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5章 大麻烦

    说来虽慢,但是这一切不过是发生在一瞬之间。当剑阵结成之时,一道道剑罡交织,炽烈的太阳真火充斥之间,当真光是远远一看都觉得浑身发烫,如被火烧的感觉,更不要说是身在其中了。

    那些被一元万象阵卷入其中的怪物几乎是瞬息间就被杀掉了数十个,等到它们的死气散开时却被阵法内的太阳真火引燃,很快就化为了虚无。

    不仅如此,卫道葫芦同样也在不断的收取怪物和死气,从而使得阵法内外的死气完全无法凝聚成新的怪物。

    陈风此举仿佛是激怒了巨怪内的存在,于是上方的乌云竟是猛然向下压落,无数道的死气飘扬而出,凝聚成一条条漆黑的巨蟒,倒垂在空中,疯狂摆动之时朝着陈风就咬了过来。

    这些巨蟒非但长有利齿,并且还会不断喷吐死气。一两条倒还容易应付,可是数十上百条在头顶之上盘旋,一团团死气如雨点般倾泻而下,那就真的是有些防不胜防了。

    幸好陈风现在也用不着刻意防备,因为有着剑丝以及火羽结成的两道一元万象阵挡着,别说是那些喷吐过来的死气,就算是这些巨蟒直接撞击过来,都伤不到陈风分毫。

    就在此时,陈风手指一弹,将最后一枚需要修复的符文送到了巨棺之上。

    随着火焰腾起,新旧符文融合为一,本来就已经光芒缭绕的巨棺表面上陡然间荡漾起了更加炫目的光华。

    “吼。”巨棺之内传来一声满是愤怒和不甘的叫声,随后就彻底寂然无声。

    显然是重新开始运转的禁制和阵法彻底隔绝了巨棺内传出来的声音,此外从巨棺内不断外泄的死气也彻底被阻断。

    尽管巨棺并没有像陈风希望的那样将外面的死气都通统吸走,但是能有现在的结果也算是相当不错了。只要没有更多的死气外泄,那么收走外面的死气对于陈风而言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看了看面前的这个巨棺,陈风心里禁不住动了想要据为己有的想法。只是很快他就暂时把这个想法按了下去。

    看了一眼头顶上那浓重的死气,陈风运转卫道葫芦,开始对其进行猛力吸收。

    就算卫道葫芦再怎么能装,想要短时间内把如此多的死气收走也不太现实。

    陈风懒得一直盯着卫道葫芦,于是就将目光放在了那个巨棺上。

    早在将其修复之前,陈风就动了把它弄走的心思。一是这东西上面的阵法和禁制都十分珍贵,值得陈风去好好研究一番。二是陈风发现巨棺内镇压着一具实力强横的尸体,这足以说明巨棺的威能巨大。

    那么除了镇压尸体之外,能否用它来干别的事情呢?比如镇压敌人。

    正是有了这样的想法,陈风才动了要把它弄走的想法。

    只是现在定睛细看,把巨棺外面的禁制和阵法都一点点看了一遍后,陈风叹了口气,面露郁闷之色。

    原来这巨棺虽好,却根本不能挪动,因为它的下面竟然还藏着一大片藏得十分隐秘的阵法,而这巨棺相当于是阵眼。

    有了这巨棺在,整个阵法才是稳定的,否则将导致整个阵法出现难以预料的破坏。

    陈风不知道这里的阵法究竟是什么人弄出来的,可是从这阵法的严密程度来看,想必布阵之人考虑到了有一天这里被人发现,甚至有人会打巨棺的主意,于是就留下了一手相当狠辣的杀招。

    不管是谁,凡是动了这巨棺,那就得触发这里的阵法,跟着就很有可能会跟着巨棺一起被彻底摧毁。

    陈风并不知道被摧毁的方式是什么,但是他却不想试探,因为他相信一个能够弄出这样一个巨棺并且还布置下如此隐秘的阵法的人要是真的想要杀人的话,那么手段必然是狠辣至极且让人无从逃遁。

    当陈风接下来小心翼翼的探查了一下巨棺下的阵法的大概走向后,他更是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没错。

