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41章 多大仇啊

    只是这巫族尸体显然不想就此结束,身子一挺就要起来。

    可是手持长棍的马面却再次到了他的近前,挥动长棍就给那诈尸似的巫族尸体来了一记闷棍,于是刚刚做起来大半个身子的巫族尸体又噗通一声倒回了地上,砸起了一大片灰尘。

    “你看,就是这么麻烦。”叶玄如此说着,却是将先前在地府里得到的黑棺取了出来,将巫族的尸体装进了进去。

    等忙活完了这些,叶玄才道:“这巫族虽然受了一些伤,但是却并不致命,真正让他死的却是体内的死气的瞬间爆发,而他死了之后魂灵就已经彻底被冲散了,所以刚刚我看到的就是一具躯壳,完全无法通过它的魂灵问出什么东西来。你那边如何?”

    “差不多。”陈风低头沉思片刻后道:“巫族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我觉得可能跟他们一直镇压着三足金乌的尸体有关,因为离得近,难免会受到影响,以前有阵法压着,相对来说还不是那么严重,可是经历了我们上次的闯入,那个大阵明显是受到了损坏,于是对三足金乌的镇压效果必然减弱,也导致巫族受到死气的侵袭几率大增。”

    “照你这么说,巫族怕是会真的凶多吉少。”叶玄搓着手道:“咱们得赶紧过去,免得三足金乌被巫族给抢走了,咳,我不是想要抢你看重的东西,而是为了去解决死气的问题。”

    陈风完全不相信他的话,却也懒得揭穿,看了看外面黑漆漆的天空,道:“先别急,等天亮了再说。”

    这一等就是七八个钟头,可是天色却始终黑漆漆的,完全没有一丁点要变亮的迹象。

    陈风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上次他来时曾见过太阳东升西落,虽然后来知道那个太阳只是死去的三足金乌的妖丹,虽然死气沉沉,但是毕竟能够播撒光明,普照四方,也总比始终处于黑暗之中好得多。

    只是让陈风没想到的这次再来时,却见不到那个三足金乌的妖丹所伪装的太阳出现了。

    之前一战中,陈风记得那妖丹曾经被妖族利用起来破阵,并且自己还差点被其上散发出的炽烈光芒给伤到,幸亏当时自己逃得快,否则搞不好已经化为了灰灰。

    现在回想起来,说不定就是因为那一战后,三足金乌的妖丹被妖族给抢走了,以至于这里就没了太阳。

    “怕是巫族的处境会相当糟糕。”陈风心里想着,决定不再浪费时间等天明,朝叶玄招了招手就朝着巫族的聚集地而去。

    越过了数座山后,陈风越发确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因为这些山上的阵法已经被毁掉了七八成,剩下的那些已经不足以对来人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

    由此就足以表明巫族的境况肯定是不会太好,否则的话,他们不可能放任这些阵法受损而不加以修理。

    毕竟这些依托山峦而布置的阵法并不仅仅是为了保护他们和削弱来敌,更重要的是镇压那只三足金乌的尸体。

    现在阵法毁了却没人理会,只能说明要么是巫族已经无力去理会这些,要么就是没有了修理的必要。不管是哪种可能性,对于巫族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又朝前走了一段路后,看到的景象却让陈风有些心里发冷。

    因为沿途不时会看到妖族以及巫族的尸骨,更多地还是妖兽的尸体。有的已经死去了很久,已经开始腐烂,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恶臭还有强烈的死气凝聚之上。有的看样子却是死去刚刚没多久,却同样有着死气笼罩。

    叶玄起初看到了巫族的尸体,忍不住就想要过去收起来炼化成尸兄,可是经历了几次他刚刚凑近,那死尸就猛然间动了起来,朝着他就疯狂扑来,直到将其轰爆后才会停下的情况后,叶玄最终放弃了之前的想法。

    “这巫族和妖族得有多大的仇呀,看到没,连巫族的孩子都来参加战斗,这是连未来都不要了。”叶玄指着路边一具跟妖兽死在一起的尸体道。

    那尸体足有两米来高,放在人堆里肯定算是很高大了,要是长得成熟点说是成年人也会有人信,可是在巫族中却是实实在在的半大孩子。

    “不奇怪,当交战的双方都彻底红了眼的时候,就没人能够顾得上未来,毕竟谁输谁就得死,相比起生存未来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陈风一边感叹,一边遥遥一指死了之后都还紧紧抱在一起的尸体。

