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35章 三尸道传人

    这灯笼算是一件十分奇特的法器,借着光芒笼罩就能够轻易的破空虚空,从而行走在虚空的浅表层,可以轻松的掩饰自己的行迹,瞬间穿行过数百里之遥,但是又不会像一般穿梭虚空时受到虚空乱流什么的影响。

    陈风现在正是借助了灯笼的这种奇特之处,穿过虚空,避开了挡在前面的阵法,直接进入了阵法之内。

    就在陈风带着叶玄刚刚进入到三尸道的道场内时,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神识扫了过来,如同一双眼睛般不断的扫视着周围。

    那神识虽然看不到还隐藏在虚空浅表层中的陈风和叶玄,可是却隐约能够感知到他们的存在,于是双方就这样僵持住了。

    “怎么办?”叶玄传念道。

    “必须得打破僵局,否则的话咱们将会变得十分被动。”陈风道:“把你的马面放出去吧,吸引一下他的注意力。”

    “靠,老陈,咱们这一路处的可是不错,你不能又坑我。”叶玄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谁坑你了?只是让它出去吸引一下敌人的目光而已,用得着这么小气吗?”陈风道:“不只是你,我也会出手的,若是不尽快破局,咱俩就麻烦了,你不想就这么空着手离开吧?”

    “当然不能就这么走。”叶玄很是坚决地摇了摇头,旋即道:“我答应你了。””

    “那就开始吧。”陈风随手掐了个法诀,将其打了出去。

    这法诀散发着淡淡的灵光飞出了幽绿光芒笼罩的范围,旋即就骤然出现在了道场之内,给叶玄指引了方位时也吸引了正密切关注着这里的神识注意。

    “拼了。”叶玄如此想着,当即就把马面放了出去。

    马面跳出幽绿光芒范围时,正好出现在那道法诀所在之处。

    “轰隆。”巨响声中,数十道光芒从天而降,朝着马面就轰击了下来,瞬息间就覆盖了方圆四五百米的范围。

    同时散布在四周的阵法也随之被触发,各种灵光闪烁,一同轰向了马面。

    “我勒个去,老陈,我就知道……”叶玄见状脸色都变绿了,心中暗骂之时连忙操纵着马面仓皇逃窜。

    与此同时,天空上突然间就闪耀起了一道耀眼的光芒,金灿灿的,分外醒目,横扫过天空,旋即就落在了护山大阵之上。

    “轰隆……”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中,阵法上的灵光都随之颤抖不已,狂暴的冲击波向着四面八方扩散,绵延出数千米远。

    此时有着无边无际似的火焰在顺着阵法灵光不断淌落,如同正在倾泻而下的火焰瀑布似的,虽然不足以烧毁掉阵法灵光,可是当其落在地上时却将阵法没有覆盖着的草木都烧成灰烬。

    一道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阵法灵光的顶上,一身散发着暗金光芒的羽毛,长着三条腿,并且浑身火焰缭绕,赫然就是三足火鸦。

    跟之前刚刚破壳而出时相比,现在的它显得更加巨大,更加成熟,浑身上下的威势也更为强烈。

    那种光芒万丈,火焰缭绕的感觉,很容易会让人想到传说中的三足金乌。甚至当它飞在空中时,更加会让人想到太阳。

    尽管阵法灵光挡住了三足火鸦的猛烈冲击,但是巨大的冲击力依旧让阵法内外震颤不已。

    要知道三足火鸦并不只是拥有着炽烈的太阳真火,本身也拥有着帝境实力,刚刚的一击完全不逊色于帝境强者的全力一击,所爆发的威能当然不能等闲视之。

    原本轰向马面的那些阵法灵光也因为阵法的剧烈震颤而纷纷失了准头,以至于打在马面身上的不足十分之一。

    即便如此,马面依旧被轰得一连后退出了百余米后才稳住了身形。

    “吼。”没等叶玄将马面唤回身旁,一声沉闷的吼叫声从旁边响起,随即一头浑身青毛,脖子上长了五个脑袋的狮子就窜了出来,两边的狮头咆哮之声,中间的狮头却是朝着马面猛然一吸。

    “呼。”狂风骤然刮起,一股强劲的吸力瞬间席卷马面,带着它就朝那狮子嘴里飞去。

    这马面本就不是生灵,自然没有血肉之躯,身体都是死气凝聚而成,平常时候就算想要击中它都难,更别说像现在这样将其吸走。那难度就跟伸手去抓空中的烟气似的。

    可偏偏这长了五个脑袋的青狮子却仿佛对马面有着天然的克制似的,竟然轻而易举的就将其吸地飞了起来。

    叶玄见状,如何能够坐视不理,也顾不上再继续隐藏行迹了,伸手就抓了一把符箓,咻的一声全都甩了出去。

    这些

    符箓既有叶玄用正儿八经的制符手法制造而成,一经激活就吸引天地灵气化为法术轰击敌人,也有一些则是他用了三尸道的秘法,所用的材料以及制造方法就不说了,总之绝对是让人听了就倍感不适。

