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37章 后悔

    咻然一声,鲜血凝聚成的符文就冲天而起,上面散发出的光芒却是越来越明亮也越来越殷红。

    当红光达到了极限时也攀升到了最高点,嘭的一声就撞在了阵法灵光所结成的光罩上。

    符文崩散成为一道道血光,融入到了光罩之内,如同一根根的细长血管在光罩内延伸并最终聚拢在一起,重新凝聚成了一个符文。

    “嗷。”沉闷却又充满着震动心灵的叫声之中,那阵法灵光的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獠牙狰狞的头颅。

    尽管只剩下了白惨惨的颅骨,并且有的地方还有破损,比如额头上就有个巨大的孔洞,仿佛是什么东西硬生生的抠破的,但是这并不影响这头颅上散发出来的赫赫凶威。

    那种仿佛可以吞噬一切,镇压一切,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住它的侵略的凶横之气,的确是具有着相当大的冲击力。

    它刚一出现,就用黑洞洞的眼眶看向了那血红的符文,张口就将后者吞了下去,随后再次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吼声。

    “轰隆……”吼声未落,好像震动天地的巨响就猛然间响了起来,刹那之间似乎道场所在的整座山都在颤动。

    与此同时,阵法灵光开始了急剧变化。若说先前它们还是明亮的,带着勃勃生机的,那么现在却是晦暗且散发着浓郁的死气。

    周围的天地灵气都在刹那间开始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令人感到压抑,烦躁,甚至绝望的死气,仿佛在转瞬之间,这个道场就变成了一座地狱似的。

    “哈,难怪我之前一直觉得很是古怪,觉得这座三尸道的道场未免太干净了点,原来是进行了伪装,想必也跟那颗三足火鸦的蛋有关。”陈风轻笑一声,但是目光却越发的冰冷。

    原本陈风以为那颗三足火鸦的蛋被放在藏宝库内,为的只是清理掉来往的人们身上的阴煞之气和死气,相当于是当成了清洁器来用。

    现在看来,终究是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因为那颗蛋完全就是在镇压着本该早就已经爆发的死气。

    对于三尸道来说,这颗蛋实在是相当之重要,否则的话在听到了他出现的消息后,三尸道的人也不会派出许多强者去追杀他。

    本来靠着护山大阵,还能勉力压住死气,可是因为陈风跑来大肆破坏,原本的平衡就彻底被打乱,局面到了濒临失控的边缘。

    林一山倒是果断,干脆就决定孤注一掷,不再镇压死气,想要直接把陈风干掉。就算夺不回来那颗蛋,能够将三足火鸦弄到手,自然是可以将眼下的危险局面重新扭转。

    当融入了死气的阵法灵光从四面八方压落下来时,真的有种黑暗笼罩四方的感觉,让人看着就觉得格外的憋闷。

    只是再浓重的黑暗都遮挡不住光明,而那死气虽然强烈却无法压制住日轮盘上延伸出的光柱。

    “轰隆……”震耳欲聋的巨响不断在空中回荡,崩散开来的光芒不断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冲击着压制过来的死气。

    陈风扬起了手,法诀变幻之时,火羽飞舞而出,放出熊熊的太阳真火烧向四方。

    当越来越多的惊天炸响频繁响起时,光罩的最上方崩裂开了一道缝隙,于是光柱便直接扫了过去。

    那本来不大的裂缝便被越撕越大,同时站在光罩上方的三足火鸦将阳光引了过来,这更是让裂缝不断扩大。

    此时太阳已经将要落下,但是依旧有着光芒闪耀,这无疑给了日轮盘最后再轰击一轮的机会。

    于是略显猩红的光柱随着日轮盘的转动开始疯狂破坏光罩,所到之处死气全都被烧得一干二净。

    不过陈风的目的才不只是破坏掉一个阵法,而是把光柱对准了满脸惊愕和愤怒的林一山。

    既然都结了仇,那么仇人当然就必须得死。

    林一山马上就感觉到了危险,想都不想闪身就走。而那道光柱则是如影随形,紧随其后,所到之处当然把能毁掉的东西都毁了个一干二净。

    “老陈,现在是不是该轮到我四处转一转,看能不能发现一些好东西了?”叶玄看着林一山被陈风杀的狼狈逃窜,心里又惊又喜,走到陈风身边就准备跑去别处大肆搜刮。

    “如果你活得不耐烦了,那就尽管去转好了,反正这里地方够大,随便哪里都够埋你了。”陈风淡淡地道。

    “你说不让我去我就不去了,没必要说这样的话咒我吧?”叶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瞅着陈风道:“怎么了?我并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呀。”