    一道蓝金色光芒罩落下来,顿时就把妖兽和那巫族孩子的尸体裹在其中,不等它们来得及反应过来做出什么攻击的动作,就被直接摄入了卫道葫芦中。

    卫道葫芦之内有太阴冰火,太阳真火以及玄天雷火,就算那两具受到了死气侵蚀而重新活动的死尸再怎么牢固,最终也得被烧成飞灰。

    从看到尸体到现在,陈风一直都在这么做,为的是少让它们身上的死气大量外溢,让秘境内的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嘭……”恰在此时,一道暗红色的光芒呼啸而至,如同陨石天降般朝着陈风就砸落下来。

    虽然事发突然,可是陈风却早有准备,一道灿烂的火光冲天而起,惊天巨响声中就跟那暗红光芒对碰在了一起。

    仿佛是天地大冲撞似的,颜色各异的两道光芒在片刻的僵持后就突然爆裂开来,暗红和金色的光芒混杂在一起,朝着四面八方泼散,如同是崩散的烟花,无比的炫目,但是威力却更加猛烈。

    光芒所到之处,火焰随之蔓延开来,整个漆黑的天空就仿佛是被点燃了的煤炭似的,逐渐变得发红。

    与此同时,金灿灿的太阳真火朝着四面八方扩散时也在不断驱散死气,让周围的黑暗逐渐退散,泛起了一些光亮。

    此时陈风看到了刚刚攻击自己的人的本来面目,那是个身高足有五米左右的巫族男子,只是看样子已经有些老了,胡须都已经花白,头顶上的头发也掉了大部分,脸上的皱纹更是十分密集,但是他的身上散发出的威势却依旧是相当强横。

    此时看到陈风望过来,他完全没有半点惊惧之色,挥起手里一根粗大的手杖,朝着陈风就是一指。

    “呼。”手杖末端陡然亮起了一圈光芒,跟着就有一道暗红色的光芒陡然出现,朝着陈风轰击而至,跟之前的攻击简直是一模一样。

    只是这个巫族老者并没有站在原处挥舞手杖,而是在暗红光芒亮起时跨步狂奔向陈风。

    别看他一脸老态,但是行动起来却是相当矫健,奔行如风,刹那间就到了陈风近前,而那根被他刚刚扬起的手杖则轰隆一声朝陈风砸落下来。

    “轰隆。”虽然只是很简单的挥杖一击,但是这巫族老者却显然全出了全部的力量,那杖头上荡漾出一圈又一圈的光芒,随着不断挥落爆发出莫大的威能,层层叠叠降落下来,碾压着空气发出嘭嘭嘭的炸响,甚至连虚空都因为剧烈震荡而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一道道若隐若现的细碎裂纹出现在虚空中,又很快弥合,并没有虚空乱流从中喷发出来。即便如此,也足以让人看的是心惊不已。

    陈风着实是想不明白这巫族老者究竟跟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要不然怎么会这样不顾一切的想要杀了自己。

    纳闷归纳闷,陈风却不可能只挨打不还手,所以他脚步一滑,瞬息间就朝着一旁横移出了五六百米,已经避让开了这巫族老者全力一击的锋芒。

    “滋啦……”雷光一闪,炸响声中,三四十道雷电已经从雷蒺藜上激射而出。

    跟以前的攻击略有不同的是这些闪电此时虽然在空中也是屈曲蜿蜒,但是却给人一种井然有序之感。仿佛是三四十把飞剑同时刺出,虽然移动轨迹各有不同,但是最终的目标却是一致的。

    雷电不仅是迅疾,更重要的是狂暴猛烈,几乎是光芒一闪就已经落在了那巫族老者的身上。

    这老者显然没想到陈风竟然有这样的手段,一惊之下想要闪避却已经是来不及了。

    “轰隆……”巨响声中,他直接就被轰地向后飞退而出,足足在地上滑出了足有五六百米后才停下来,只是两条腿却已经深深地埋入了土中。

    巫族老者怒瞪着陈风,迈步就要拔腿出来,一副要跟他再厮杀一场的架势。

    可是没等他来得及把腿从土里拔出来,脸上就陡然间闪过一抹黑气,随即身子就陡然一僵,眼中的凶狠之色随之消失,但是他的右手却依旧死死抓着那根手杖,矗立在原地,仿佛随时都会跳出来厮杀的样子。

    “这是死了?”叶玄有些发怔地道。

    “嗯。”陈风点头道:“如我之前所猜测的那样,体内的死气蓄积到了一定程度,然后就处于一种危险的平衡中,稍微一战斗,自身的力量稍微减弱一些,这种平衡被打破,顿时就会遭到死气的全面反噬,结果就是这样。”

    “我有些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要攻击你?总不会是你上次来时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吧?”叶玄道。

    “滚。”陈风很是不爽地怒道,不过心里却禁不住有些发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