    虽说制法不太适合说,可是这种由三尸道秘法制造的符箓一经祭出,所散发出的威能却着实是相当惊人,打在那青狮子身上时所爆发的威力更是非同小可。

    “轰隆……”十数道符箓同时轰击在那张口猛吸的狮子脸上,顿时就轰得它踉跄后退,吸力随即骤减,马面也趁此机会朝着旁边躲去。

    “抓到你们了,给我出来。”怒喝声陡然从半空中响起,在山中回荡不已,如同四面八方都有人在叫喊似的。

    刚刚被打的退后几步的青狮子却猛然稳住了身形,身形微微一晃,两侧的四个脑袋猛然张开大嘴,分别开始疯狂喷吐不同的东西。

    一个是看似细碎却又沉重无比,以至于破空声刺耳非凡的黑沙,一个是墨绿色的火焰,正是幽冥鬼火,还有个则是喷出滚滚黑风,吹动黑沙更增威势,最后一个脑袋吐出的则是黄绿色的水,不但是腥臭无比并且落在地上就腐蚀出一个个深坑,可见其侵蚀力之强。

    只是这一切的攻击席卷而至时却完完全全没有伤到陈风和叶玄分毫。

    因为两人此时也就躲在虚空浅表层呢,根本就没有位于刚刚那青狮子攻击的空间中,自然而然不会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陈风带着叶玄朝旁边躲出了千米之后,随口就将灯笼收了起来。

    于是两人就彻底暴露在了三尸道的道场之内,只是没等敌人再次催动青狮子来袭,陈风就将雷蒺藜放了出去。

    “轰隆……”数以百计的雷电瞬间从雷蒺藜上喷发而出,仿若是一只巨大的刺猬骤然间竖起了所有的刺,而那一道道的雷电就从四面八方轰击向了一座依山而建的楼上。

    这楼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共有三层,倒是建造的十分精致,可是在数百道雷电轰击下当场就爆碎开来。

    不但是建造三层楼的砖石瓦块等等在刹那间被闪电轰碎成了四散的碎块,就连它建造时所依托的那座巨大山石也被雷电给轰下去了三四米深的坑,仿佛是被一头巨兽给硬生生的啃了一口似的。

    随着漫天的碎片飞舞,一道身影就出现在了陈风和叶玄的面前。

    “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发现得了我,不愧是个帝境强者。”这人年纪约莫在五十来岁左右,一把花白胡子,略显老态,可是目光却是相当锐利,看向陈风时带着几分审视,仿佛要将他浑身上下都切成片看个明白通透似的。

    “还有你,我看你的手段也是三尸道的传人,为何要跟外人沆瀣一气跑来我们这里送死?难道你就不怕这种欺师灭祖的行径遭受惩罚吗?”说完了陈风,他又看向了叶玄,带着几分呵斥道。

    “我是三尸道的传人没错,可是跟你们有个什么关系,灭了你们我只是为了报仇,跟欺师灭祖可一点关系都没有。”叶玄很是不爽地说着,朝着那老头比划了两下中指。

    老头显然不会明摆这比中指是个什么意思,但是他又不傻,联想叶玄的语气也能够猜到多半不会是善意的,禁不住脸色为之一沉,当即就又准备说话。

    “轰隆。”可是就在此时,又有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猛然间从上空传来,金灿灿的光芒更是笼罩了头顶上的天空,分外的耀眼。

    原来刚刚撞击了一次护山大阵的三足火鸦再次撞击在了阵法灵光上,不过却没有再只是靠着身体却硬碰,而是催动太阳真火,边撞边烧,一副不将护山大阵毁掉就决不罢休的架势。

    就在此时,完全不耐烦跟着老家伙多废话的陈风扬了扬手。

    “咻咻咻……”火光激射,火羽已经呼啸而至,如同两群游鱼一般从左右迂回而至,将那老家伙围在其中,瞬间分散开来,已经结成了一元万象阵。

    剑罡激射,破空声尖利刺耳,从四面八方朝着那老头攒刺过去。

    “嘭。”老头掐指为诀,朝着四周迅速一点。

    一道道阵法灵光竟是从地上腾起,并迅速的在空中凝聚在一起,仿佛一条猛恶非凡的狂龙一般朝着呼啸而至的剑罡就冲击而至。

    刹那之间,炸响声连成一片,此起彼伏,崩碎开来的灵光以及强烈的冲击波混在一起,不断的朝着周围扩散开来,看起来分外炫目。

    陈风倒是没有想到这老头竟然会利用周围的大阵来化解自己的攻击,看他娴熟的样子显然对阵法颇为熟悉。

    “没想到我竟然能够在三尸道中见到一位阵法大师。”陈风看着他道:“敢问尊姓大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