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43章 输得太快了点

    如此一来,他的体温暴增,身上也红彤彤的好像是蒸熟的大虾。

    “我哥哥没事吧?”巫族女子不敢打扰陈风,看向叶玄问道。

    “我怎么知道。”叶玄翻了个白眼道。

    也许是觉得太过炽热,那巫族男子甚至睁开了眼睛,见到了陈风时目光里闪过了强烈的凶狠之色,下意识的就想要出手杀人。

    可是此时他才发现自己一动都不能动,禁不住想要咆哮一声,但随后又发现连说话都不行。

    陈风当然看到了这巫族男子的目光,心中暗暗不爽,对那巫族女子道:“你最好给你哥哥解释一下,我可不想好心好意救了他,反倒被他当成仇人。”

    巫族女子见到哥哥醒来,心中大喜,连忙过来劝慰。

    她用的乃是巫族的语言,腔调古怪,有些词语更是十分古老。陈风虽然听不懂,却可以感觉地到其中似是蕴含着某种玄妙,仿佛只是说话时都能够引来天地灵气躁动。

    可惜现在这里的天地灵气已经十分稀薄,否则的话,必然能够看出更多非凡之处。

    有了巫族女子的劝说,那巫族男子的态度总算是好了一些,至少不用看仇人似的目光再盯着陈风,只是看样子心中的恨意却并没有消失。

    陈风虽然秉承着医生救死扶伤的职责,但也没有圣母到敌我不分通通都会救的程度。

    尤其是明摆着能看出这个巫族男子对自己怀有恨意,陈风又怎么可能继续管他,当即将太阳真火以及剑丝收了回来,随后又撤回了凝血渡魂针。

    “我哥哥好了?”巫族女子问道。

    “痊愈谈不上,但是短时间内死不了了。”陈风实话实说道。

    如果那家伙态度恭顺一些,即便只是装一装,陈风也许都会给他完全治好,现在嘛,暂时帮他化解了五六成的死气,剩下的那些还留在他体内。只要他不离开这里,依旧会受到死气侵袭,随后必然是难逃一死。

    “谢谢。”巫族女子恭敬地道谢。

    “咱们走。”巫族男子没了凝血渡魂针的束缚,当即站起身来,一把拉住巫族女子的手就不由分说拽着她走了,到底都连句谢谢也没说。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帮巫族就是特么的白眼狼。”叶玄很是不爽地道:“早知道这样,你就不该救他。”

    “刚才没舍得杀他们的可是你。”陈风笑着道。

    “我特么也是瞎了眼。”叶玄骂了一句,神色愤然。

    陈风倒是没有多么生气,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至于那对巫族男女有什么态度他反倒不是特别在乎。

    不过叶玄的火气却并没有轻易消除,虽然后面不怎么骂了,可是依旧臭着一张脸,仿佛有谁得罪了他似的。

    “你的这个情绪很不对劲。”陈风看着叶玄道:“你是不是对那俩巫族有别的什么不可告人的想法,所以没能得手才这样气不平?”

    “这么明显吗?”叶玄并不诧异陈风能够看得出来,随口道。

    “几乎都写在了你的脸上。”陈风道:“直说吧,到底是什么事,若是能帮的话,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你还真未必能帮得上忙。”叶玄并没多么高兴,摇了摇头道。

    这话一出,顿时让陈风来了好奇心。毕竟以陈风现在的实力之强,当世之中能够以武力来解决的问题,还真没有多少是他解决不了的。

    叶玄抓了一把头发道:“我刚才看了一眼那俩巫族,发现他俩的资质都很不错,尤其是那个女孩,更是相当适合修炼我三尸道的法门,你也知道我三尸道几乎被灭门,只剩下我一人,重振门派的责任就压在了我的身上,现在遇到了一个好苗子我当然想要收入门墙之中,只是没想到……”

    “这种事我还真帮不上什么忙。”陈风想了想道:“不过你也先别急着丧气,说不定他们回到了巫族的部落中,咱们现在找过去,也许就能够遇得到他们,到时候你把你的想法一说,能不能收徒就看你们之间有没有师徒缘分了。”

