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36章 太阳快点下山吧

    “林一山。”那老头看向陈风道:“你年纪轻轻能有如此实力已经很是难得,好好活着不好吗?何必跑来送死呢。”

    话说的是语重心长,仿佛是慈善老者的惴惴教诲,可是说话之时,在空中纵跃的青狮子已经猛然扑落下来,再次喷吐出黑沙,鬼火,黑风以及毒水,朝着陈风倾泻而下。

    “是呀,活着多好,何必找死呢。”陈风随口说着,手一翻时已经多了一物,正是之前用过的日轮盘。

    刚刚在外面转了那么久,日轮盘着实是吸收了不少的阳光,上面的符文几乎都亮了起来,陈风现在全都将其释放了出来。

    一道灿烂到就算是从侧面看都足以将眼睛晃瞎的白光从日轮盘中射出,笔直的就冲击在了那青狮子的身上。

    那些黑煞,鬼火,黑风,毒水在日光的冲击下,几乎是刹那间都被烧的一干二净,随即光柱就轰击在了五个头中最居中的一个上。

    “轰隆。”白光冲击之下竟有惊天动地的炸响传来,而后那个都没怎么来得及发威的狮子头就已经被瞬间抹掉。

    “你……”林一山见状,又惊又怒又是心疼,刚想怒骂却还没来得及发声时,却见陈风将手里的日轮盘向下一晃,于是刚刚毁掉了一个狮子头却还没有完全释放掉所有威能的白光就向下一落,如同一把数百米长的大剑似的,站在了青狮子的脖颈之上,光芒闪过,那巨大无比的身躯硬生生的被分成了两半。

    黑色的死气不断的从身躯的破口处涌出,仿佛想要将破损处修复,可是在炽烈的阳光不断照射下,却根本不可能弥合。

    “轰隆。”恰在此时,雷蒺藜却飞了过来,三百余道雷电直接就轰入了那破口之内,瞬间电光将那残破的青狮子团团包围。

    光是雷电的话,对那青狮子的破坏也许还不是很大,但是加上与雷电融合的玄天雷火后,那破坏力顿时就变得大不相同。

    这一刻就仿佛是将一个火星扔进了沼气池中,结果可想而知,惊天动地的巨响不断传来,整个青狮子彻底被轰爆开来,而那些死气也被炽烈的阳光给烧成了虚无。

    “唉,可惜了,要是让我来收了它就好了。”叶玄颇有些惋惜地道。

    “那要不你将对面这位也一并收了。”陈风指了指对面怒目相向的林一山对叶玄道。

    “还是算了吧。”叶玄一缩脖子,直接躲开,他可没有陈风那样的实力,对上这样的帝境强者,绝对只有被吊打的份儿。

    陈风也没打算逼着叶玄去死,所以微微一笑,将注意力重新放到了林一山的身上。

    与此同时,日轮盘一转,那道白光就横斩了过去。

    林一山刚刚见过自己的青狮子是怎么被摧毁的,哪里敢硬挡这白光的斩击,连忙朝着旁边躲闪。

    陈风没有操控着日轮盘紧追着林一山不放,而是顺势让白光扫向了刚刚林一山立足处的阵法上。

    要知道将日轮盘摆放在祭坛中时,借助着整个祭坛的威力,足以撕裂开秘境空间的入口。就算现在没了祭坛在,其威力稍微减弱了一些,但是依旧不容小觑。

    随着光柱在地上扫过,无数的阵法灵光急速闪烁,抵挡住白光的冲击却又很快因为超出了自身承受的极限而纷纷爆裂,崩溃。

    层层叠叠的阵法灵光消散的后果就是许多符文先后崩解,继而导致了相应阵法的损坏。

    不管多么大的护山大阵,归根到底都是由诸多的阵法和禁制组合而成。因为数量庞大,所以只要不是最核心部分的阵法和禁制,一些小的禁制出现上十个八个的损坏并不会对大阵的运转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但是当损坏的阵法数量源源不断的增多时,那引发的后果就相当严重了。

    片刻之后,笼罩在林一山身周的阵法灵光都比之前薄了许多,可见此时的护山大阵已经受到了不小的破坏。

    林一山本就是个阵法师,当然能够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脸色顿时就变得颇为难看。

    “哼。”冷哼一声之时,林一山拿出了一个木盒,双手捧着直接就举过了头顶,嘴里更是念念有词,却又没人能够听得懂他在说什么。

    “他在干嘛?”陈风朝叶玄问道。

    问归问,可是陈风的攻击却始终都没有停止,扬手之时日轮盘已经被他高高祭起,那炽烈灿烂的光柱丝毫没有减弱的朝着林一山就照了过去。

    此时此刻日轮盘中还有阳光可以使用,乃是因为现在的三足火鸦就站在护山大阵的上方,距离日轮盘已经相当近了。

    所以三足火鸦完全可以充当一个三条腿的过路财神,一边运转功法,从天上

    源源不断的吸收太阳的光和热进入自己身上,一边又将其中的大部分光和热转移到日轮盘中,使其能够不断的进行攻击。

    虽然三足火鸦是个过路财神,但是并非是一点好处都没得到,太阳的光和热从它体内穿行而过时当然也让他截留了一部分,并且还是最精华的,帮助他不断的提升自身实力,纯净血脉。

    林一山当然看出了陈风这一手的歹毒之处,心中狂骂不已,因为这特么的简直就是在抽取太阳的威能跟自己战斗,这不是耍赖吗?

