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42章 他还没死

    上次来时,他虽然没有主动去破坏巫族的阵法,可是当时为了逃命,却也搞了不少破坏。现在回想起来,巫族的处境变成这样,不能说全跟自己有关,毕竟巫族倒霉的罪魁祸首是妖族还有那个三足金乌。可他陈风多多少少也还是有些要沾上一些因果的。

    叶玄见他低头沉思,也就没有再继续打趣他,但也没有去碰触那巫族老者的尸体,免得他突然“活转”过来攻击自己。

    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四周,叶玄迈步朝着与那老者出现时所在的位置相反的方向走去。

    因为这巫族老者出现的太过蹊跷,对陈风的攻击也显得相当没来由,所以叶玄觉得其中必有原因,若不查个清楚明白,心里不得安宁。

    “嘭……”走出了约莫两三千米后,叶玄走进了一片荒草丛生的地带。

    正当叶玄觉得自己多半是猜错了,准备转头离开时,却冷不防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响声从约莫百米外传来,同时一道寒芒已经是迎面而来。

    这寒芒并不是什么剑光,也不是法器,而是一根普普通通的箭矢。

    说普通是因为它上面并没有任何符文之类的加持,可是它又跟人们用的箭矢大不相同,因为长有将近三米,粗如承认手臂,那箭簇更是寒光森然。

    正常情况下要是一个人被射中的话,那后果绝对不比被反器材狙击步枪给击中强多少,肯定是中箭处周围的身子会当场崩碎成渣。

    “哎呦我去。”叶玄真没想到自己会遇到暗箭偷袭,一惊之下连忙朝着旁边纵跃,与此同时也将马面唤了出来,挥起长棍就朝着那呼啸而至的巨箭砸落下去。

    “当啷,嘭。”金铁交鸣声中,巨箭被长棍击中,顿时爆出密密麻麻的火星,随后箭矢的杆子在剧烈的震荡中更是应声崩碎开来,只剩下那巨大的箭头被远远的打飞了出去。

    尽管打爆了飞来的箭矢,可是仓促出手的马面却也被箭矢上的狂暴力量震得连连后退。

    要知道这马面可是拥有着相当于帝境修炼者的实力,就算它并不以身体强壮而见长,可是正面碰撞之时竟然被一根箭矢给震退也足以让人心惊不已。

    这当然不能说马面很弱,恰恰表明了射箭之人的力量强横,否则不可能只用一根普通的箭矢就打出这么强大的威力来。

    “呼,嘭。”叶玄没有给对方继续攻击的机会,所以马上就催动刚刚被震退的马面跳了上去,抡圆了手里的长棍就轰击在了箭矢飞来的方向之上。

    震耳欲聋的巨响声中,这一棍所造成的冲击力在地上延伸,泥土和碎石如同波浪一般翻涌,而有些隐藏在草里的洞穴则轰隆一声坍塌下来。

    就在此时,两条身影从草丛里冒了出来。

    他们都有着两米多的身高,比荒草要高出了一截,真的不知道他俩是怎么藏在草丛之中还没有被轻易发现的。

    前面的一个巫族拿着一把巨大的弓,显然刚刚那一箭正是他射出来的。

    从草丛之中跳出来时,他已经又取了一根箭矢打在了弓上,瞥向叶玄之时直接就将弓拉满随后就松开了手指。

    很显然这巫族也明白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道理,所以完全没有理会相距更近的马面,而是直接攻击叶玄。

    “嘭。”雷鸣般的破空声中,箭矢化为一道流光直射叶玄。

    “特么的。”叶玄低声喝骂之时,身形疾闪,险之又险的避让开了几乎是迎面而来的箭矢,同时扬手就将一把符箓甩了出去。

    “嘭嘭嘭……”尽管因为这里的天地灵气匮乏,所以符箓的威力大打折扣,可是叶玄现在纯粹是以数量取胜,倒是颇为吓人。

    那持弓巫族不敢抵挡,连忙拉着身后的同伴朝着旁边闪避,同时拉动居功就又要还击,可就在此时他却忽然间身子一软,当场就扑倒在了地上。

    “这什么情况?”叶玄见他倒地,反倒是吃了一惊。本来都已经准备好了的三尸道秘术反倒不好意思用出去了。

    跟在那持弓巫族身后的乃是个女的,不过身形依旧是相当高大,见同伴倒地连忙上前查看,同时也拔出了一把明显就是用某种妖兽的牙齿制作而成的利刃,满是警惕的看着叶玄。

    “能听懂我的话吗?”正当叶玄犹豫该杀了他们还是放了他们时,陈风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那巫族女子看了陈风一眼,没有说话。

    “他还没死,如果让我试试的话,说不定还有救。”陈风道。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趁机杀了我哥哥。”那巫族女子目露欣喜之色,随即就忽然问道。

