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4章 一元万象阵

    有过当初进入死亡深渊的经验,陈风此时颇有几分驾轻就熟之感,哪怕是周围的死气漆黑如墨,他的心里依旧是相当淡然。

    越往下落,陈风感觉自己所承受的压力和阻力就越大。

    这些死气由于太过浓郁已经凝聚成了液体,汹涌激荡,不断冲击着笼罩在陈风身周的剑丝。

    幸亏这些剑丝结成了阵法,倘若只是单纯的剑丝的话,未必能够抵挡得住死气的反复侵袭。

    向下沉降了足有八九百米后,陈风忽然间感觉到冲击在剑丝上的力量骤然变弱了一些。正在纳闷时,却忽然间有了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之所以会如此,那是因为他落入了一片死气相当比较稀薄的广阔空间之内。

    因为死气少到不足以遮挡住他的视线,所以刚刚在浓郁的死气中穿行的那种压抑感顿时就消解了不少。

    尽管如此,头顶之上还是浓重的死气,如同个巨大锅盖似的笼罩在上方,抬头看上两眼依旧会觉得心里憋闷的难受。

    陈风将目光看向了远处的一个正不断有死气泄露出来的巨棺之上。

    这巨棺长有将近百米,宽也有二三十米,简直如同是个船似的。通体漆黑,上面刻着各种玄妙的花纹和符文,让人望之就感觉到一种庄严肃穆而又震撼心灵的压迫感。

    这些符文本该是灵光闪耀,可现在黯然无光,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破损。

    如此一来,符文所结成地禁制和阵法也就丧失了本来的功用,当然就镇压不住棺内的东西,于是就有了死气的疯狂泄露。

    “单单只是死气泄露,就已经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真不知道棺内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死后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威能。”陈风扫了两眼这巨棺,大概就猜到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想必如程凤灵所言,位于此处的洞府开启时里头必然有不少的好东西,自然引来众多修炼者争抢,但是他们只顾着夺好处却没有注意到隐藏着的危险。

    不知道是在争夺时失手损坏了这巨棺,还是这巨棺本就已经出了问题,只是凑巧被修炼者们触发,于是巨棺外的符文受损,禁制失效,蓄积在棺内不知道多少年的死气就这样毫无阻拦的汹涌而出,结果自然是正在夺宝的一众修炼者当场死绝。

    随后死气不断外涌,先是把这里的山峰都侵蚀成了这样一个巨坑,同时死气内凝聚出的怪物也不断杀戮无辜,最终毁掉了金刚门。倘若没有人阻拦的话,用不了多久之后,这方小世界都会被彻底毁掉。

    不过现在陈风来了,当然不会坐视不理。毕竟就算他对这方小世界并没有什么情感,可唇亡齿寒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因为死气惯常游走,能够通过传送阵,空间通道等进行蔓延,着实是防不胜防,所以想要避免地球受到影响,最好的办法除了切断跟这方小世界之间的直接联系外,还有一个就是保住这方小世界。

    催动天击剑绕着那巨棺转了几圈,陈风将目光落在了几处破损的符文上。

    若是旁的修炼者到此,真就未必能够认得出来这些符文,因为实在是太过古拙,跟眼下修炼者们常用的符文完全不同。

    但是陈风见到这些符文时却并不陌生,因为几乎都是他曾经在袁家矿洞内见过的那些古老的符文。

    从这些符文来推断,程凤灵之前说这洞府存在了三千余年未必就不是真的。

    又仔细打量了那些符文一番,陈风放出了一团太阳真火,开始熔炼灵石,添加各种材料,准备修补那些破损的符文。

    陈风不会狂妄到自以为有了帝境实力就能够横扫一切,自然不会想着开棺将里头的东西给彻底灭掉。

    因为他心里十分清楚,光是散发出来的死气就如此凶猛,能够轻易的毁掉一方小世界,那么留在棺内的尸体就绝不简单。

    它之所以没有出来,未必是它不想出来,而可能是这巨棺虽然外面受损,但是里头的禁制和阵法还有用,所以将其镇压住了。倘若自己冒然将棺材板掀开,把它放了出来,搞不好就会闯下大祸。