    可着天下找找,有多少人敢说能够赢得了太阳?!林一山当然也不行。

    林一山脑筋转了转,便即开始飞速的掐动法诀。

    一道道的光芒从下层的小阵法中耀出并不断向上汇聚,并最终形成一体,仿佛一块即将成形的大幕以遮天蔽日的姿态就要把整个三尸道的道场笼罩住。

    有了这层光幕阻挡,就能暂时将阳光挡在外面,相当于时削弱了陈风的实力。

    不得不林一山的想法挺好,可是却忽略掉了陈风的智慧。

    眼见无数的光芒不断向上,陈风就猜到了敌手在打什么样的主意,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随即就变换了数十个法诀。

    “嗡。”日轮盘缓缓转动起来,射出光芒的一面朝向上方。

    尽管日轮盘的转动速度并不快,可是由于其上延伸出的光芒实在太长,所以哪怕是细微角度的转变,其扫到的范围都是相当巨大的。

    光芒在挪动之时不断轰击着周围的阵法灵光,发出嘭嘭嘭的巨响,更是将那些正在不断向上汇聚的阵法灵光给摧毁了许多,让本来都已经变得黯淡了许多的光罩上增添了一道颇为宽阔且笔直的光带,正是日轮盘上射出的光芒划出来的。

    “轰隆……”不管日轮盘转动的多么慢,终究只是九十度左右的转动,很快就变成了正面朝上。

    下一刻巨大的光柱就开始疯狂的冲击护山大阵上的光罩最顶端处。

    这里可以说是整个护山大阵最薄弱处,因为它距离依山而建的阵法的距离往往是最远的,同时灵光虽然汇聚于此,但是相对来说又略显薄弱。

    可是这里又是整个护山大阵最稳固的地方,原因是往往会在这里安置下镇压阵法所用的灵器,足以抵挡得住相当猛烈的进攻。

    陈风本就是阵法上的行家,当然明白这些,可是却完全没有在意,不断的催动着日轮盘释放出炽烈的光柱。

    “嘭嘭嘭嘭……”这是一场简单却又无比强硬的对碰,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的境地。

    想要破阵,陈风实际上有着太多的办法,可是他却懒得去费那么多心思,反正他现在有着日轮盘这样的大杀器在手,真没有必要浪费时间,直接来硬的就行了。

    光柱和阵法灵光的碰撞相当激烈,所造成的震荡更是异常强烈,冲击波从上向下扩散开来,狂风呼啸,吹的道场之内山石滚动,草木摧折,居高临下的看过去,简直就是一副末日将至的景象。

    此时护山大阵已经彻底运转了起来,不但是在吸收周围的天地灵气以及布阵用的灵石中的灵气,更是在疯狂抽吸着地脉之气来支撑阵法的运转,以抵消掉陈风的攻击所造成的巨大危害。

    地脉之气跟天地灵气不同,凝聚起来不那么容易,当然也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如果在短时间内抽取的太过离开,那么在以后的相当长时间内地脉之气都会减少,反过来就会导致道场内的灵气浓度下降。

    林一山作为阵法师不知道打理了护山大阵多少载,哪里看不出现在的护山大阵完全就是在死撑。就算是这次能够撑得过去,最终付出的代价也会异常高昂,足以影响到三尸道的未来。

    尽管高昂,若是能够撑得过去,终究也还是值得的,可是林一山却觉得这次想要撑过去并不那么容易,因为只要有阳光在,陈风的攻击就不会停,这就意味着短时间没人能够跟陈风拼消耗。

    “太阳快点下山吧。”林一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天早点黑。

    此时已经是午后,太阳已经西斜,光芒也变得没有那么灿烂炽热,可是距离下下山还有一段时间。

    对于陈风来说,有日轮盘在,阳光就算是稍微弱一些也没关系,吸收过来汇聚在一起,照样可以横扫一切。

    林一山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了,所以伸出左手在右手上一划,便即有一道鲜血飞出。

    “唰唰……”林一山手指勾画的飞快,刹那间就将那道鲜血当成墨水,在空中书写了一个血红色的符文。

    “去。”低喝声中,林一山手指弹在了符文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