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44章 要不要这么狠

    要知道巫妖双方的实力对比一直都是半斤八两,要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在这秘境内对峙了那么多年。

    可是这回妖族却能以这种摧枯拉朽般的速度将巫族打得连老巢都丢了,族人更是伤亡殆尽,无论如何都让陈风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正当陈风思索其中可能的缘由时,叶玄却是满脸笑容的走了过来,道:“妥了,从今之后,伯撼和山苗这兄妹俩就都是我的徒弟了,你身为长辈是不是该稍微表示一下,给个见面礼什么的。”

    “他们没有姓氏吗?”陈风随口问道。

    “当然没了,他们可是巫族,传承比人族还要救援,本就跟咱们不同,没姓氏很正常。”叶玄道。

    陈风点点头,掏出了两瓶丹药递给叶玄。

    因为都是用来强身健体稳固魂灵的,所以随便送人也没什么关系,至少不必担心吃坏肚子。

    “我就先代他们谢谢你了。”叶玄一喜,接过丹药道:“我刚才帮你问了问,他们说巫族的部落被攻陷已经有些时日了,当时巫妖两族厮杀的厉害,谁都没有占了多大的便宜。”

    陈风一听这话就禁不住笑了起来,瞥了一眼旁边的坑,没有把这种明摆着是撑场面的话给戳破。

    事实上,巫妖两族之间的战斗谁赢谁输先不说,死伤的比例也不提,淡淡就说巫族的老巢被端了这种事就已经表明巫族输了这一局。

    叶玄看到了陈风的表情,却没有帮巫族说话,继续道:“不过巫族并没有都死绝,其中的强者聚集在一起跑去攻击妖族的老巢,而一些老弱病残则暂时留了下来,咱们看到的那些死去的就以这些人为主。”

    “这么说现在妖族的老巢成了战场了?”陈风道。

    “应该是。”叶玄道。

    “那我得去看看。”陈风朝叶玄道:“你们稍后也过来吧,因为离开这秘境的出口就在妖族的老巢附近。”

    话音未落,陈风就匆匆而去。

    等到陈风来到妖族的老巢时,却发现跟当初自己见到的已经截然不同,因为同样成了一片废墟,地上还散落着许许多多的尸体,既有妖族也有妖兽,看起来要比巫族那边更惨。

    很显然伯撼和山苗这两兄妹并没有撒谎,剩余的巫族主力的确是跑了过来报复,并且双方还大战了一场。

    只是……陈风换了一眼四周,很是迷惑地想到:“剩下的巫族和妖族呢?总不会是又约了个地方开打去了吧?”

    “什么人?!”断喝声中,一道赤红的火焰从妖族老巢的深处飞来,来势汹汹的朝着陈风烧了过去,却又在将要碰触到他时飞速收敛了回去。

    玩火能够玩得如此熟练的,当然就是元凰。

    她之所以会收手,当然也是因为借着火光看清楚了陈风。

    “发现了什么没?”陈风并没责怪元凰的鲁莽,随口问话是将卫道葫芦祭起,一道道蓝金色的光芒从葫芦口上荡漾开来,疯狂抽吸着周围的死气,让周围黑漆漆的天空都变得清亮了许多。

    陈风虽然没有深入内部,却感觉到这里的死气相当浓郁,禁不住有了种不太好的预感。

    看了满地的死尸一眼,陈风挥出了大片的太阳真火,望着金灿灿的火海不断朝着远处蔓延,陈风非但没觉得这景象十分壮观,内心里反倒是沉甸甸的,如同是压了个块石头。

    “除了几个小妖之外,其他的妖族都不见了,据说是跟巫族打着打着就消失了。”元凰回答。

    “里头有个阵法,你要不要去看看?”胡灵儿道:“兴许能够发现什么线索。”

    陈风当即就跟着他们进入到了妖族的老巢内部。

    此时陈风才发现周围的几座山竟然都被妖族给掏空了,然后在山里建造了一座城市出来。如此大的手笔完全不逊色于巫族的那个以层层的山峰组成的阵法。

    山内的空间虽大,可是放眼望去却是空空荡荡,所能看到的仅有飘荡于四周的死气以及满地横陈的尸体。

    “阵法在哪?”陈风问道。

    “跟我来。”胡灵儿走在前头,领着陈风来到了一片更加广阔却空旷的广场上。这里连具尸体都没有,所能看到的除了飘散如黑烟的死气就只要地上的阵法了。

    只不过阵法不知何故已经无法运转,所以根本看不到一丁点的灵光从上头散发出来。

    陈风摆了摆手,便有大片的太阳真火汹涌而出,如浪潮般澎湃激荡,片刻间就把阵法上空的所有死气都驱散开来并且笼罩在半空之上,光芒照耀而下,将本来被黑暗占据的广场照的是亮如白昼,须发皆明。

