四面八方落下,将周围能够躲闪的空间几乎都彻底封死了。

    天兵脸色微变,唰的就抽出了一把灵光闪耀的长剑,朝着轰击而来的剑罡就猛斩而下。

    他用的长剑跟剑修所用的飞剑迥然不同,但是威力却只强不弱。一道炫目的剑光从剑身之上激射而出,瞬息间延伸出千余米,嘭然一声就劈在了一道道的剑罡之上。

    惊天巨响声中,冲击波四散开来,太阳真火凝聚成的剑罡却已经被劈爆了一大片,生生破开了一条十数米宽的缺口

    天兵冷笑一声,纵身而出,下一刻就到了陈风近前,挥剑就是一劈。

    刚见识到了他的战力如何,一般人想必不会跟他硬拼,而是会采用左右躲闪,伺机再攻其要害的策略,可陈风却并不打算这么做,信手一招,一根根火羽就飞了过来,汇聚成为一把巨剑落入陈风手中。

    “给我死开。”陈风口中叱喝之时,挥起火羽巨剑也是一劈。

    以劈对劈,摆明了就是舍弃了招法的机巧,纯粹以力相搏。

    这样的战斗方式最是简单直接,也最是凶险,往往是生死就在瞬间决出。陈风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要看看这天兵的实力到底怎么样。

    如果他强到自己完全抵挡不住,那么他会毫不犹豫地带着金箭溜之大吉。

    “嘭。”剑罡和剑光对碰在一起,当即就有炫目至极的光芒迸射而出,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同时震耳欲聋的炸响就冲入了两人的耳中。

    这样的响声可不只是在震荡耳膜,更是让人的五脏六腑都被震得仿佛翻江倒海似的,倘若是一般的修炼者在此,怕是当场就会被震得经脉俱断,当场吐血而死。

    陈风倒是没事,催动真元疏导着体内翻涌的气血,朝那天兵道:“看来你们的实力也不怎么样?”

    “狂妄!本天兵的实力就算再怎么不济,杀你也够了。”那天兵脸色一沉,冷声道:“不仅要杀你,随后还要去灭了你的宗门,胆敢攻击天兵,形同造反,你的宗门也完了。”

    “随你的便。”陈风满不在乎地道:“你要是能找到我的宗门,你爱怎么着怎么着。”

    话说到这,陈风猛然间全力爆发,身上的气息暴涨就不说了,体内的真元更是瞬间释放出来。

    “嘭。”握着剑跟陈风僵持着的天兵一时没顶住,竟被震得向后急退数步。

    “怎么会?!”天兵显然没想到自己会被陈风推开,心中震惊之时却反映丝毫不慢,顺势就冲后滑退,一连三四步后就已经在四五百米之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