    叶玄点点头,当即就催促着陈风快走。

    陈风禁不住哭笑不得,也颇为好奇那巫族女子究竟有着怎样非凡的资质能够让叶玄这么强烈的想要收其为徒。

    越往前走,陈风和叶玄所看到的战斗所造成的破坏痕迹就越多,同样倒在路边的尸体也更多。

    有的尸体已经彻底死透,可是有的却已经因为受到了死气的侵袭而变得更加凶残,感知到陈风和叶玄靠近时就猛冲过来。

    虽

    然以陈风和叶玄两人的手段,灭杀这些死尸并不是什么问题,但是依旧让他俩前行的速度慢了许多。

    由这些惨烈的景象,陈风就足以猜到之前的战斗是何等的激烈,同时忍不住在想究竟是因为什么缘故,竟然让妖族和巫族这对老冤家不顾一切的也要将对方灭掉。

    直到陈风来到了当初他曾经来过也见过的巫族的部落聚集点时,才总算是明白了双方的仇恨为何一下子会爆发到了势不两立,必要灭绝一方的地步。

    原本这里有着巫族的许多部落居住,人口众多,还有扶桑树在旁,给人一种蒸蒸日上之感。

    但是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了,各个部落的驻地都已经被夷为平地,甚至连周围的山峰都已经被轰爆打塌,偶尔残余一些山头也已经是破破烂烂。

    不仅如此,扶桑树已经是不复存在,就连地下的那只三足金乌也不见了踪影,留下来的只有一个巨大的坑。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叶玄有些傻眼的看着下方的那个巨坑,又是惊诧又是失望。

    “看来我离开前刚刚开始的巫妖之战以妖族胜利而告终。”陈风绕着周围看了看,道:“咱们去妖族那边。”

    “我现在对妖族没兴趣,我想要的是见到那个巫族女子。”叶玄皱着眉,一脸不爽地道。

    “不用着急,她就在那边呢。”陈风说着就打了个响指。

    一缕火焰随之飞出,转瞬间就化为了一条长有百米的火龙,朝着一个破烂的山头轰去。

    “嘭。”恰在此时一道寒光闪过,雷鸣般的响声中一根巨大的箭矢朝着火龙激射过去。

    只是这火龙虽然栩栩如生,毕竟不是真的龙。由太阳真火凝聚而成的它又怎么可能惧怕一根箭矢的攻击,所以它当然没事,不过那根箭矢都没有能够穿破它的躯体就已经烧的无影无踪。

    连坚硬的箭头都在太阳真火的燃烧下化为了虚无,可见太阳真火是何等的炽烈。

    “轰隆。”火龙丝毫没有受到箭矢的阻拦,一抓就轰在了那座只剩下不到百十来米的山头上。

    没有什么特别惊天动地的巨响,那座山头就直接崩散开来,许多碎裂的石头未曾落地就已经化为了液体,建落在地上发出了噼啪的轻响。

    光芒闪耀,映照出了原本躲在山头后面的两个人。

    其中一个此时正拿着巨弓,满是警惕和憎恨的盯着陈风,嘴里更是用巫族的语言大声呼喝着什么。

    赫然正是陈风曾经治过的那个巫族男子,而他后面的则是叶玄念念不忘要收为弟子的巫族女子。

    陈风听不懂那巫族男子的话,却能猜得出来不是好话。

    虽然可以不在意他对自己的敌意,可是陈风却不喜欢被人辱骂,哪怕是听不懂也不行,所以他再度打了个响指。

    本来停在了他们前方十余米外的火龙就猛然动了起来。随着它身上的火焰骤然变得炽烈,周围的死气顿时就被引燃或者驱散。

    不过对于相距很近的这一男一女来说,被火龙当成了猎物的感觉却并不好受。

    “我们没有恶意。”巫族女子举起了手,大声喊道,同时还拽出了巫族男子手里的弓。

    陈风没有跟她说话,只是朝叶玄使了个眼色。当然,与此同时火龙也停了下来,但是却没有退开,依旧是在空中盘旋,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俩,一副随时都可能对他们发动致命攻击的样子。

    “你们也别害怕,我们同样没有恶意,相反你们俩的机缘到了。”叶玄满脸笑容地走了过去。

    那巫族男子见到叶玄这个样子,只觉得心里没来得及的泛起了一股冷意,下意识的就想要拔出刀子跟他拼命。

    要不是旁边的巫族女子拉着,说不定叶玄的收徒计划会当场泡汤不说,还会搞成一场惨烈至极的厮杀。

    陈风不想过多的掺和进叶玄拐骗两个巫族男女的无耻勾当中去,所以就干脆在周围溜达了起来,望着满地的坑洼还有散落在地上的尸体,试图拼凑出当初巫妖之间战斗的全貌。

    当然,陈风的这个想法是不太可能实现的,毕竟时间过去了太久,这里的痕迹也已经被破坏了许多,就算是他再怎么擅长脑补都不足以将整件事想明白了。

    不过,从地上崩散的阵法来判断,陈风大概猜到了当初妖族杀来时十有八九破坏了此处的核心阵法,这才导致了后来妖族能够不断突袭进来,一点点削弱了巫族的防御力量,导致了巫族的彻底惨败。

    “只是这也输得太快了点。”陈风搓着下巴,总觉得这样的形式变化有点不太正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