    陈风没有理会旁边元凰等人略显惊诧的眼神,低下头去打量着地上的阵法。

    不管是巫族的,还是妖族

    的,又或者是人族布置的阵法,绝大多数都是一样的。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大同小异。

    之所以会这样,说白了也是跟天地规则有关。

    因为全都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中,所参悟出来的天地规则必然都是相同的,比如阵法都离不开阴阳三才四象五行等等,那么在此基础上衍生出来的阵法自然有着许多相似之处。

    但是大同小异终究不是相同,而阵法的奥妙之差异恰恰就体现在那些不一样的地方。

    比如这里的阵法,陈风当然看得出来这是个传送阵,但是由于它采用了许多妖族的符文以及布阵的方法,所以陈风想要将其从外到内都看个明明白白却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低头研究了约莫半个多小时,几乎将阵法各处都转了一圈后,陈风才扭头对胡灵儿道:“这是个妖族的传送阵,不过传送去何处我却是看不明白。”

    “我猜着巫族多半是豁出去了想要跟妖族拼命,而妖族也没想到巫族竟然这么凶猛,两边都有些没防备之下,于是巫族就杀进了妖族的老巢内,当时妖族肯定是疯狂抵挡,但是没能挡住,所以就运转传送阵,想要逃走,可没想到巫族却追了过去。”陈风微笑道:“你觉得我这推断如何?”

    “如何不如何并不重要,你能把这传送阵修好吗?”胡灵儿满是希望地看着陈风。

    “不行。”陈风摇头。

    “你能不能认真点,你连看都没看,连想都没想,就直接说不行,是不是有点太敷衍了。”元凰道。

    “谁说我没看谁说我没想,早在刚才我就已经看了很多遍想了个明明白白。”陈风再次看向胡灵儿道:“我修不好,你找别人吧。”

    “可是除了你,谁又能够进得来这秘境之内呢。”胡灵儿皱眉,旋即看向陈风,想要张口说话。

    “不要说,没可能。”陈风看她的样子就猜到了她要干嘛,直接就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这里的阵法陈风不是不能修,只要多花些时间好好研究研究,将其修复好还是没问题的。但是接下来又该怎么办呢?

    那巫妖两族不管去了哪里都是麻烦,将他们请回来就是自找麻烦。

    胡灵儿有着雄心壮志,只想把那些残余的妖族找来帮助自己,但是陈风想到的更多的却是这些妖族要是离开了秘境后会不会干出什么穷凶极恶的事来。

    以前的妖族是个什么样子,历代的修炼者的记载上已经说得很清楚,而这些被封在秘境里太久太久的妖族出来后,看到遍地人族并且自己的实力足以横行无忌时,它们会循规蹈矩吗?

    答案必然是否定的。

    正是有了这样的顾虑,陈风就不会亲手打开这个口子。

    “你们进来后有没有看到被妖族从巫族那边抢来的三足金乌的尸体?”陈风问道。

    “没有。”元凰摇头道。

    “你不是说有妖族残余,能否帮我去问问此事。”陈风朝元凰道。

    “我可以帮你,不过你也得帮我们。”元凰趁机道。

    陈风眼睛一眯,淡淡地道:“你这是在跟我谈条件吗?”

    “不是,不是,我们只是想求你可怜可怜那些剩余的妖族,他们还小,数量也不多,要是留下来,估计就都得死,不如你发发善心,将他们交给我们,也算是积德行善,岂不美哉。”胡灵儿忙笑容满面地道。

    “倘若这些妖族出去之后杀一个无辜之人,那么就不是积德行善了。”陈风看向胡灵儿和元凰道:“你们要带它们走,我可以不拦着,但是丑话说在前头,凡是有一个妖去了外面胆敢为非作歹,伤害了无辜民众,那么我不只是会杀了那妖就连你们……”

    稍微顿了顿,陈风才道:“我也不会饶过,到时候你们不要怪我下手无情就行。”

    “要不要这么狠呀!?”元凰有些不爽地道。

    “必须要。”陈风看向元凰,威压渐盛,道:“哪怕是再普通的人都不应该遭受到伤害,这是我的底线,如果你们胆敢触碰,那就来试试我的剑能不能斩妖除魔?”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胡灵儿连忙笑着打圆场,同时朝着元凰使了好几个眼色让他给陈风赔罪。

    可是元凰却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尽管走了,但是没过多久后元凰就又走了回来,板着脸道:“我问过了,他们并没有见过三足金乌的尸体,想必是被族里的强者带走了。”

    陈风点点头,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此次他过来,一大半的原因是冲着三足金乌的尸体而来,因为他想到了那尸体上死气弥漫,若是放任不管,很容易就会导致这个秘境都被死气摧毁。

    只是让他没想到自己来时就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