    “你当然发现不了,因为你的实力还不够强大。”陈风一边说着,一边重新拿出了灯笼,随手把牛头头套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死气瞬间将他笼罩,幽绿色光芒从灯笼内照射出来,将叶玄一并罩了进去。

    与此同时,正在空中大发神威的日轮盘却忽然光芒收敛,化为一道光芒飞入了陈风手中,至于三足火鸦以及火羽等更是早就已经被陈风收了起来。

    当这一切都消失不见时,原本肆虐三尸道道场的光芒以及太阳真火都消失不见,甚至就连空中的太阳都随之落下,整个道场几乎彻底笼罩在了黑暗之中。

    这一刻,叶玄忽然脸色骤变,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强横无匹并且充满了强烈杀意的威压猛然降临,如同泰山压顶似的就这么落了下来,让他的心神仿佛要被碾压崩溃似的。

    “哼!”陈风冷哼一声,身上气息暴增,竟是生生抵挡住了那股威压。

    不过陈风却并没有久留,拎起灯笼就步入了虚空之中,随后穿过虚空通道,走着走着,竟是走回了地府之中。

    现在的地府已经不像是他俩离开时那般喧嚣,陈风也没有过多逗留,带着叶玄一路步履匆匆的朝外走。一直到了距离地府很远的地方才停下了脚步。

    “老陈,幸亏有你劝我,否则的话这次我就真的凶多吉少了。”叶玄道。

    “噗。”陈风没有跟叶玄说话,而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刚刚为了保护叶玄,更为了自保,陈风鼓荡自身气息与那强横的威压对碰了一下,尽管当时未落败相,却实实在在的吃了个大亏。

    回到地府时,陈风已经是气血翻腾,满口鲜血,可是他却只能是压了又压,生怕一口鲜血喷出,惊动了里头的牛头马面黑白无常,那他和叶玄就彻彻底底地完蛋了。

    忍耐到了现在,他是再也忍不住了。随着一口血喷出,陈风长长出了一口气,心里的烦闷才稍微好了一些,可是随口气血翻涌,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你没事吧?”叶玄关切地问道。

    “我还好。”陈风说着,拿了几样随身的疗伤丹药吃了下去。这也算是身为医生的好处,只要不是特别麻烦的病,自己总能给自己解决。

    服用了丹药后,陈风迈步就又要走。

    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因为他刚刚喷出的那两口鲜血所散发出的血腥味和其中蕴含的强烈的生命元气就已经吸引了不少的幽煞魔从四面八方赶来。

    “我来吧。”叶玄自告奋勇道。

    “还是我吧,速战速决,不能再把时间浪费在路上了。”陈风说着,将之前刚刚收起来没多久的日轮盘取了出来,托在手里一转。

    嗡鸣声中,日轮盘上的符文随之亮起,随后剩余在其中的阳光便彻底释放出来,随着陈风的微微转动而绕着周围扫了一圈。

    瞬息间方圆五千米内,一切被扫到的幽煞魔都彻底化为虚无,干干净净。

    “走吧。”陈风随手将日轮盘收起来时,迈步前行。

    进入地府时不太容易,可是有了那盏灯笼在,想要出去时倒是并不难。

    不到两个多小时后,陈风和叶玄就出现在了地球上三尸道的道场中。

    这里依旧是破破烂烂,满地尸体,几乎跟他俩离开时并没什么两样,唯一的变化可能就是地上的尸体更加破烂,散发出了一股浓郁到令人作呕的臭气。

    “你继续留在这里,还是另有别的打算?”陈风随口问道。

    “我当然要走了,否则哪天地府再找过来我岂不是性命不保。”叶玄道:“不过这边也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管,所以我想请你帮帮忙,布个阵法什么的将这里封了,免得给地球添麻烦。”

    陈风看了叶玄一眼,倒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够这么想,随即就点头答应了叶玄的请求。

    叶玄这次的确是表现的十分大方,竟是把三尸道积攒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材料都拿了出来,让陈风随意发挥,只求稳固。

    陈风没有让他失望,足足耗费了七八天时间才布好了一个阵法,除了利用这里的地形布下防御阵法外还借用了不少他刚刚领悟到的空间阵法,将空间入口给封了起来,确保就算是他拎着那灯笼也未必能够再进入地府时才算是满意了。

    “你不会后悔吧?”启动阵法之前,陈风朝叶玄问道。

    叶玄沉默了片刻,最终道:“后悔,但是也得封。”

    他当然有理由后悔,因为之前他跟陈风匆匆走了一遭,根本就没把地府以及界外界摸明白,可以想得到其中必然藏着很多秘密,如果深入挖掘必有收获。

    可是叶玄却不敢再查了,他怂了,他怕惹来更大的麻烦,自己的性命没了是小事,要是牵连了整个世界,那就成了罪人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