    这个阵法到底是怎么摆的,陈风无法完全知晓,可是其大概的样子陈风却猜出来了。

    整个阵法延伸向了地底深处,与这里的山脉相连。换句话说,这阵法上面有巨棺压着,下面则是勾连了地脉之气。

    如此的布置固然让阵法可以不断吸收地脉之气为己所用,千百年都不必担心会因为灵气耗尽而导致阵法停止运转,可是也等同于是跟地脉绑在了一起。

    这就如同是个巨大的炸弹,只要动了巨棺,就触发阵法,然后地脉被毁,轰的一声巨响,全都玩完,搞不好连这个世界都会被摧毁。

    “真特么疯了。”陈风琢磨明白了这阵法的大概

    样子后,禁不住在心中狂骂不已。

    幸亏他一贯谨慎,要是换成叶玄那样的家伙,搞不好直接就把巨棺装走了,然后……谁都别想活。

    除此之外,陈风更是禁不住为这边的金刚门感到庆幸。如果当初跑来这里夺宝的人中有一个实力够强,能从死气侵袭下存活并企图将这巨棺搬走的话,这个世界可能都已经不复存在。

    对于前来夺宝的人来说,死了也是活该,可是那些被牵连的无辜之人却是太倒霉了。

    发现了这巨棺是个大麻烦后,陈风当然就对它没了什么兴趣,但也没有就此不管,而是在其周围又布置了一层禁制,确保它不会再遭受到死气的侵袭。

    随后陈风才将卫道葫芦当船,载着自己从死气之中钻了出来。

    “老陈,这边,这边。”待在外面的金箭等人一直都在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巨坑在看,眼珠子都瞪酸了,现在看到他出现,顿时欢喜不已,纷纷挥手呐喊,简直跟分别多年重新相见似的激动。

    陈风微微一笑,催动卫道葫芦就飘了过来。

    “老陈,说说,那下面有没有什么好东西?”金箭好奇地问道。

    夏虎,吕匡龙等人虽然没有直接问,可是目光里的好奇却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

    “好东西是没有,但是大麻烦却是有一个。”陈风将下面的景象说了一遍,重点是提了一下那巨棺之内装着实力强横的尸体,还有就是巨棺下连着强大到足以毁掉这方世界的阵法。

    “这么说之所以会造成这么大的后果,主要是因为那巨棺内的尸体中泄露出来的死气导致的喽?”金箭问道。

    “嗯。”陈风点点头道:“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的确是这样,但是并不排除还有其他的可能,毕竟我也没有去那巨棺里看看,里面是否藏有玄机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有一点我很是确定,这个地方放着这样一个棺材,里头还装着一具强者的尸体,绝对是有人故意为之。”

    “倘若只是这个世界内如此也就算了,可要是如果别的世界也是这样,那就不简单了。”陈风道。

    “嗯。”金箭点了点头,道:“我更好奇附庸于上界的其他小世界有没有遇到这种事。”

    说到这,金箭看向程凤灵道:“你知不知道怎样去往别的小世界?”

    “我不知道。”程凤灵摇头道:“这种至少是长老才能知道的秘密又哪里是我这样的年轻弟子能够知道的?之前跟你说的那些,要么是师父跟我们说过,要么就是这些天长老们为了不断绝传承而临时挑要紧的告诉我们的,可像是怎么去往别的小世界这种事,我是真不知道。”

    “其他的人呢?”陈风问道。

    “这就得去问问他们了。”程凤灵道。

    “虎哥,麻烦你带着她回去问问,很要紧。”陈风嘱咐了夏虎一句,随后道:“我先留在这里,把死气收拢收拢。”

    夏虎点点头,就带着程凤灵离开。

    天色彻底黑透的时候,夏虎才赶了回来,对陈风道:“疯子,具体怎么去还真没人知道,毕竟他们都太年轻了,还没到他们去知道宗门中的机密的时候。”

    “所以呢……”陈风望着远处巨坑之内翻涌不已的死气,淡淡地问道。

    “虽然没人知道怎么去,但是有人却知道金刚门的道场内应该是有着通往其他上界的传送阵,只是传送阵在哪里,又该怎么过去,就得你稍后去找了。”夏虎说到这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回来前去金刚门的道场里转了转,除了满地的破房子,啥都没找到。”

    “我不着急。”陈风摇摇头道:“让程凤灵帮我慢慢找吧,告诉他们,我对金刚门的家底子没什么兴趣,如果他们不放心的话可以早点收起来,我只想去别的小世界或者上界看看,看完就走,不会赖在这里打他们金刚门一草一木的主意的。”

    夏虎闻言点点头。

    他其实明白陈风为何会这么说,他也很理解,因为程凤灵等人表现出来的防备有些太明显了。

    夏虎当然能够明白程凤灵等人如此小心防备的原因,因为金刚门现在只剩下他们几个,而他们手里不只是有着金刚门的传承还有着金刚门积累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财富,这简直就跟三岁儿童手里拿着个大金元宝似的,实在是太招人眼红了。

    也许金刚门的长老曾经给程凤灵等人有过警告,所以他们的态度很矛盾,既希望向陈风等人求助,又防备着他们。

    若是老于世故的人,也许能够把这样的态度和复杂心理藏的很好,可程凤灵等毕竟还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