    鉴于此,陈风觉得最好的办法不是要其打的形神俱灭,而是原样封印起来。

    至少目前来说,这绝对是最稳妥也最安全的办法了。

    “呼噜噜……”陈风刚刚将材料投入太阳真火之内,周围就突然传来了雷鸣一般的巨响,可是细听的话却又像是打呼噜的声音。

    &nbs

    p;正当陈风心中诧异时,却看到头顶上的死气涌动,一个个样貌狰狞的怪物从中窜了出来,朝着陈风就扑了过来。

    陈风微微一惊,可是反应却丝毫不慢。

    火光一闪之时,十余根火羽已经无声飞出,激射出一道道的炽烈剑罡,把绝大多数冲在后面的怪物挡住,只是放过了最前面的一个怪物。

    不过陈风并没有真的将这怪物放到身前来,而是催动卫道葫芦迎了上去。

    “嗡。”一道蓝金色的光芒落下,直接就将那怪物笼罩在内。

    “吼。”怪物高声嘶吼,竭力想要摆脱蓝金色光芒的束缚,但是等待它的却是咻然而至的两道剑罡。

    这两道剑罡一左一右,交叉而来,迅疾且诡异,根本就不容那怪物反应过来就已经从它的躯体上贯穿而过。

    事实上,这样的攻击对于死气凝聚的怪物来说并不致命,所以就有了随着剑罡而侵入怪物体内的炽烈太阳真火。

    “嗷嗷嗷……嘭……”惨烈的吼叫声中,那怪物的体内不断有火焰喷射而出并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炸响。

    自内而外的破坏让这怪物的巨大身躯变得千疮百孔,同时也变得越来越无力,转瞬之后就被蓝金色光芒卷入了卫道葫芦之中。

    葫芦之内有太阳真火,太阴冰火以及玄天雷火,那怪物刚一进入其中顿时就被火光包绕,片刻之间就被焚为虚无。

    此时卫道葫芦再次一转,蓝金色的光芒就朝刚刚被火羽逼退的一个怪物落去……

    将一小部分注意力用来催动火羽和卫道葫芦跟那些怪物厮杀的同时,陈风的主要精力还是用来掐指为诀,催动面前的太阳真火炼制符文。

    如果只是单纯的炼制几枚符文的话,对于陈风来说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想要将这些符文完美的融合到那巨棺原本的符文之中,并且让其正常的运转起来,那就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事了。

    幸好陈风并不是第一次做这么难的事情。以前他有过修复古老阵法的经验,现在算是派上了用场。

    当一枚枚的符文彻底炼制好后,陈风开始御剑绕着巨棺飞行,左手飞速的掐动法诀,右手则燃起了太阳真火,手指轻弹之时,那一枚枚的符文就化为一道道光芒飞向了巨棺之上破损的符文处。

    陈风的每一次手指弹动都力量恰到好处,所以符文飞到近前后便稳稳的落在那些破损处,一道太阳真火耀出,将新的符文和原有的符文融合到了一起。

    陈风刚刚补上前两枚符文之时并没有什么变化,可是随着补上的符文越来越多,巨棺之上竟是散发出了一道道细微的灵光并且越来越亮,不断朝着周围荡漾。

    见此情景,陈风面露喜色,手上的动作更快。

    巨棺外的变化显然也影响到了棺内,本来那响亮如雷的呼噜噜声猛然一停,但是震耳欲聋的嘶吼声却是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刹那之间,头顶上那片死气凝聚而成的乌云反复是沸腾了起来似的,不断的有死气凝聚而成的怪物从中冒了出来,张牙舞爪,疯狂嘶吼着朝陈风冲击而至。

    它们的身形并不巨大,至少不能跟之前陈风灭杀的三眼巨怪相比,其中最高大的也不过才只有十来米而已,绝大多数就三四米而已,比起陈风来当然是高得多,可是在巨怪里却绝对是小的不能再小了。

    尽管它们很小,可是数量却着实不少,一开始就窜出了百十来个,随后更是源源不断似的从乌云之中冒了出来。

    这些怪物的形状千奇百怪。除了有的像是飞禽有的像是走兽有的则是游鱼之外,还有些则是怪异丑陋,即便是连陈风都不知道其是个什么东西。

    虽然长得吓人,可是它们的实力相对于陈风而言却是不值一提。

    陈风催动火羽一通狂斩,顿时把扑到了最前头的三四十个怪物都通统灭杀。

    只是旋即陈风就发发现杀掉它们固然容易,可是凝聚成了怪物的那些死气却不会随之彻底消失,而是会四散开来并不断聚拢,看样子竟是要重新凝聚成为一个更大的怪物。

    见此情景,陈风不由得有些皱眉。

    自己要是灭杀数百怪物,然后它们死后的死气凝聚在一起,岂不是会形成一个庞然巨物。

    陈风的念头飞转之时,本来分开斩杀怪物的火羽纷纷汇聚,每十二根结成一个小的一元万象阵,然后不断累积,最后就形成了一个大的一元万象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