    <

    br />

    “若是我要杀你们,还用得着耍这样的手段嘛。”陈风蔑然一笑,同时放出了一丝自身的气息。

    那巫族女子顿时就被泰山压顶般降临的强大威势给震慑的面露惊骇之色,旋即却是放下心来。因为她知道陈风说的是对的。以他的实力当然可以随手将他们灭杀,实在是没必要玩什么花招。

    “请。”巫族女子将手里的利刃收了起来,朝着陈风恭敬道。

    “靠,刚刚没杀他们的可是我,都不见对我这么恭敬。”叶玄很是不爽地低声嘟囔道。不过他也不会因此就嫉妒陈风,毕竟绝大多数救死扶伤的医生都备受人尊敬。

    陈风走到近前,打量了一眼昏死过去的那个巫族男子的脸色,又伸手试着给他把了把脉,旋即发现这些巫族虽然身形巨大,看起来跟常人大不相同,但是体内的经脉什么的却跟人相差不大。只是因为身形有些差别,所以脉象上多多少少也会有些变化,不过并不会影响自己的诊断。

    “医生,我哥哥怎么样?”巫族女子见陈风一直在给哥哥诊脉,可是却不发一言,心中不禁担忧,忍耐了几次后最终没忍住询问道。

    “体内死气游走,以至经脉皆受到破坏,若是不尽快医治,怕是活不过一天。”陈风道。

    “请您救他。”巫族女子跪在地上朝陈风道。

    “不必多礼,我既然说要救,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陈风说着,手指虚招,一道道暗红色的光芒就从储物袋子内飞了出来。

    这些光芒自然就是陈风已经许久都未曾用过的凝血渡魂针。

    再次细看了一番后,陈风这才取针刺在了那巫族男子的身上。

    陈风之所以肯主动出手救这巫族男子,一方面是因为不忍眼睁睁看着他就这么死了,另外一方面也是想要试试能不能治疗的好被死气的侵袭的人。将来若是再遇到类似的病例时,他就会更有经验一些。

    凝血渡魂针刺下的一刻,陈风心里不禁暗暗惊叹巫族的皮肉真够结实的,幸亏他用的乃是凝血渡魂针,换成是一般的银针,肯定是刺不穿这个巫族男子的皮。

    随后陈风又发现传说中巫族没有魂灵的说法也不完全争取。至少在他面前的这个巫族男子就有魂灵存在,只是相比起一般的人来要弱一些。

    由此陈风猜测:也许最早的巫族的确是没有魂灵,而现在的这些是后来跟人族进行通婚过的混血儿,所以才有了魂灵。只是天道公允,巫族的体质已经相当好,所以哪怕是魂儿的魂灵也比正常人要弱。

    意识到了这巫族男子的魂灵比较弱,陈风在随后下针时也就多加了几分小心。

    虽说跟敌人战斗时,陈风下手从来都不没有手软过,可是身为医术,他却不想让自己的病人死在自己手里。

    一边扎针,陈风也一边在调整着治疗的方案。

    起初陈风想要以针灸刺穴的办法将巫族男子体内蓄积的死气给导引宣泄出来。可试了一下后他却发现这些死气竟是相当顽固,仿佛在这巫族男子的体内扎了根似的,以寻常引导之法居然不能奏效。

    念头飞转之下,陈风当即就换了个治疗的方法。

    手指轻弹之时,手指上的丝雨戒指闪过一道道细微的白光,同时一道道剑丝飞出,刺入了巫族男子的体内。

    原本用来杀人的剑丝现在被陈风当成了银针在用。

    之所以要这么做,主要是因为陈风接下来的治疗需要用到太阳真火,而凝血渡魂针因为材质的位置,不太适合禁受太阳真火的长时间烧灼,所以陈风就换成了剑丝。

    当一根根的剑丝悄无声息又精准无比的刺入了巫族男子体内后,丝丝缕缕的太阳真火则顺着剑丝进入了他的体内。

    此时陈风通过脉象密切监视着巫族男子的身体状况变化,以便及时作出治疗方法的调整。

    随着太阳真火的涌入,原本盘踞在巫族男子体内的死气仿佛是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似的,顿时就变得躁动起来,一部分凝聚到了一起,朝着太阳真火冲击过去,一副要瞬间将其灭杀的架势。

    只是这些死气却显然是低估了太阳真火的强大,在初次的碰撞之下,死气被当场冲散了一小半。

    就在死气不断后撤,本能的想要保全自身时,却有越来越多的太阳真火随着剑丝进入,从四面八方到来,对死气进行了分化切割,最终彻底摧毁。

    如此一来,那男子体内的死气在短短时间内就被消去了一半多,可是代价却着实不小,毕竟他可不是陈风,随着太阳真火在体内穿行,哪怕是有着陈风控制着太阳真火的威能,依旧让他有种被扔在火炉中烧的感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